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48章,成亲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2220 2020-06-09 23:09:15

  大财主那里看着前前后后只有李氏一人上门给了十五两银子,这下子是等急了,终于放话出来说愿意降低一点要求,按着十两银子买的。

  这大财主摆了之前那么一遭,村里人都是不乐意,十两银子这也太贵了吧,于是也故意晾着对方。

  最后大财主不得已只能将价格降低到了八两银子一亩水田,大地主原先就有三十几亩地,新北坡大部分的水田都是他的。

  苏老二家和应村长家买的最多,买了五亩地,而苏蕴除了水田还买了两亩菜园子。

  李氏听说了土地只卖了八两银子一亩,气的晕了过去,多付的银子她自个儿得奋斗多少年啊。

  苏蕴买的土地都是连在一块的,还连着通水的河流,记上小池子给了五十两银子,这次买地苏蕴一共花了一百两银子,苏父高兴地拿了地契回来了,寻思着不知道往哪里放地契。

  “如今我们家可是有十亩水田了,五亩菜园,十亩果园十亩旱地了,那粮食就是多添几口人都吃不完了。”苏父想着蕴姐儿说要把这些地都给自己管,顿时有些心血澎湃。

  家里吃喝都是苏蕴来张罗的,他们手里的钱大部分都是苏蕴放在家里的,这想着心里就愧疚起来,总觉得自己没用,如今他也有事忙活了。

  还有原先果园的农夫都得找回来,当初自己合作的供应商,他左右数了数,就是一个月不干活,留着地都能赚上三四两银子,虽然比起蕴姐儿日进斗金的速度是不能说的。

  马上就到了六月中旬,这天还是热,但是苏老二家老早就搭起了帐篷,左右都放着十足十足的冰块,也不算太热了,门口摆了整整十大桌子,还有些桌子在后头。

  今日可是苏乘风的大喜的日子。

  坐在外面桌子人如今都在吃点心,点心是一颗鸡蛋加上夹肉面粉丸子。

  “苏老二家这点心做的好吃啊。”

  “都是肉沫油星子,能不好吃吗,还有鸡蛋一人一个哩。”

  几个和苏轻轻同年的姑娘好奇地看着门口,一脸羡慕的表情“娘,那是蕴姐儿和轻轻么?他们穿的真漂亮,我也要他们的衣裳。”

  “哎呦姑娘,我可买不起,你没有苏蕴那样的姐姐,也不是苏轻轻那样好本事的人,就乖乖的。”

  苏蕴和苏轻轻还有苏父秋娘都在招待客人,两人都穿了新衣裳,苏蕴穿的那件石榴花样式束胸掐花对襟外裳,再配上买的首饰简直就是明媚照人,仿若神仙妃子一般。

  苏轻轻穿着水纹八宝式丽水裙,戴着珍珠耳环和一对累银色的珊瑚珠子簪子更是清丽无双,安安静静地跟着她姐姐后面。

  在座的男的,不管未成婚的已成婚,那眼珠子就是移不开了,苏老二家的女儿养的真好的,水灵水灵的,和千金小姐一样,尤其是蕴姐儿,说是村上的第一美人,放到县城都没人比的上的吧。

  而后她们看着秋娘出来了,得了,人家爹娘就长得那样,儿子女儿那都是挑好处长的。

  不多时,只见一马上穿着红色喜服气宇轩昂的男子骑马而来,村上几乎没看见骑马,但是每个村里的姑娘,都期望有这么一天,如眼前这般,骑着白马,白马上的人,那一身火红的衣裳,干净脸庞,认真的眼神看着花轿里面的姑娘,此时他们愿望实现了一半,因为花轿里面是别的姑娘。

  “新娘子来了。”

  “娘,我要看新娘子。”

  到了村里还是要按照村里的婚嫁习俗来办,由新郎当场揭盖头以后,领着新娘出来敬酒,媒婆在说吉祥话邀请新娘进门。

  苏乘风拉紧了柳雨萱的手“不必如此紧张。”

  柳语萱红盖头下的脸红了红,细弱蚊子一般地点了点头“嗯”

  从今日过后,就是苏家人了,她嫁了自己喜爱的郎君,她的夫君也爱她,婆婆温和,妯娌都是好亲近的,她的未来是美好的。

  柳雨萱深深吸了一口气,扬起嘴角朝着天地跪了下去。

  一番礼仪过后,就是问候家人,苏老二家独立出来,自然只有拜苏父和秋娘两人了,所以这大大地节省了许多的时间。

  苏乘风撩开红盖头,露出了里面一张娇媚美丽的面容,众人一阵欢呼声。

  “新娘子好漂亮,我要和新娘子坐在一块。”

  “小孩子家家的不准闹腾。”

  苏蕴让苏轻轻领了一些糖果下去分给了那些孩子,除了跪拜礼就是敬酒了,这是要一桌桌地敬礼过去,然后让大家给礼金,主持官在说着吉祥的话语。

  最先开始的就是苏蕴的这一桌,苏轻轻年纪小却给了一个金戒指,惹了桌子上的人一阵惊呼,金戒指一般只有父母给。

  苏蕴是之前准备的一对银镯子,让众人想看看宝贝的心歇住了,苏父秋娘也往里头添了四个碎银子。

  众人看了柳雨萱表情,一点失落都没有,也是人家私底下给了多少好东西,他们知道吗。

  你笑人家给的少,人家笑你看不到,穷人一个呢。

  主持官托着盘子,做出摔下去的表情“这可是拿过最重的茶盘了,手都酸了。”

  众人一阵欢笑,目光向着新娘身上看去,新娘的头上差了四个金钗,两个金步摇,身上一个金镶宝石璎珞,手上也是两个金戒指银戒指,都说柳雨萱是独女,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再看看盘子里头的,带来的嫁妆,哪里又会少呢,这哪里是来做新妇的,根本就来做少奶奶的,此时说不准是乘风哥儿的命好了,还是这柳先生女儿的命好了,只好说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

  苏蕴准备的宴席菜系丰富,而且分量又足,这一顿可是吃的宾主尽欢,等到了夜里,苏蕴先让苏轻轻扶着醉酒的苏父和秋娘先去睡觉了,而后自己叫几个婆子赶紧收拾好东西。

  “这一日又劳姐姐操劳了。”苏乘风说道

  苏蕴看着他面色陀红的样子,恐怕也是喝了不少酒吧“新娘子回屋了吧?你这也喝多了,赶紧回屋,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看着她姐姐揶揄的神色,苏乘风原本就红的脸更红了,不过他姐姐却说得没错,春宵一刻值千金。

  想着这几日复习自己好室友给的“功课”,苏乘风洗漱了一番就上楼了,苏蕴张罗完了也上楼了。

  长夜寂静,却有一室春意融光,呼吸声此起彼伏,低喘,细语。“好姐姐,我的好姐姐,我…”

  “你别说了,嗯~”

  这房子隔音效果倒是不错,苏蕴是听不到了什么了,闹洞房什么的不地道,回去好好洗个澡才是要紧事。

  

五月琉

别被锁了   作者掌握不好火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