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金叶子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6 2020-06-20 22:09:42

  第二天,沈萱起的格外的早。

  “娘娘,您怎么现在就起来了?”照画刚刚洗漱完出去,准备给沈萱打水伺候她洗漱的时候,就看到沈萱正端坐在那里:“时辰还早,您不如先多睡会儿?”

  沈萱讪笑,她哪是起的早啊,根本就是一晚上没睡。

  “不必了,本宫见今日阳光甚好,想着出去晒晒太阳。”沈萱示意照画把水盆端过来,就着清水洗了一把脸:“哎,洗澡没有藻豆,如今连洗脸都只能用清水了。”

  照画闻言,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便凑到沈萱的耳边轻轻说道:“那轻衣正打着您私库的主意呢。”

  沈萱听了心里一喜:“真的?”

  “千真万确!”照画一脸肯定:“她昨日还向奴婢打听您有多少钱呢。”

  放长线钓大鱼,沈萱要是想利用轻衣拿到自己的嫁妆,肯定得多处点血。

  “你是如何同她说的?”

  “奴婢就说,娘娘本是璇玑最受宠的公主,这嫁妆更是丰厚,奴婢还听到有小道消息说皇上为了娘娘,将璇玑小半个国库都放进去了呢。”照画捂嘴一笑。

  其实她这话倒是也没有错,璇玑因为长年征战,国力早就大不如前,国库也很空虚,要说用上了大半个国库,倒还真是不可能。

  可轻衣到底不是什么耳聪目明的朝前宫女,并不知道璇玑的国库其实也没剩下多少东西了,只是想着既然能传出这种话,那定然不会是空穴来风,还不如好好巴结她,看清影撒钱那样,估计自己也能讨到不少好处。

  沈萱眯了眯眼睛,诱饵已经放出去了,就看这个鱼,她什么时候上钩了。

  没想到,刚刚入夜,轻衣就传来了消息说是要出趟冷宫,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她带的。

  沈萱闻言心里不由得发笑。

  “你就同她说,我倒是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只是我寝宫里还藏了好几袋金叶子没拿出来,只怕到时候被人看见偷了去,我虽不在乎这点钱,平日里也是用来打赏下人的,但我最忌讳的就是有人偷我东西了。”

  如何把话说的又有足够的诱惑,又能让人心生几分忌惮,沈萱向来就深谙此道。

  照画添油加醋的将沈萱的话丰富了一番,说的轻衣心里直犯痒痒。

  心里想着,先想办法把沈萱的钱拿到手,等到了冷宫,还不都是她说了算?

  轻衣边想着边得意的往思贤殿走去。

  “你是何人?”思贤殿如今清冷的像冷宫一样,只有一个太监还守在门口。

  “我是来替庄妃娘娘取些东西的。”轻衣说着,还从袖子里拿出了一片金叶子递给那太监。

  其实照画方才给了她一把“跑腿费”和“过路费”,只是她抠门罢了。

  不过要是让她知道,沈萱以前打赏下人都是一把一把打赏的,心情好了可能一袋都送出去的话,估计得气到吐血。

  沈萱如今也知道,她的俸禄就这么点,入了宫要是得不到皇帝的宠爱还是得孤苦的过一生,还不如早点给自己打算打算。

  如今嘛,反正也入了冷宫,倒不如既来之则安之,乖乖在冷宫呆着,也不用每天想着谁谁谁要害自己,或者谁谁谁又要怎么样怎么样。

  太监得了这意外之财,自然喜不自胜,把钱往兜里一踹:“半个时辰。”

  “多谢公公。”轻衣心里一喜,连忙走了进去。

  按着照画的指引,顺利的找到了沈萱放钱的地方,拿出自己原先准备的包袱,一把将钱都卷了进去。

  快走的时候,又想起照画无意间提起的一句话:“我们家娘娘啊把嫁妆都锁到一个私库里了,这私库只有她的金印才能打开。”

  “哦?”轻衣挑眉。

  随后照画又感叹:“如今我们也只能依靠姐姐你了,我也不妨告诉姐姐你,我们家娘娘就把那枚金印放在枕头底下了。”

  轻衣如今想起那段对话,心里一动。

  不如就将沈萱的金印拿走,到时候她私库里的东西不就都归自己用了?

  反正她入了这冷宫,想要出来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了,还不如便宜了自己。

  她还有出宫的机会,可沈萱已经是皇帝的女人了,注定是要死在这宫里的。

  她这般想着,便干脆再把心一横,径自走到沈萱的床边,掀开枕头,果真看见了一个小盒子。

  打开来一看,里面果然是一个小小的金印。

  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第二个人在场以后便将这金印藏进了包袱里。

  出宫门的时候,那太监懒懒的斜了她一眼:“快一个时辰了。”

  轻衣连忙道歉:“对不起公公,这思贤殿太大了,我一时迷了路……”

  说着,又掏出了一片金叶子递给那太监,他才肯放行。

  轻衣心里暗骂,畜生。

  “轻衣姐姐,这是我们娘娘给您的。”照画取了三袋金叶子递给轻衣:“娘娘说了,您能找到多少袋金叶子,我们就按着这金叶子的三分之一给你。”

  轻衣一愣,没想到还有这等福利。

  那沈萱确实对身边的人大方之极,这一点从她对照画和清影的态度中就可以看出来。

  “好了姑娘,您就收着吧。”照画见轻衣愣了愣,还当她是不愿收,连忙说道:“娘娘向来不会亏待身边的人的,而且娘娘说了,你也是个可怜人,大家既然都住在一个宫里,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日后还是要多互相扶持的。”

  其实轻衣一共拿了十五袋金叶子,自己拿了六袋。

  沈萱对人自然是大方的,要是能用这点小恩小惠收买的了人心,她自然是乐意至极的。

  轻衣是个孤女,进了宫以后也一直是一个人,从来没人给过她什么温暖,如今碰到沈萱,不管她是真情还是假意,总归给了她一些安慰。

  “还劳烦妹妹替我谢过娘娘。”轻衣轻轻说道。

  “都是自家人。”照画笑道:“我定然会替姐姐你传达到的。”

  照画回了宫,将剩余的六袋金叶子交给沈萱:“这些金叶子至少够我们用上几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