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46章,田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2085 2020-06-08 22:29:29

  甜品铺子里。

  众人看着多出来的架子不知道干什么,纷纷疑惑讨论道啊,要是再上好吃的东西,都不知道是喜是忧啊。

  “旁边居然还有小夹子,一盘子,这是做什么?”

  “看看那上面写什么,自取自付。”

  不过一会儿,就有小厮摆上了糕点来了。

  不过只有四样,三明治和汉堡,还有泡芙和曲奇,都是由油纸包着的,泡芙四个十文钱,曲奇十文钱,三明治十五文钱和汉堡二十文钱。

  下面的吊牌标记着价钱。

  依着大家对这家甜品铺子的了解,这里出品的东西肯定好吃,而且不用等着上,只要拿着到了柜台结账就好了,十分方便。

  再加上,苏蕴上面明写着头三日打八折优惠,要知道这甜品铺子打折永远都只会在开店的时候。

  于是一天下来,柜台的面包都被出售光了。他们买到了打折的商品,重要的是这面包还非常好吃,和其他糕点铺子做出来的面包,糕子都是不一样的感觉。

  等到了第二天,那架子上的汉堡最先被抢夺完毕,其次就是泡芙了,他们超爱这种甜甜腻腻的小糕点了,而后就是三明治和曲奇了,一些晚来的人看到架子上已经没有了自己想要的面包,十分不开心。

  早上一杯温热的牛奶配上一个三明治,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可惜现在没有东西买卖了。

  “小二,请问这里的三明治真的卖完了吗?”

  珍珠看着来人急切的样子“是的哦,每天做面包的材料有限,数量有限,所以卖的很快,不好意思哦,客官明天早点来呢。”

  客人看着一脸垂头丧气的客人“不如尝尝我们这里的小蛋糕也是不错的。”这位客人就是那天参加完了安小姐的生日会的人,忽然想起了那天的身体蛋糕,眼睛一亮。

  “那就来一份巧克力蛋糕吧。”

  苏蕴一共做了三个架子,后厨的人手又多加了两个,毕竟做面包也是一个庞大的工作,给员工们适宜的休息能更加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

  汉堡这些快销产品的出现让苏蕴又多添了一比收入,就单单是这甜品铺子每个月就有两百多两的收入,再加上面馆,纯收入每个月都能达到二百五十两。

  苏蕴手里还有一百多两银子,在五月底的时候好好地给大家包了一个奖,县城里头原先声名大噪的面馆逐渐被一家甜品铺子代替了,可是却极少人知道这两家的火热的铺子是同一个人开的。

  众人都火热地看着苏蕴的铺子,纷纷眼热起来。

  要说这江州城最繁荣的地方应该是省会江州城,但是相反却是靠海的凉州,贸易繁荣,有个诗叫做三省熟,天下足,凉州富天下富。

  三省指的就是东北三省,盛产粮食,而凉州因为贸易多出口瓷器陶瓷更显繁荣,每年进攻的东西非常多,而且品种繁多。

  更有国家三大之一的顶尖学府,白鹭学院,也就是这样让前圣上看中商业这一块,不再鼓励重农抑商政策了,制定了一系列鼓励企业发展措施,还增加了维护治安的人手。

  所以县城里头的人特别憋屈,他们也不是大官,就算是眼热也不能搞事情啊,如今大金朝治安严谨,官做不好就是掉脑袋的事情啊。

  苏蕴喜滋滋地收着钱,而此时马上又来了一个好消息了,就是镇上一个大财主算是新北坡的地主要开始卖地了,他的儿子此次去了一趟凉州城,染上了赌瘾,还欠了很多的钱,他这地恐怕是守不住了,不如早早变卖了,安生逃命去吧。

  当然不仅仅是苏蕴这里盯着,村里的人都盯着,这年头只要有地,谁家不愿意扣扣搜搜一点点钱出来买地,最好是水田,种粮食的。

  田地就是生民立根之本。

  那大财主也是个贪心的,既然这么多人想要,竟然要价到了十五两银子一亩的水田,菜园更是提到了十两,至于原先果园,旱地倒是他是想的明白了,说是这后面两样价格好商量。

  村里人都按兵不动,他们就不信这大财主就不降低价格。

  苏蕴让苏父去和对方商量,如今最有钱的就是苏蕴这一家的,但是若是真的买了一亩十五银子的水田开了口子恐怕会成为村里的众矢之的。

  苏蕴看中的是那旱地和果园,位置都是不错。

  等苏父拿着果园加上旱地二十亩地方,大家都以为他是买了十五两银子的地,但是谁也不相信的。

  毕竟大家都不相信苏老二家会犯傻做这种事情,可是想了想苏老二家的如今的经济情况又有了几分的迟疑。

  直到一天村里几个妇人要求八两银子卖水田,四两银子卖菜园子,但是谁知道原先还紧张卖不出去的大财主说已经有人花了十五两银子买了水田了,还纷纷让他们拿了十五两银子再上门来。

  前几日苏老二一家可是明明白白地拿了地契出来的。这还不够让人证明是人苏老二一家的做出的事情吗。

  于是不过两日村里的风声就出来了,纷纷讨伐苏老二一家的,还想要赶出新北坡去,苏乘风马上就要临近婚期了,每天都被人围堵着,苏父秋娘一时间急的很。

  他们这没做过的事情,找人否认了也没人相信啊。

  “爹你去找了村长好好说说这件事情,把我们地契带过去给村长看看,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把屎盆子扣在了咱们头上的。”苏蕴的表情有些冷。

  如今自己出去当面解释是肯定解释不通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获取的东西当面的摊开来给大家看。

  没道理自己前一秒刚刚拿了地契出来,后脚就有人传出声来了,要么是陷害要么就是凑巧。

  一大早应叔就照了苏蕴的说的,澄清了这件事。

  这时候大家都讲究财不外露,苏蕴把摆出来的十个亩旱地和果园给大家,众人觉得恐怕买水田真的不是蕴姐儿一家额。

  但是这蕴姐儿一家,如今当真是发达了,没看见跟着蕴姐儿做事的曾虎夏姿还有登科,不禁养的白白胖胖的,都不穿粗布了跟着穿上夏衣了。

  事情是澄清了不是苏老二家的做的是真的,心里的酸味也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