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背锅侠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40 2020-06-21 20:39:32

  是啊,在这冷宫之中,能用到钱的地方有多少?

  沈萱苦笑。

  接下来几日,沈萱吃的比前些时候都好了一些,也不是什么残羹剩饭。

  犹记得刚到冷宫的那顿饭,三人虽然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菜品时还是不由得惊了一下。

  那一碗稀的几乎只剩下汤的粥掺着几根青菜,就是她们一日的饭。

  这也坚定了沈萱一定要拿到钱的心。

  有了钱,一切就好打点了。

  看着眼前这碗热乎乎的白米饭,上面还缀了几块肉,看的沈萱眼睛一酸。

  她在璇玑时何曾受过这种苦?如今连看到饭和几块肥的全是油的肉,都忍不住口齿生津。

  沈萱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为了吃东西她想出了很多办法,比如说…捉麻雀。

  冷宫里有不少麻雀,因为没人抓它们,宫里剩饭又多,因此把麻雀养的肥极了。

  “我之前听说过一种土办法,就是用一个棒支起竹筐,棒上系一根长绳,然后在地上撒些米,等麻雀一过来吃,我们就把绳子一拉,麻雀就被罩在竹筐下面了。”轻衣幼年便四处漂泊,对这些事都了解的很。

  “聪明!”沈萱在宫里长大,宫里只有调皮的皇子皇孙会用弹弓打鸟,但真正能打中的却是极少,如今听见民间的土方子只觉得新奇万分。

  于是照画从柴房里找出了一个落满灰尘的竹筐和木棒,轻衣拿了些米粒,一切都准备就绪就是没有找到绳子。

  沈萱想了想:“不如我们把腰带拿出来系在一起,当成一根长绳如何?”

  清影左右想想,反正冷宫里也没人会来,索性就应了沈萱这个办法。

  当然她们是不会拿沈萱的腰带去做绳的,好在轻衣之前给她们拿了不少换洗的衣服,此时找几根腰带出来也是件容易事。

  沈萱兴致勃勃的拉着腰带的一端,聚精会神的等着有没有麻雀过来上钩。

  一直等到天色都快暗了,还没有一只麻雀。

  轻衣已经去御膳房拿饭了,清影和照画皆在房里为沈萱缝制冬衣。

  也不能怪她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如今夏日日头稍微长些,还能省些灯油。

  沈萱从刚开始的兴奋的期待逐渐开始失望,瞅了一眼天色,微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吃不到麻雀肉了。

  颇有些失望的站起身,拍了拍手:“算了,今天就先放过你们吧。”

  说完,沈萱正打算起身回房,眼角却瞟到了一角玄色的衣袍。

  轻快的脚步一顿,低下头仔细看了看,应该是有人藏在那边!

  她眯了眯眼睛,放缓了脚步,她到时候要看看,谁胆子那么大敢躲在她的地盘里。

  还没走近那扇门,就被一双突然伸出的手给抓住了。

  “唔…”沈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带到了怀里,他粗喘着气用力捂住了沈萱的嘴,沈萱一时想喊救命都喊不了。

  “安静。”男人的声音有些低哑且极具磁性,这声音本是极好听的,可落到沈萱的耳里却如惊雷一般错愕且震撼。

  是他,玄离帝!

  沈萱不再反抗,顺从的窝在他怀里。

  玄离帝见她安静下来,一把将门合上,直接把她按在床上……

  “娘娘…该吃饭了。”

  约摸一个时辰之后,清影敲响沈萱的宫门。

  她还不知里面发生的事情。

  沈萱哑着嗓子看着身上的男人,玄离帝摇了摇头。

  “不必了,我有些不舒服,先睡了。”

  清影心里一急,莫不是下午捕鸟时着凉了?

  “娘娘,您可有大碍?不然我给您叫个御医过来吧。”

  沈萱头一次觉得清影话有点多。

  “不必,你先退下吧。”沈萱板起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端着一些。

  清影毕竟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自然听不出沈萱话里的不对劲。

  “是…”

  等清影下去以后,沈萱才松了一口气。

  玄离帝一个翻身从她身上下来:“你怎么在这儿?”

  沈萱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怎么会在这儿,那还不是你把她送进去的吗?

  但此刻的她非常明白讨好眼前人才是重点:“这是冷宫…”

  “哦。”玄离帝恍然大悟,忽然又一个转身将她压住,眼里透露出危险的光芒:“朕今日来这里的事,你休得说出去只言片语,否则,朕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有很多。”

  沈萱心里那叫一个苦,这不就是明晃晃的白嫖吗?

  “臣妾明白。”

  玄离帝对沈萱如此识趣的表现非常满意,起身穿了一个,打开了一扇窗户,一猫腰便出去了。

  沈萱看着不禁发出感叹,这皇帝还真是…不拘小节啊。

  随后她又看了看自己再次青青紫紫的肌肤,又是一阵哀嚎,此人定然是恶犬转世,否则怎么能做出如此禽兽之事?

  不过这话她也就自己心里想想了,要是让她当着玄离帝的面去说这番话,就是再借她十个胆子,她也是不敢的。

  毕竟小命重要。

  因此沈萱也不敢反抗玄离帝,万一他一个生气,自己岂不是连小命都没了?

  而玄离帝离开冷宫以后就回了自己的寝宫,而后目光幽深的看着冷宫的方向,同梁上的暗卫讲道:“去查查,到底是谁胆子那么大,居然敢向朕下药……还有,那个璇玑公主沈萱,也给朕查查是怎么一回事。”

  话音刚落,横梁之上就发出了“窸窣”的声音,一个黑色的身影快速的闪了出去。

  其实玄离帝心里明白,那衣服之事未必就是沈萱的错,从她的表现中就可以看出来一二,但他也没有办法,此事必须要有人承担后果…那就只能由沈萱亲自来了,谁叫沈萱的娘家对天朝一没有任何威胁,按照如今的情况对天朝也很难有什么帮助,二来她也是刚进宫,在宫里也没什么人脉,所以这锅说来说去最后还是得沈萱自己背。

  安贵妃娘家在朝中势力之大,若是用树林来比喻如今的天朝,那安家,几乎都可以说是不可撼动的参天巨树了,朝中唯一能制衡的住他们的,也就只有白衣宰相苏卿了。

  而沈萱自己也是想到了这点,才会乖乖的接下这个锅。

竹上弦

玄离帝:脑婆好可爱~   沈萱捏了捏酸痛的四肢:你怎么还不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