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被发现了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7 2020-06-24 21:37:24

  “清影姑娘,你怎么来了?”门口的守卫很是惊奇,明明他们家公主都被关进冷宫了,怎么还出的来?难道是……公主出事了?

  那守卫立刻警觉起来。

  清影拿出沈萱的金印:“庄妃娘娘身体不适,你立刻想办法给她找个郎中过来看病,还有,我现在要进一趟私库,郎中的事,越快越好。”

  “好。”守卫点点头,看到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清影也放下了心。

  跟在后面的玄离帝自是不知道沈萱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清影拿了金印进去心里有生出几分好奇,她们……到底要做什么?

  谋害他?

  她都已经在冷宫里了,再加上这婢女区区三脚猫的功夫,打打那些手无寸铁的宫女确实够了。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他们到底准备如何出宫,出宫以后是不是又有专人联络他们呢?

  玄离帝微微眯起了眼睛。

  就在沈萱刚刚入宫的时候,他就已经派人去查了沈萱在京城的底细,甚至连沈萱几岁的时候掉的牙都查的一清二楚,确定没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才放心让她入了京城。

  如今看来,是查的人有纰漏了。

  玄离帝眼里露出危险的光芒。

  而清影进了私库里找了半天,翻出了不少金子和珍宝,放进包袱里带着回了冷宫。

  玄离帝也没心思继续跟着一个婢女,而是招了招手示意一个暗卫跟着她,另外又派了别人看着那个守卫,这才放心的离开。

  第二日夜。

  “你说什么?她怀孕了?”玄离帝惊讶的说道:“几个月了?”

  “那郎中说…一月有余了。”暗卫一直跟着沈萱的守卫去了民间,看到他不是很熟的问打更人哪里有郎中,然后强行敲开门将那郎中带了出来,并不容拒绝的将他带进来宫,还威胁他不然就杀了他。

  因为收私库的守卫都是轮班制的,所以没了一个守卫倒是没人会发现。

  如何说艺高人胆大呢?

  那守卫武功确实高强,他若不是皇帝的暗卫,从小训练如何隐匿自己的气息,并以专门吃这个饭为奔头去学习的话,很难不被他发现。

  玄离帝沉吟片刻:“照你这么说,那沈萱确实是无辜的?”

  “卑职以为是的。”暗卫突然露出为难的表情:“只是庄妃娘娘…好像并不想留下这个孩子?”

  玄离帝阂上的眼睛突然睁开:“什么?她要堕胎??”

  他心里突然升起了无限的愤怒,她居然…她居然敢!

  “卑职听娘娘同身边的人说,她活在冷宫里已经是生不如死,而且她进了冷宫也没指望再出去了,只是不能让她的孩子也过上和她一样的生活……”

  玄离帝极怒反笑:“既然她这么想出冷宫,那朕就成全她!”

  说完,就召来身边伺候的太监小福子:“传令下去,让太医院明日一早去给各宫的把平安脉,尤其是冷宫,绝不许落下!”

  小福子一时不明白玄离帝到底怎么回事,但听到他重点提了冷宫,大致就明白,估计是为了冷宫里那位娘娘。

  因此也不敢怠慢,早上天都还没亮就匆匆赶去了太医院宣旨,话里话外都透露着重点关照冷宫的意思。

  那群太医也是人精,自然知道这是冲着冷宫里那位去的,估计那位是要得圣宠了。

  沈萱听到太医院要来给她们把平安脉的时候心里是慌的,她才刚刚发现怀孕,难道就要被发现然后推到风口浪尖上了吗?

  “娘娘,若是您会些武功就可以调息自己的内力,这样太医就查不出来了。”清影也叹了口气:“如今,您怀孕的事只怕是瞒不住了。”

  沈萱也气的很,怎么突然就要查这事了?玄离帝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还是说……他一直知道自己背地里做的事??

  想到这里,沈萱的心忽然一提。

  “清影,快去把这些金子藏好,就埋到地下,绝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它们。”沈萱连忙将那些金子那给清影。

  幸好她们最近在后院除草,看到土被翻新过了倒也不会特别引人注意。

  清影前脚刚把金子埋进土里,后脚太医就到了。

  一开始沈萱还以为会来个拽的不行的太医,毕竟宫里就是喜欢踩低捧高,他没有被分去给那些得宠的妃子诊脉,而是来了冷宫给她一个已经不受宠的妃子把脉,心里自然有落差。

  沈萱觉得自己也能理解,她如今没有势力,若是能结交上一个太医,日后要是有了什么头疼脑热的病倒也有人能给她看一看,要是因为她怀孕的事情招来针对或者下毒等…有个熟悉的太医总归是好的。

  想到这里,沈萱换上了一张更加和蔼的笑容。

  于是太医看到的沈萱就是温柔大方,端庄得体的样子。

  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女子,会沦落到想对麻雀下手的地步……

  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同时也已经想好当太医宣布她怀孕了以后该摆出什么表情。

  太医的表情果然如她所料:“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您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沈萱惊讶的看着太医:“怀孕?怎么…怎么会突然怀孕呢……”

  “这……”太医一时不知如何接话,总不能说皇上太勇猛了吧……

  遂打出官腔:“娘娘福泽深厚,又得上天垂怜,能得这龙胎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啊。”

  沈萱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微臣先给娘娘开副安胎药吧。”太医说道:“娘娘如今吃的东西着实不好,需好好调理,否则恐怕有伤凤体,对腹中的龙嗣只怕也有影响。”

  沈萱突然想起自己吃了那么久的糕点:“等等,你再仔细给本宫把把脉,本宫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

  太医这下更加谨慎了,凝眉把了半天脉,这才开口:“娘娘且放宽心,您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多加休息,再丰富膳食,臣帮您开副安胎药,您只要按时服药就无甚大碍了。”

  沈萱松了口气:“多谢太医了,照画,送太医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