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月夜相会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3 2020-06-16 18:33:48

  说完,沈萱不再搭理她们,径自回了宫里。

  几个宫妃自讨没趣,遂也都散了。

  看到昭阳宫熟悉的摆设,又想到自己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从小长大的宫殿,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沈萱心里就堵的慌。

  桌案上还摆着赵衍“送”给她的香包,沈萱想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物是人非”?

  “圣旨到!”

  沈萱倒是没想到赐婚的圣旨能来的那么快,她前脚刚到宫里后脚圣旨就到了。

  随后一想,倒还真是有趣,这圣旨怕是早就写好的,只等着自己点头同意呢…不过就算她反抗,这圣旨估计还是要下的。

  沈萱心里满是嘲讽。

  “兹有公主昭阳,品行谦和,温婉贤淑,才貌双绝,实为和亲之上佳人选,有女如此朕心慰之,属择日前往天朝,永结秦晋之好。”

  这圣旨倒是有意思。

  沈萱摩挲着圣旨的边缘,琢磨着里面的话。

  看这话里的意思,只怕那天朝的玄离帝已经和父皇达成了共识,或者说是父皇手里有一定的把握能让玄离帝乖乖接下她这个山芋。

  要知道,玄离帝不知遣回了多少送进天朝的女子,起初还留些面子,但后来直接连城门都不让进了。

  虽说也有不少被留在了天朝,但更多的还是被送了回去。

  “公主,您怎么…”照画心里突生悲凉,那玄离帝可不是一般的人,他的狠毒可是出了名的,公主要是落到他的手里岂会有活路?

  沈萱最见不得照画哭哭啼啼的样子,再加上她心里本就烦躁,此刻见了心里便更是无语。

  “这是父皇的旨意,休得多言。”沈萱如今是一个头两个大了,要是照着照画这般性子,入了天朝可怎么办?

  这些年虽有清影一直在旁提点,性子是收敛了不少,但还是缺乏经验,如此性子最容易入套。

  天朝不同璇玑,她在璇玑是受宠的公主,但到了天朝,是福是祸就难说了。

  皇帝定的日子就在半月之后,沈萱心想,这璇玑怕是真的快剩一架空壳了,历来公主出嫁和亲,哪个不是准备了小半年的?

  “公主,这是皇上特地为派数十个绣娘连夜加工为您缝制的嫁衣,您且试试?”

  沈萱看着嬷嬷手里精致的红嫁衣,眼眶开始发酸。

  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赵衍啊,一直梦想着能为他穿上这件衣服,成为他的夫人,没想到…最后却为其他男人披上了这件嫁衣。

  “公主?”嬷嬷见她有些出神,又喊了她一声。

  沈萱顿了顿,伸手抚上那嫁衣,却只摸到了一片冰凉。

  “先放着吧。”沈萱收回手:“晚些本宫自己会试的。”

  嬷嬷却是不饶:“公主现在试了,奴婢也好知道合不合适您啊,若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奴婢也好尽早拿去给您改一改,保证让您做上最漂亮的新娘。”

  这话可是踩着沈萱痛脚了,她本就不愿嫁去天朝,什么劳什子最美的新娘,她才不屑!

  可不屑又能如何?

  沈萱苦笑。

  她不过是偌大的棋盘中的一颗棋罢了,就是再反抗,最后还是要落入他们的计划之中。

  沈萱最后还是换上了那身嫁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恍如隔世。

  几曾何时,她也这般期待过,能穿上嫁衣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最后还是落成了命运的棋子。

  “公主真真配的上绝色二字。”嬷嬷看着沈萱夸道。

  沈萱肃着脸:“本宫见这喜服哪里都不合身,再拿去改。”

  不是嫁给赵衍,怎么改就都不会合身。

  嬷嬷一愣:“可奴婢瞧着还不错呀。”

  “那是你觉得,本宫说不舒服就是不舒服。”沈萱心里有把剪子,恨不得把这件喜服剪烂了重做,然后能晚些去和亲。

  这下嬷嬷算是知道沈萱的心思了,眼里有刺,看什么就都是有刺的。

  她在宫里也生活了几十年了,自然是知道沈萱和赵衍那些事,本以为沈萱接到圣旨以后不哭不闹的,是已经彻底接受了和亲这事,没想到心里还是充满怨念的。

  嬷嬷心里叹了口气,若是沈萱不能彻底死心,只怕去了天朝心里还挂念着赵衍会惹的玄离帝发怒,这世上,哪个男子会愿意自己的女人想着别的男人呢?

  更何况他是万人之上的皇帝。

  沈萱自然也是明白这个理的,但她心里就是过不去那个坎。

  夜间,嬷嬷去了趟御书房。

  第二日一早,皇帝给赵衍和娄月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

  沈萱自是不知道这期间发生的事,一心只想着赵衍要同娄月成亲了。

  心里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逐渐发酵,涨满了沈萱的心脏。

  皇帝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特地将赵衍成亲的时间安排在了沈萱之前。

  沈萱想着,要是能在离开璇玑之前,再同赵衍见一面,那也是好的。

  不做什么,只是道别。

  告别她这些年对他所有的爱恋和期待,也告别她为他消耗的所有青春。

  “清影,你偷偷的将这封信交给黄公公,然后让他交给赵衍。”沈萱将信折好递给清影:“小心,绝不可让别人发现。”

  清影接过信,踌躇的看着沈萱。

  沈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朝着她微微一笑:“无需担心,我自有分寸。”

  “是。”清影是知道沈萱的,但又怕她被感情冲昏头脑,此刻见她这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掉了下来。

  趁着夜色,清影偷偷的摸出宫,找到了黄公公并将信交给他,然后再三嘱咐绝不可让别人看见。

  黄公公不知给沈萱传了多少年的信了,如今也称的上是轻车熟路了。

  这宫里虽然忌讳男女之间交往过密,但沈萱可是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可以说是宫里的小霸王,她喜欢谁想同谁亲近,那是别人可以拦的住的吗?

  因此虽然背地里一直有她的闲话,但从没有一句敢传到她的面前去。

  沈萱也知道不少人瞧不惯她,但那又与她何干?

  她向来就是这般恣意。

  沈萱约了赵衍次日子时在湖亭见面,信虽传出去了,但心里还是直打鼓,谁知道他会不会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