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怀孕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41 2020-06-23 21:50:27

  为何苏卿会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呢?此事说来倒也话长。

  这苏卿面容生的俊秀,又喜穿白衣,当时他尚还年幼,身条也不像如今这般挺拔,远远望去确有些男生女相。

  有一次他出门在外,因天寒地冻,便穿了一件狐白的裘衣,雪白绒毛的立领挡去了他半数的脸庞,因此被祁南王误认为是哪家的美女,觉得自己遇到了毕生真爱,于是大胆上去调戏……

  然后……就造成了如今的悲剧……

  一想到当初的场景,祁南王就忍不住捂脸泪奔。

  “皇兄,你好狠的心……”祁南王做西施捧心状,颤颤巍巍的伸出兰花指指着玄离帝:“我若是死了,谁来替你办事?”

  玄离帝着实看不惯他这般撒泼打滚卖娇的样子:“你都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看他也没有将你怎么样啊。”

  祁南王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行吧行吧。”他勉强掩饰内心的悲伤:“那我去了。”

  说完话,慢吞吞的戴上了面具,一步三回头的开始往外走。

  玄离帝也不理他,开始低头批起了奏折。

  祁南王见他理都不理自己,越发绝望。

  “唉……”玄离帝突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祁南王还当他是想通了,大发善心不让他走了,心里一喜,连忙上前问道:“是不让我去了是吗?”

  玄离帝却只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以后不许再去找沈萱。”

  祁南王颇有些失望:“哦。”

  “去吧。”

  出了宫门,祁南王只能感叹,重色轻弟啊重色轻弟。

  沈萱还沉浸在这些糕点到底是谁送的疑问之中,在她一番思索之下,最后还是觉得戒了它们,万一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

  沈萱摇了摇头,还是将它们放了回去。

  从小先生就教她们何为“五谷”,告诉她们珍惜粮食,沈萱一直将这些教诲奉为圭臬,到了天朝也不敢忘记。

  秉着珍惜粮食的原则,沈萱从来都是将自己喜欢的菜吃的一干二净的,只是为了给辛苦劳作的农民一个交代。

  所以当她丢掉这些糕点的时候,心里是十分愧疚的。

  一来,她觉得她对不起这些糕点,二来,她又觉得自己有愧于做这些糕点的大厨,最后经过这么一番思索,她还是默默的将那些糕点拿了回去。

  怎么也不能辜负先生的话不是吗?

  沈萱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都伟大了不少。

  要是让祁南王知道沈萱这些丰富的心理活动,少不得要嘴碎上几句。

  回了房里,又是一番挣扎,这次她换了根银针拿出来,试了试毒,确定没有问题以后先是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这次居然是桂花口味的!

  不管了不管了,都吃了那么多天了,也不差这一顿了。

  沈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就开始了她的吃饭大业,边吃边想,这些糕点还真挺好吃的,比璇玑的那些御厨手艺都好。

  想到这里,沈萱吃糕点的手一顿……御厨?

  怎么说沈萱平时的脑回路与众不同呢?当她想到这个身份的时候,第一反应居然是御厨在给她送吃的。

  但很快她就把这个想法否决了,要是御厨送吃的,干嘛装的这么神秘?而且她初来乍到,这宫里跟她见过面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那到底是什么好心人会给她送糕点呢?

  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困扰着沈萱。

  不过它也没有困扰很久,因为沈萱……很快就睡着了。

  算了算日子,沈萱到冷宫也一个多月了,日子过的也还算说的过去,轻衣得了她的好处对她也算恭敬,只是偶尔还是会想起她在璇玑的时候,有时候会想想赵衍,有时候会想想自己养在昭阳宫的猫儿,不知它现在可好。

  想起那只慵懒的小猫,沈萱不由得轻笑出声。

  “娘娘,今日有鱼呢!”清影惊喜的拿着碗端了进来:“奴婢瞧这鱼还挺新鲜的,娘娘,快尝尝。”

  弦兮正想着那只小猫呢,就有鱼送了过来,你说这是巧也不巧?

  “娘娘,今日您怎么那么开心?”清影看见沈萱脸上的笑,随口问了一句。

  沈萱饶有趣味的同清影讲道:“方才我想起……呕……”

  清影将碗端到了沈萱眼前,沈萱闻到鱼的腥臭味,不由得有些反胃。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清影一慌,连忙上去扶住沈萱,不停的给她顺背。

  沈萱也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反应弄的一愣,随后她就想到一事,颤巍巍的问道:“清影…今日…是初几了?”

  清影也很快意识到了沈萱话里的意思,也是一怔:“娘娘…一个多月了。”

  沈萱心里一凉。

  “快去找轻衣,你让照画把她支走,然后去她房里找出我的金印,守着私库的是我们自己的人。”

  清影其实是有些武功的,虽然不高,但翻个墙什么的都是小事,更何况这里是在冷宫里,总不会有太多的眼目。

  只是她担心的是,万一真的怀上了……她该怎么办……

  依照玄离帝对她的态度,这个孩子就算生了下来估计也不会得到器重,哪怕他将会是玄离帝第一个孩子……

  没错,玄离帝至今还没有孩子。

  而且在冷宫里出生的孩子,受的折磨太多了。

  她不能,不能让这个孩子跟她一样……

  清影动作很快,趁着照画拉着轻衣在后庭除草的时候找到了那枚金印,只要将它交给看守私库的守卫,他们自然知道如何行动。

  等入了夜,子时堪初,她便偷摸着准备出去,没想到却被玄离帝给看见了。

  玄离帝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日日来给她送糕点,只是想,便来了。

  看到翻墙出去的清影,玄离帝冷笑:“这就等不住了吗?”

  他和祁南王师承武功绝顶的原襄真人,这原襄真人一辈子就收了四个徒弟,皆非等闲之辈,其中以玄离帝为首,祁南王为尾。

  于是他便一路尾随着清影,宫里那些暗卫本想拿下清影,但看到玄离帝的示意以后又安静了下去。

  而清影却是没什么感觉,还想着为何天朝的守卫如此松散。

  

  

竹上弦

作者:别解释,你只是想吃而已   沈萱: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想   玄离帝眯了眯眼睛:御厨给你送吃的?   沈萱:QWQ我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