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47章,田地(2)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2086 2020-06-09 23:07:56

  苏老家哪里,此时宗堂内,叶氏狠狠地打了李氏一巴掌

  “你这个不懂事的东西,真真是要气死我了,如今还没分家,你倒是还有十五两银子藏在身上,你倒是说说还有么。”

  李氏的头发都脱落了下来,众人看着她也不觉得可怜,就连蕴姐儿他们一家就是说到了花十五两银子买地都被说赶出村子,何况如今他们苏大爷还是村长。

  李氏委屈地跪在地上,他们新北坡卖地,要是真的去争,哪里抢的过,只有早早地下了手,谁知道这后果这么严重啊。

  苏元也是气的直喘气,看看自己孙儿儿子就没有一个会念书,成大事的。

  做事情还懒,再瞧瞧老二家的三个孩子多好啊,他原先嫌弃老二家的孩子教不好,如今是自己这一家子才是歪瓜裂枣啊。

  他如今忽然有些后悔那日就这么走掉了,要是态度好些,再挽留挽留说不定老二还真的同意认祖归宗了,可惜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你到时候亲自去新北坡去认个错,说你自个儿是猪油蒙了心。”

  李氏摇摇头“那么丢人的事情谁去做啊,反正没人知道是咱们。”

  “旁人不知道,到时候多出来的地别人不知道?你要是不去,我这村长都当不了了,咳咳咳。”

  几人看着苏元“爹,爹。”

  “我没事,这还死不了的。”苏元坐在位置上,用拐杖狠狠地扣了几下地板。

  李氏冷笑两声,站起来“自个媳妇的名声丢了没事,只怕不是自己的名声丢了都无所谓。”

  苏老大去拉她“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我做苏家这么多年的媳妇,早饭是没做吗?孩子是没伺候吗?赶明儿,我去路上喊,就说是你们叫我买的,我手上哪有那么多的钱买地,我家的婆婆管钱管的严实。”

  李氏忽然勾起一抹讥笑“哼,要丢人,一起丢人。”

  “你这是反了天了,李氏。”叶氏在上头狠狠地拍着桌子。

  “对,我就是反了天的,您老人家要是看不惯就分家好了。”李氏气急道,三婶儿四婶儿听到李氏的话眼睛瞪大了,暗搓搓地对视了几眼,分家明面上不好看没了村长的名号,但是他们心里却是十分愿意的。

  原先他们还想着有刘小倩,可是刘家大姐根本不受宠啊,刘家也渐渐少往刘小倩这里送钱了,听说刘小倩的婚事恐怕还得要叶氏做主啊。

  “分分分,都是你们说的,我们还没死呢。”叶氏打碎了一个茶盏。

  叶氏生气谁也没接她的茬,到时候这活烧到了自己身上就不好了,众人没说话,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苏元有些累得靠到了后面的椅子上“分吧,分吧,明天叫了族里人来,分了吧。”

  “爹,爹你说的是真的?”李氏睁大了眼睛,十分高兴的模样。

  “老头子,你真想分家,你疯了吗?”

  “是我当家还是我你当家。”苏老爷狠狠瞪了叶氏一眼。

  “你做的事,自己去认了,再去老二那里道个歉,拿上几个鸡蛋去,这家我就同意分了。”苏父叹了一口气,看着手底下的几个孩子,心思各异,唉。

  “诶,得嘞。”这认错虽然是个丢人的事情,但是他们好歹是旧南坡的人,那边人也不敢像对待苏老二家那样,要求赶出去的。

  二老自己的私房钱不少,他们不要大房三房四房养而是让刘小倩跟了他们,在他们看来刘小倩能做官太太的哩。

  苏家的分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听说是为了争什么钱啊器具的,原本安安静静的女人,那天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谁都不让谁。

  苏蕴看着来的李氏,她已经许久没见到她。说来也起来,平日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人,见到了自己居然都心虚地躲了过去。

  对方提了一篮子鸡蛋过来,李氏看着苏蕴穿着件石青色短襦束袖罗裙,这衣服料子刘小倩也有一件呢,但是只在每每会县城看她父亲的时候穿着的,苏蕴穿的就和神仙妃子一样,上面还有个飞蝶银簪子,她心里的酸水泛的厉害。

  “蕴姐儿如今的日子是过的越来越好了,听说几个小荷嫂子几个人跟着你赚了不少钱,外人哪有亲人好,要是日后帮忙,找我啊。”

  “不必了,鸡蛋拿回去,我去睡觉了。”

  苏蕴对她没什么好脾气,只让苏父和秋娘应付了,她打算去看看自己的旱地和果园。

  新买的果园有十亩大,就是一座的小山了,苏蕴买了旱地几乎是把山连着脚下的土地买了,果园里面还种着枇杷,橄榄还有一些果子,橙子梨还有苹果什么的。

  至于空出来旱地,到时候她要在这里建房子,然后剩下来的土地开垦出来,做葡萄园。

  这里的葡萄卖的很贵,因为葡萄生存下来的几率很小,可是苏蕴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知道怎样才让大大提高葡萄的生存率,比如说葡萄吸水特别吸,大家当着普通果树浇灌自然存活率不会太高了。

  苏蕴在旱地上走着,前面还有一块大池塘,大财主原先请的那些农园主都走了,苏蕴想着到时候还得请那个大财主帮帮忙,把那些人都找回来料理一下这玩意。

  苏蕴回去的时候李氏已经走了,

  甜品铺子的生意稳定了下来,面馆的生意也是,苏乘风在成亲前一周回来。

  苏轻轻上前调皮地笑了笑“哥哥,你马上就要当新郎官了,你会不会骑马?娘说那日要你骑马去接新娘子过来。”

  苏乘风笑了笑,新上的县学就是这点好,里面更注重了骑射还有诗书作画这些东西。

  “刚刚学了,会的。”

  苏蕴忽然想起什么笑道“乘风你知道女孩子梦中都会有一个白马王子,就是年轻俊美的男子骑着白马,我相信那天弟妹肯定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苏乘风的同窗听说他要成婚了,大方地将某一方面的小册子和小知识都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传授给了他。

  于是当夜回来,苏乘风彻夜苦读,第二天苏蕴发现他的眼睛底下浓浓的黑眼圈。

  “你昨晚没睡好?”

  苏乘风心虚地摸了摸后脑勺“挺,挺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