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初见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2 2020-06-17 21:28:29

  第二天晚上,沈萱特地打扮了一番才出门。

  只是她最后还是没有等到她想等的那个人…

  她一直等到天快蒙亮,赵衍还是没有出现,她失魂落魄的回到昭阳宫,手里的香包还是没有还出去。

  她自嘲一笑,何苦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他如今怕是已经娇妻在怀,夜夜烛光了吧。

  “公主,这更深露重的,您怎么现在才回来啊。”照画看着沈萱有些心疼。

  而清影已经从沈萱失魂落魄的表情中看出了端倪。

  “我没事,你先下去休息吧。”沈萱已经无力再应对照画,摆了摆手让她先下去了。

  照画咬了咬唇:“那公主你好好休息。”

  等照画下去以后,清影伺候了沈萱更衣,临走时说了一句:“公主您已是待嫁之身,这事实是已经不可更改的了。”

  沈萱的心事顿时就被照画戳穿了。

  她确实想过,赵衍会不会在她一番情真意切的剖白下被感动,然后带着她远走天涯,她不再是璇玑公主,他也不再是国公之子…

  然而…这一切……终归只是想过。

  沈萱用仅剩不多的夜晚祭奠了逝去的过往。

  早晨起来的时候,照画惊讶的看着沈萱红肿的眼睛:“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沈萱只是觉得眼睛有些酸胀,当她看见铜镜里自己的眼睛时才惊觉自己居然哭了那么久。

  到底是清影老练,在看到沈萱眼睛肿起来的时候就去冷库取了些冰块,然后用布包着敷到沈萱的眼睛上。

  幸好如今正是夏日,清影拿冰块倒也不会惹人关注。

  “皇后娘娘驾到。”

  沈萱眼睛上的肿刚刚消下去,皇后娘娘就到了。

  “儿臣见过母后。”沈萱福了福身子。

  皇后自己膝下无所出,因此对宫里这些争权夺位倒是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当她对上沈萱的时候也不免多了几分真心。

  “快起来吧。”皇后是看着沈萱长大的,因此对她的性格也有几分明白。

  沈萱昨晚想通了不少事,既然已经选择嫁去天朝了,就不要再哭哭啼啼的做作惹人厌。

  昨日清影那句话也提醒了她,她已经是待嫁之身了,确实不能和外男有过多的接触。

  沈萱深吸了一口气:“谢母后。”

  “本宫原在翠微山为璇玑、为陛下祈福,没想到突然接到圣旨说你要去天朝和亲了,于是连忙赶过来为你准备嫁妆。”皇后笑了笑:“没想到一眨眼你都要嫁人了。”

  “母后日日为国事操心已是辛苦之极,儿臣那敢随意打扰母后。”

  皇后让身边伺候的婢女呈了一只镯子上来:“这是进贡来的红玉镯,你拿着戴,对你有好处的。”

  沈萱也不推拒,大大方方接过了那红玉镯:“谢母后。”

  皇后慈爱的看着沈萱:“你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母后没什么好送你的,只有这个能送你了。”

  沈萱心里清楚,这个所谓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怕就是回不来了。

  但她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嗯,没错,是的”样子:“就是远去了天朝,儿臣也会一直惦念着父皇母后的。”

  皇后满意的点点头:“你平日里最得你父皇宠爱,以后去了天朝可要收收你的小脾气,那人可是天朝至高无上的天子啊。”

  沈萱心想,这话倒是不假。

  “儿臣省得的。”沈萱说道:“只是儿臣以后不能在父皇母后面前尽孝了,还望母后不要怪罪儿臣。”

  “怎么会呢?”皇后看着沈萱:“你是我璇玑的公主,也是我的女儿,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

  “那就好。”

  两人又说了一番场面话,皇后这才起身离开。

  其实也得亏今天来的是皇后,要是换了其他她看不顺眼的人早就怼回去了,皇帝想将她包装的完美无瑕,就一定不会让不利于她的话传出去,就是凭着这一点,她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再加上她心里本就不痛快,你要是再给她找不痛快,她就让你比她更不痛快。

  就这般,一直到了出嫁那日,沈萱已经平静的接受了这件事。

  她穿上了华丽的嫁衣,戴上精致的头饰,一路被送去了天朝。

  这一去啊,也不知前路如何,只能不停的往前走,再也不能回头了。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有七八天吧,沈萱终于到了天朝。

  看着牌匾上遒劲有力的大字“京城”,和四周夹道欢迎的百姓,沈萱心里开始泛酸,这天朝的天子还真是给他们面子啊。

  沈萱一路进了宫,接下来就是一串走流程的礼仪。

  沈萱在红盖头下听见了他给自己封的位置,庄妃娘娘。

  又想到这一身红色的喜服,心里满是对未知的恐惧。

  到底这龙椅上坐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沈萱对此还一无所知。

  “庄妃娘娘,您这边请。”一个掌事宫女引着沈萱去了一个宫殿:“这是思贤殿,您以后就住这了,晚些皇上会过来的,您先在这儿等等。”

  沈萱知道这里的规矩,也便乖乖的坐在床上等着玄离帝过来。

  清影和照画是她的陪嫁丫头,此刻还在偏殿给沈萱收拾行李。

  沈萱的心里是忐忑的,这种忐忑不亚于她第一次鼓起勇气给她死去的母妃敛尸。

  没错,她母妃的尸,是她亲自敛的,而那赐死她母妃的,就是一口一个女儿的皇后。

  可她不知道。

  “陛下驾到。”

  他终于来了!

  沈萱握紧的手出了不少汗。

  “都下去吧。”玄离帝进了殿便挥退了下人。

  等那些下人都出去以后,整个思贤殿都陷入了死一般寂静。

  片刻后,玄离帝走到沈萱面前,揭开了她的盖头:“你就是沈萱?”

  沈萱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玄离帝,怎么形容他的相貌呢?

  沈萱绞尽脑汁,竟想不出一个词能形容。

  只是英俊而已吗?

  沈萱的心开始砰砰直跳。

  也许话本里那些吸人精气的妖精长的也不过如此吧。

  “怎么?傻了?”玄离帝看到沈萱呆楞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