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33章,刨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2276 2020-06-02 22:22:29

  房子虽然建的紧凑,但是都是实实在在能用的,苏蕴想着等日后有钱了一定会建个大房子的,最好修个四合院,气派又漂亮。

  苏蕴觉得自己尤为俗气,毕竟她尤其钟爱漂亮和美丽的事物,金玉首饰,华服美食。

  苏乘风没等房子修好就急匆匆去县学了,乡试定在今年九月份,比去年迟了一个月,但是他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送些。

  因为修房子,家里东西大多杂乱不堪,因这烦恼的声音,苏蕴也是没有睡好,最后还是夏姿把苏蕴邀请去了小荷嫂子家睡两天,才好了过来。

  两人睡着睡着感情倒是好上了许多,知道苏蕴住在小荷嫂子家的曾虎和登科只恨着自己不是一个女子,他们也想要这种表现的好机会。

  房子建了小半个月了,还带着微微的暖风也被吹走了,只剩点点的春日景象,稍稍地残留在这里。

  又过了几天大太阳可就出来,走在太阳底下多走了一会儿都能出一身的薄汗,虽说不算是烈日炎炎,但是看着外头的毒太阳,怕是也快了。

  江州气候适宜,微微偏热一些,苏蕴前些日子弄了不少的硝石过来,制成了冰块,这年头冰可是很值钱的。

  苏蕴倒没想着用这玩意赚钱,太大的东西自己也吃不下了,吃下了得了大钱,别人顺藤摸瓜,等到刀架到自己脖子可能才会后悔,村里人知道冰精贵,但是大家伙们只当是苏蕴从镇上运回来的,默默地感慨了一句蕴姐儿花钱大,却不想人家的冰是另有法子的。

  苏蕴叫后头又挖了一个小地窖专门来装冰块的,这会去拿了一些冰块过来,用干净的铁锤子使劲地敲打,敲打出碎冰来,碾碎。

  叠成一座晶莹剔透小冰山,然后用自己做的梨子和黄桃酱浇上去,周围散发着冰冷的仙气,混着淡淡的甜腻的果味香,不说好吃看上去就十分的好看,心里热意就去了一大半。

  新建成的房子,上头是结实的瓦顶,里面刷了白墙壁,至于楼上卧室的地板,苏蕴可是找了好木头来做地铺,厅堂找了大理石来铺的,这玩意只有富贵人家来用的。

  房子刚刚弄好,外面看倒是没什么大不同,里面却是宽敞明亮的,白粉墙,实木地,最开始住的舒坦就好了嘛。许多东西都没搬进去,因为里面还有些许味道,不过秋娘一早就去买了艾叶熏着了。

  苏蕴在门口前摆了一桌请各位工人们,她的手艺自然是了不得,这一趟吃的宾主尽欢,苏蕴最后上的便是这一道的甜皮,刨冰。

  水晶似的冰山,上面堆砌着好看粉嫩的果酱,在这炎热的天气下,众人不禁食指大动。

  “蕴姐儿,这,这是冰块呦,如今在这夏天可是精贵东西呢,你还是自个留着吧。”几人虽然如此说,但还是咽了咽口水,想着只要你再稍微挽留我一下我就吃。

  “哪有什么精贵不精贵的,不过都是给人吃的,这刨冰还是我第一次做出来的,各位叔叔伯伯们好歹尝一尝啊。”

  几人听了这话才好小心翼翼地品尝一番,冰沙入口便将这炎热的感觉解了一半,搭配上酸甜的果酱,更是难得的美味,甜而不腻,别样的清爽口感,等他们反应过来,桌子上的刨冰碗里面已经没多少东西。

  “蕴姐儿,下次要是你家还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啊,不收你钱,管饭就成。”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唉,加我一个啊。”苏蕴笑着附和。

  谢工宴完后

  秋娘和苏父两人都送走了他们,这一个月来大家都忙着建房子,忙着田地,铺子的事情,都消瘦不少了,虽是消瘦了,但是吃的好,皮肤水灵灵的,芙蓉出水似的鲜嫩。

  人送走后,大家里里外外好好地到扫了一遍新房子,屋里的味道也消去了大半,大家把东西抬进去。

  新房子除尘洗礼以后迎来了一个新的客人,这人苏蕴认识就是之前五两银子胡掌柜。

  “蕴姐儿,你们这是建房子了?真不错这房子。”

  “房子刚刚建好,也没个茶叶给你喝的,真是见怪。”秋娘不好意思地说道。

  胡掌柜心里想着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自己还就在外头呆着呢,那时候连个像样的厅堂都没有,笑着摇摇头“没事,我不喝那玩意,我这次来是有件大喜事的。”

  “大喜事?”几人疑惑道

  “是的,各位我给你们说说,就上次啊,送去太守府的手绢太太们很是喜欢呢,听说那时候来府邸上来拜访的崔姑姑都是赞不绝口,直夸这绣花的姑娘有灵性呢。”

  秋娘疑惑地想着这胡掌柜怎么说起崔姑姑的时候语气如此敬重,而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崔姑姑,崔姑姑....莫不是那个给原先宫里头给先帝爷绣龙袍的崔姑姑?”秋娘略一思索便紧张地问道。

  “哎呦,姐姐可真是个有见识的,正是呢,我这回来也是要说这件事情呢,听说崔姑姑四十了,告了当今皇上回来了,说是要自己的手艺后继有人,想要收几个徒弟,轻轻姑娘这不是有才华的,我就想说能不能再织两个手帕,我好带到省城去,请姑姑看看,说不定就看上眼了。”

  秋娘的呼吸一紧,她面上虽不动声色,但是被抓在手里的衣角褶皱却泄露了此时他的情况并不如她面上那般面青云淡。

  苏轻轻在一旁听着,愣怔住了。

  而后咧开嘴角,她的绣品得到了赏识这是好事,而且对方还是以前给皇帝织龙袍的,那这份赏识这就是天大的赏识。

  苏轻轻面前镇定住,深呼出一口气,眼睛弯弯道“掌柜的一路回来真是辛苦,不过咱们这里断然也不能冒冒失失地送了帕子过去,还要劳烦掌柜能否为我打听打听这姑姑的喜好。”

  胡掌柜听到苏轻轻这么一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这一高兴,多亏是姑娘提醒了。”

  苏蕴早就从里头找来了十两银子来了“掌柜路途必定是辛苦极了车马劳顿实属不易,还请不要嫌弃。”

  “大姑娘,我这可不敢收的,谋人事听天命,大姑娘的钱我是断断不敢收的,实不相瞒,我想在省城安置了一块地,开家布料铺子,到时候还请二姑娘多多关照才是啊。”

  “轻轻的事情交给掌柜我们很放心,掌柜的事情我们哪有不放在心上的道理。”胡掌柜听到苏蕴的这句话,心也放了下来,他原先就有买卖布料的原料,苏轻轻若是真的成了那徒弟,到时候对方用自己布料做绣品,这名声不就打了出去吗。

  他没收苏蕴这十两银子,也是证明了,自己与她是一条船上的蚂蚱,瞧着两位心思玲珑的姑娘,他觉得这事绝对会成,就算不成,这两位以后一定能成大器,结识了总归是没错的。

五月琉

睡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