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烽火撩起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0 2020-06-15 12:34:01

  沈萱很快就明白了这其中的门道,按捺住雀跃的心跳:“但凭父皇安排。”

  皇帝看沈萱这么上道心里也很满意:“那你先下去吧。”

  “是,父皇。”沈萱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便回宫了。

  刚刚离开御书房时沈萱还强装镇定,但快到寝宫的时候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之情了,连带着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一直到晚上洗漱完睡觉的时候,沈萱都不停在回想皇帝和自己说的话,一想到自己就要嫁给心心念念的人了,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像养了一只小兔子,砰砰砰的乱跳。

  这件事还未被传出去,因此沈萱也没有同宫人提起,只是这几日的恍惚还是让清影她们看出了端倪。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啊……什么事?”沈萱回过神,看见照画手里拿着端砚,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摔碎了一块砚,方才做功课时才想起忘记换新的了,便使唤了照画去给她拿一块新的。

  最近已经不是沈萱第一次发呆了,照画颇有些无奈说道:“这几日内侍局也不知怎么回事,供给的东西一日不如一日,奴婢刚才去给您拿端砚时,不小心听到婕元殿的宫人在抱怨,说是陛下扣了宫里的用度在补充国库呢,大家都在猜是不是要打仗了。”

  “休要胡言,国家大事岂是我们能随意议论的?父皇做事自有他的思量,若是再乱说,让别人听去了,不要怪本宫保不住你。”沈萱秀眉一蹙,严厉的呵斥道。

  “是公主。”照画心里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什么,在后宫擅自议论朝政,尤其是传播谣言,那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沈萱心里微微叹气,照画年纪比她还要小上一些,再加上进宫也没多久,平日里做事大大咧咧的,虽然说小心思是有一些的,但做事还是不如清影来的老练。

  不过经照画这么一提醒,沈萱猛的想起来,这都已经好几日过去了,战事连宫里都已经传开了,想必过不了多久赐婚的旨意就会下来了。

  思及至此,沈萱心里又是一阵甜蜜。

  夜间,清影给沈萱更衣时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奴婢听说皇上过几日就要派世子出征了……”

  “你说什么?”沈萱难以置信的看着清影:“谁同你说的?”

  “只是奴婢昨日去御花园给您摘花熏衣时,碰到了世子身边的小厮,奴婢便与他闲聊了几句。”

  沈萱这才意识到了不对,但很快就冷静下来。

  联姻之事父皇并没有放出去消息,只有他们两人和那日在御书房伺候的人才知道,若是父皇反悔也是可以的。

  而且看样子战事十分吃紧,要是此时赐下圣旨,就代表着从现在开始就要给她准备嫁妆,为了安抚国公,她的婚事定然是十分隆重,是要给足国公面子的……

  但若是要排场,就一定要有钱。

  如今连宫中的用度都减缩了,想来国库也不是十分充盈。

  看来这婚事,一时半会儿是成不了的。

  而且沈萱也不想成为璇玑有史以来出嫁最寒酸的一个公主。

  只是那时的她还不懂,什么叫世事无常。

  果然,才过了没几天,边境的战事就被打响了。

  沈萱也不知道父王是如何说通了国公让赵衍上战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让她嫁给赵衍。

  在璇玑,家里若是能得上一件皇帝用过的东西就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更何况他这次赐下的,可是他的掌上明珠,璇玑国的公主。

  一想到等赵衍凯旋归来就能看到一个美娇娘等着他,沈萱心里就忍不住的期待。

  但很快又想到战场厮杀残酷,若是赵衍受了伤……沈萱心里一紧,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何国公主和。

  但他已然出征,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能做好准备,成为一支被打磨的利箭。

  沈萱只能默默为他祈祷,希望他平安无事,又希望他能在战场上建立一番功业。

  随着边关战事接连告捷,连带着后宫的氛围都活跃了不少,沈萱提着的一颗心也慢慢的开始放下。

  “公主殿下,您这是要干什么呀?”照画看见沈萱把她平日里一些不太用的首饰挑了出来,说是给内侍局让他们把东西买了,还命她们悄悄的去清点她私库里还有多少东西。

  平日里沈萱都是懒的管这些事的,一向都是交由她和清影去处理的,而且沈萱也不缺钱啊…怎么会要卖首饰?再结合近几日沈萱的异常,照画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些许疑窦。

  沈萱脸一红,她怎么可能会承认她是在给自己准备嫁妆?

  她母妃去世的早,留给她的东西一直放在私库里没有动过,想着边关战事应该已经快结束里,她便自己给自己先相看些宝贝。

  “你管本宫作甚?本宫让你去你就去好了。”

  “是……”照画应了一声,拿起沈萱方才整出来的首饰就准备往内侍局走。

  “贵妃娘娘驾到。”尖细的声音阻拦了照画前进的脚步。

  沈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面上还是摆出一副恭顺的样子:“不知贵妃娘娘来我这承欢殿有何要事?”

  言下之意就是没事快滚。

  但贵妃娘娘是什么人?那是你说走就能走的吗?

  “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听说边关战事吃紧,我和几个姐姐想着出些钱捐给那些从边境逃亡过来的灾民,承水的人都是些没心的恶人,杀人屠城,什么坏事都做尽了。”贵妃娘娘声泪俱下的表演一度让沈萱深深的折服。

  “你可是不知道,昨日我出宫探望我的父亲,一路上遇到的流民有多可怜,衣衫褴褛的,大冷天还穿着夏裳,手里拿着半个又冷又硬的馒头,半天才舍得咬上一口……”

  沈萱越听越走神,那又冷又硬的馒头可不得半天才能咬上一口吗?不然一口咬下去能不能咬的动是一回事,牙齿估计都要崩掉了。

  想到这里,沈萱又开始唾弃自己这种想法,这样显的她也太过不近人情了些。

竹上弦

所以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龇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