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和亲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117 2020-06-15 12:40:42

  沈萱满腹狐疑的跟着公公去了御书房,皇帝果然已经在等她了。

  “儿臣见过父皇。”沈萱行了礼以后皇帝也没让她起来,就让她干站着。

  沈萱心里开始打鼓,难道是父皇已经知道自己方才在门口偷听的事了?

  心里越想越慌,就在沈萱快要熬不住的时候皇帝才施施然开口:“你知道方才朕和赵衍谈了什么吗?”

  沈萱开始考虑自己是装傻好还是挑明了讲。

  随后又想到,父皇既然都这么问了,估计也是知道了。

  遂不再遮遮掩掩的,老实直白的说道:“想。”

  皇帝看见她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但面上还是要作出严肃的样子:“你知道连年的征战带给我璇玑的是什么吗?”

  沈萱一愣,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

  “我璇玑向来以富庶为称,但战事的空耗已经将璇玑的国库拖累的难以支持了。”

  沈萱心里一凉:“和田李家难道……”

  “不止,还有林家和汪家,底都被掏的差不多了。”皇帝脸上露出不可抑制的愤怒:“朕拨了那么多军饷和赈灾粮出去,最后到他们手里的却寥寥无几,朝廷这帮蛀虫,朕早晚有一天要将他们连根拔起!”

  说到这里,沈萱心里的疑惑更甚,这等国家大事为何要同她说起?

  “但当务之急就是我璇玑内境已经岌岌可危,若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靠山……”

  说到这里,沈萱算是彻底明白了。

  父皇是想将自己嫁出去和亲……

  想起上次父皇说要将自己嫁给赵衍的时候也是这样,心里无奈的叹气。

  她心里清楚,这个合适的靠山就是指天朝如今的皇帝,也就是玄离帝。

  除去一些毫无威胁的小国家,当今天下被一分为三,分别是承水国及其附属国都、璇玑国及其附属国都和天朝。

  而天朝在其中占了大头,承水和璇玑的全部国土加起来堪堪只有天朝的二分之一。

  可这玄离帝残暴麻木是出了名的,据传言,被他折磨致死的女子不在少数,而且个个都生的花容月貌,身材也是婀娜多姿。

  还有人说他修炼邪术,所以才会变成这样,更甚者说他食人肉维持自己俊朗的外表。

  沈萱初时听闻此事,便只觉得荒谬可笑,哪里会有一个皇帝做这些事?

  但如今看父皇的意思就是要将自己嫁过去了,沈萱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万一那个传言是真的呢?那她岂不是要羊入虎口了?

  沈萱心越想越凉,只觉得自己应该是摊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多年以后,当她再次回想自己当时的心情,只觉得万分奇妙,自己当时第一反应竟不是拒婚,而是担心玄离帝不会要自己,随后才是一系列莫名被赐婚该有的反应。

  “你是朕最宠爱的女儿,你母妃去世的早,但朕一直护着你也为让你受过半点委屈,你与那赵衍的事我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可如今国难当头,朕也没有办法……”皇帝像是苍老了十几岁,鬓边的白发也如杂草一样开始疯长。

  沈萱心里微动。

  她和赵衍的事情基本是不太可能了,倒不如成全了父皇,到时候还能搏个贤名。

  皇帝见沈萱神色已经开始有所松动,继续说道:“都是朕没用,保不住你母妃,如今也保不住你。”

  这话倒确实是真心实意说出来的,他此生唯一爱过的人就是沈萱的母妃,不然他也不会纵容了沈萱这么多年。

  其实论起来,真的也只有她一个人合适出嫁。

  皇帝膝下一共有五个女儿,两个已经出嫁,一个年仅十一岁,唯一一个和她同龄的沈羽也已经定了亲。

  当时她听说此事的时候心里还在窃喜,想着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如今想来也只觉得自己可笑万分。

  回想起当时沈羽对自己投来同情的眼神,看来沈羽的母妃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因此劝下了她早早定下亲事,只可惜…自己纵然得了万千的宠爱,但最后还是要沦为朝廷但棋子。

  想到这里,沈萱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儿臣愿为璇玑鞠躬尽瘁,也愿天佑我璇玑,千秋万代,永世不哀。”

  皇帝也不舍得自己这个女儿就此远嫁,但他也无可奈何,若是从旁系里挑一个送过去是远不够表现自己的诚意的……

  也只能尽量捡着些好的同沈萱说:“天朝的陛下年少有为,十二岁便登基为帝,励精图治爱民如子,想来也绝不会如传言一般可怖。”

  沈萱笑了笑:“儿臣省得的。”

  皇帝叹了口气:“朕在多年前曾有幸见过他一面,生的剑眉星目仪表堂堂,周身气度不凡,言辞谈吐举手投足皆具帝王之风,七岁便在军中历练,你且放心,他一定是个好皇帝。”

  好皇帝……但不一定会是个好丈夫。

  等沈萱神情恍惚的回到宫里的时候,她要嫁去天朝和亲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宫门口围了不少人,大多都是幸灾乐祸的。

  “怎么,本宫这昭阳宫今日是开花儿了吗,一个个都围在本宫的宫门口?”沈萱也懒得再同她们虚与委蛇,反正父皇再三强调了她是最受宠的公主,不嚣张跋扈一点怎么表现出父皇的苦心?

  几个宫妃一愣,这昭阳公主平日也算乖顺,怎么今天突然带起刺来了?转念想到她就要和亲去了,也便理解了她的反常。

  “你这说的什么话?”一个宫妃用帕子捂住嘴,轻笑道:“我们几个只是听说陛下给你找了个世人求都求不来的好夫婿,又想着你母妃去的早,有些事没人教你,便想着来看看你有什么缺的,我们也好给你补上。”

  “是啊昭阳,我们也是好心,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啊。”此时另一个穿着红色夹襟,头戴金川玲珑步摇的宫妃走上来。

  此人正是沈羽的母妃。

  沈萱越看她越觉得不是滋味:“我还有事,你们先走吧,需要什么东西自然有皇后娘娘为我做主,无需各位操心。”

  不过几个宫妃也不是善茬:“可是皇后娘娘如今不在宫里……”

  沈萱颇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们:“皇后娘娘又不是不回来了,想要越俎代庖还是看热闹我都不管你们,若是你们真的有事那就请移驾御书房,父皇还在宫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