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吃货的自我修养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50 2020-06-22 19:26:42

  只是她不懂,为何玄离帝会突然来到冷宫之中,而且还中了药,事后看他的样子也是无意间闯进来的。

  沈萱自是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反正她早就是他的人了,多一次少一次有什么区别?

  不过最让她生气的是,因为玄离帝她连晚饭都没吃上,这要是没进冷宫就算了,饿了还能传个膳,但她现在是在冷宫里,虽没了太多的束缚,但待遇什么的都不能同往日而曰。

  摸了摸肚子,想起中午的那顿饭和在天上飞的麻雀,心里已经默默将麻雀烤成了串串,然后再默念一百遍玄离帝大坏蛋,诅咒他一辈子都吃不饱饭,这才哭兮兮的起身,想着万一清影没有将饭倒掉呢?

  在冷宫里,能吃的上东西已经是很不错了。

  躲在暗处的玄离帝看她一副贼兮兮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听到她诅咒自己一辈子都吃不饱饭时更想发笑。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爱的女子?

  沈萱猫着腰出了房间,蹑手蹑脚的溜到后厨,这是平日里清影她们吃饭的地方,她只能过来碰碰运气。

  玄离帝便一直偷偷跟着她。

  看见沈萱偷偷溜去厨房找吃的时候,顺手将自己带的糕点放在了她寝宫的门口,随后运起轻功便离开了。

  方才他坐在桌子边无意间撇到了这些糕点,想起沈萱拒绝了婢女的膳食,冷宫又不比其他地方,晚上只怕会挨饿,心下一动就给她送了一些过来。

  而沈萱在厨房左翻右翻,到处找不到那碗饭,正垂头丧气且十分怨念的往自己寝宫里走的时候,却在大门口看见了玄离帝留下的糕点。

  她自然是不知道这是玄离帝给她留下的,任她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堂堂一个天朝的皇帝居然会做出夜闯深闺这等密事。

  更不会想到自己的碎碎念落到他眼里成了可爱的象征。

  沈萱左看右看都看不到人,腹中传来的饥饿感让那些糕点显得更加诱人。

  她咽了咽口水:“我跟你讲啊,你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于是她一把把糕点拿进房里,确定房里没有人之后拿出了一枚银针,插进糕点里试了试,嗯,没有毒。

  沈萱满意的点点头。

  还挺好吃…沈萱边吃边想。

  接下来几天,自己寝宫的周围总会出现一些糕点,沈萱不由得想到,难道自己住的冷宫里真的有鬼?

  终于在有一次,她亲眼见到了这个“鬼”。

  那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穿着黑袍,整个人的身形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

  “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沈萱哆哆嗦嗦的拿着糕点。

  那男子缓缓开口:“我?可能是人,也可能是鬼。”

  “……”沈萱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几日,都是你给我送的糕点?”

  说着,沈萱晃了晃手里的糕点。

  他也不说是不是,只是目光幽深的看着她。

  沈萱被他盯的头皮发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其实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到底是谁在给她送糕点,冷宫里就那么几个人,她都一一试探过了,在确定几人确实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也有些无奈了。

  第一次吃那些糕点,纯粹是因为太饿了,又经历了一场极其消耗体力的运动,用银针试了毒之后才敢吃。

  第二次完全就是打着死也要做饱死鬼的心态,吃到后面,基本已经放松了警惕。

  “呵,有趣。”那男子留下了一句无头无尾的话就走了。

  沈萱一头雾水的看着他的背影:“真奇怪。”

  “哎…”沈萱刚想喊住他,说那边是墙,结果就看到他一个飞身就越过了那面墙:“……”

  她大概明白玄离帝是怎么进来的了。

  不过这人到底是谁?能在宫里飞来飞去还不被侍卫抓?难道宫里的侍卫都是摆设吗??

  随后她又想起一件事,自己是在冷宫,这要是换在皇帝的朝阳宫那可就不一样了。

  哎,还是吃了没势力的亏啊。

  沈萱拿着糕点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进了寝宫。

  “你去看她了?”

  御书房内,玄离帝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也就是他的亲弟弟,在世人眼里已经去世的祁南王。

  祁南王摘下面具,露出了一张和玄离帝极为相似的脸。

  但是和玄离帝不一样的地方是,他的眉心还有一颗妖艳的红痣。

  “怎么?你别说,你眼光还挺好,长的还算可以,就是人有点傻,一点都不像沈浩那个老匹夫能生出来的女儿。”祁南王的毒舌是出了名的,说话向来一点都不留情面,他活了那么多年,能治的了他的寥寥无几。

  玄离帝算一个。

  此刻的玄离帝,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敲击,整个人慵懒的像一只沉睡的雄狮,他沉吟了半晌才开口:“能在没有母妃庇佑,又得他如此盛宠之下活到现在的女人,你觉得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祁南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日日给她送糕点…莫不是……喜欢上她了吧。”

  玄离帝皱起眉:“你如今看来是很闲啊。”

  祁南王敏感的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哪有!我日日为皇兄奔波操劳,累的人都要虚脱了,哪里会闲的慌?”

  “怎么,你不愿意了?”玄离帝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冤枉!我愿意为皇兄做事的决心如滔滔江河一般连绵不断,心比那金石还要真诚!”

  祁南王向来是个脱皮的性格。

  “好了好了。”玄离帝摆摆手:“我让你查的东西查的如何了?”

  说到正事,祁南王还是很认真的。

  “那笔钱确实是安于拿的。”祁南王提到安于的时候面上不可遏制的露出了嫌恶的表情,连说起这个名字都觉得像是吃了屎一样。

  玄离帝目光幽幽:“看来,你要去苏卿那里再走一趟了。”

  “他?”祁南王有些为难的说道:“我怕他看见等下把我皮给我扒了,王兄你就行行好,不要让你唯一的亲弟英年早逝吧。”

  “无碍,他做事一向有分寸,自然不会随便让你死的。”看来玄离帝是打定了主意要祁南王去苏卿那里走一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