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6-15上架
  • 20289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年少的盛开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150 2020-06-15 12:33:39

  “阿衍哥哥!”

  朱红的围墙上探出一个小脑袋,随后又腾出一只手拼命的挥着,同围墙外的男子打招呼。

  那被唤作“阿衍哥哥”的男子却是目不斜视,依旧舞动着手里的剑,像是早就习惯了这么一出。

  那女子也不气馁,继续说道:“阿衍哥哥,今天父皇又赐了我不少好东西呢!你看,这是玉如意!”

  女子另一只藏在围墙后的小手不停的摆弄,示意宫人赶紧把东西递给她,那宫人看到女子的手势连忙递上一个白玉如意,女子小心翼翼的拿起玉如意,献宝一样的呈给男子看:“这是西域的贡品呢,是用羊脂玉打造成的哦,我听说赵姨特别喜欢玉,你看我把这个送给赵姨合不合适啊?”

  赵姨是指国公夫人,也就是“阿衍哥哥”赵衍的母亲。

  沈萱见赵衍一直不理她,有些着急,支起大半个身子往前探去。

  “阿衍哥哥你快看啊,这可是上好的羊脂玉……啊……”

  赵衍下意识的抬头,看见沈萱重心不稳从墙上掉了下来,心跳顿时慢了半拍,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在她还没坠地之前一个飞身接住了她。

  沈萱气息有些不稳,似乎还没从方才的意外中缓过来。

  “公主,公主您没事吧?”婢女着急的声音从墙的那边传来:“公主您倒是说句话啊,您要是有个什么万一……”

  “本宫没事,阿衍哥哥接住了我。”沈萱有些不满,这话不是应该让阿衍哥哥来问嘛?

  “既然公主没事,就起身吧,男女有别。”赵衍往下蹲了蹲,让沈萱好下去。

  沈萱本是想多赖一会儿的,但赵衍都这么说了,也不好一直厚着脸皮赖着,遂顺势起身。

  看见碎了一地的玉如意,沈萱有点小沮丧:“这可是父皇御赐的,就这么碎了……”

  赵衍见此颇有些无奈:“臣代家母谢过公主赏赐。”

  沈萱眼睛一亮:“不用谢,不用谢。”

  “臣还要练剑,公主请回吧。”赵衍下了逐客令。

  好不容易有一次和阿衍哥哥面对面的机会,她才不会就这么轻易走掉呢!

  大眼睛轱辘一转:“我也要学剑!阿衍哥哥你教我!”

  赵衍面不改色:“公主乃是千金之躯,臣一介武夫恐伤了公主贵体,还请公主另寻高明。”

  “阿衍哥哥乃是国公之子,年少有为,年方十五便是我璇玑的状元郎了,你可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状元郎了呢!就是天朝那被称为白衣宰相的苏卿高中时都已经十七岁了呢。”沈萱越说越骄傲:“所以你怎么会是区区一介武夫呢?你前途甚广,将来仕途也定然是一片平坦!若是我能得你亲传,父皇定然也高兴的紧。”

  “公主谬赞了。”赵衍将剑收入剑鞘:“若是公主没有别的事,微臣便先告退了。”

  “唉,等等阿衍哥哥,你到底教不教我习武啊……”沈萱跟在赵衍身后。

  赵衍却是没回话,转身半蹲在地上,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将碎掉的玉包进帕子里。

  这帕子……有些小了……

  赵衍皱起眉。

  沈萱见赵衍这般,生怕他割伤了手:“阿衍哥哥你不要动它,仔细割到手,等下我派人清理一下就好了,你千万别动。”

  “此乃陛下御赐之物。”

  言下之意就是你弄碎了御赐的东西,还找人去收拾,若是这把柄落到有心人手里只怕是会对你不利。

  璇玑国对皇帝赐下的东西向来十分看重,从不轻易赠予他人,而这种看重看到了什么程度呢?

  哪怕是皇帝给你一根草,你都得供着每天拜上一拜,见它就跟见皇帝似的。

  也因此如此,赵衍才会主动接下这烂摊子。

  他只是国公众多儿子中的一个,而沈萱则是璇玑最受宠的公主,他不过贱命一条,可沈萱……和他是不一样的。

  因此他出事了没关系,沈萱不行。

  正好沈萱的宫婢们找了过来,沈萱这才松了一口气,指挥着宫人将这些碎掉的羊脂玉捡起来装到盒子里给赵衍。

  赵衍接过盒子,道了谢,便准备告退。

  沈萱本是不愿意的,但婢女偷偷拉了拉她的衣袖,沈萱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放赵衍走了。

  “公主,陛下找你呢。”清影一脸担忧:“刚才照画派人过来报信,她说你去御花园赏花了暂时搪塞了那宫人,但想必也是瞒不了多久的。”

  沈萱有些惊讶,连忙迈开步子往宫里赶,幸好这儿离御花园也不算太远。

  “怎么回事,父皇怎么突然说要召见我了?”复又想起刚才被自己打碎的白玉如意,沈萱心里泛起一阵心虚。

  “奴婢也不知道。”清影摇摇头。

  御书房内。

  “儿臣参见父皇。”沈萱规规矩矩的朝着皇帝行了个礼:“不知父皇找儿臣是有何要事啊?”

  皇帝让人给她赐座,随后放下手里的朱笔抬起头:“怎么,朕无事还不能找你了?”

  “父皇是璇玑的王,又是儿臣的父亲,想找儿臣自然是可以的!”沈萱顿了顿:“只是父皇平日里操劳国事,难得有休息的时候,儿臣自然不敢随意打扰父皇,恐扰了父皇休息,若是父皇休息不好,儿臣岂不是这璇玑最大的罪人嘛?”

  “你啊。”皇帝笑着摇摇头:“惯会油嘴滑舌。”

  “儿臣这只是实话实说。”沈萱一本正经的冲着皇帝撒娇。

  皇帝把奏折一盖,像是随口问的一句:“你可知近日那承水在我璇玑周境肆意哄抬物价之事?”

  沈萱点点头,心里却有些疑惑,父皇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璇玑与承水历来便多生战事,此番他们有此动作也不过是寻事挑衅,想来用不了多久,这璇玑和承水又要开战了。”

  沈萱听的一头雾水,她虽是璇玑的公主,璇玑历代下来也并不是没有女皇,但她如今年方也不过十四,前面还有几个年轻有位的哥哥在,她更是从小就没被当成女皇去培养,这等国家大事怎么也轮不到和自己说啊……

  “我记得你与赵家那小子关系不错。”

  沈萱这才明白皇帝的意思,他是想将赵衍派出去打仗,但老国公一直是主合派,若是赵衍被强行派出去打仗,只怕容易父子离心。

  但这不是皇帝要的,他要培养赵衍但也不能踩国公,而向国公表达善意的最佳方式无非就是联姻这等手段了。

竹上弦

我又又又来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