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31章,夏姿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369 2020-06-01 22:00:00

  “蕴姐儿,秋嫂子,乘风哥过来了。”外头登科喊了一句。

  撩开布帘子,就看到了苏乘风一张小麦色皮肤的脸,半个月不见似乎都刚毅了许多。

  “哥哥,你怎么过来了,修河道的事情做好了?”

  苏乘风点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露出笑容“姐姐,你这铺子开不错啊,生意真是好。”

  苏蕴得意一笑“你既然都忙活完了,到时候来我这里帮帮忙,当个账房先生。”

  苏乘风洗了洗手,挑眉道“这家铺子好大的威风,叫我一个童生老爷做账房先生。”这句是玩笑话,秋娘苏蕴听着都笑了,虽说账房是后院女人做的事情,但是苏蕴并不觉得男人做了不好。

  苏乘风显然也是这么觉得的。

  “去前头帮忙。”

  “唉,得嘞。”

  登科和曾虎看到了苏乘风过来问有什么事情要做。

  有些正襟危坐,在他们的眼里,这会读书的和自己总归是不一样,人家以后说不准是做大官的。

  蕴姐儿也就这么让弟弟过来做这些活。

  尤其是曾虎,以前还和人家有过过节呢,只见苏乘风挎住曾虎的脖子。“小猫,我做啥呢。”

  曾虎狠狠瞪他一眼“还叫小猫?”

  “行,大虎,派点事情给我做。”

  曾虎看着苏乘风有些微愣,照他看来会读书应该都是许大哥那样的大才子,高高在上的,他忽然想,要是苏乘风以后当官一定会是一个接地气的好官。

  苏乘风原先还有些手忙脚乱的,但是马上就上手了,这让曾虎一阵唏嘘,有些人读书读得就是好脑子好,学什么都上手快。

  苏蕴等晚间回去的时候,特地去菜市场逛了一圈,买了一只大活草鱼,弟弟最喜欢吃自己做的水煮鱼,妹妹喜欢吃甜的,上次的拔丝芋头她很喜欢。

  忽然,她微微一愣,有个人他也是爱吃甜的,爱吃自己做的拔丝芋头。

  “小姑娘,这芋头要不要?”

  苏蕴微微应声道“要的。”

  里脊肉是新鲜的的,苏蕴买了一条,准备回去做糖醋里脊,又买了点中翅,上次的香料里面有孜然这些调料,这次回去试试孜然鸡翅。

  苏蕴在水果摊上看到了车厘子,颜色很好看,就是贵的很,一斤要一百文钱,忍痛买了一斤打算送给自己未来的弟妹。

  回了家以后,苏轻轻看到了苏乘风回来了一脸喜悦“哥哥你回来了?”而后嫌弃地看着苏乘风黑了几个度的肤色“哥,你怎么黑了这么多,小心嫂子不要你了。”

  “这你可担心太多了。”苏乘风欠欠一笑。

  苏父去和柳老先生说亲同意的事情苏乘风已经知道了。苏乘风敲了敲她脑袋“还有你这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哥哥还是害羞了哦。”

  苏乘风要呵斥她,他可没看见妹妹这么咄咄逼人可爱的模样,像是走出了个壳,一步步地走向阳光。

  妹妹也在变得自信满满,越拉越自信美丽。

  秋娘苏父看着三人打闹的样子,不由地露出满足的笑意。苏蕴今日重新操刀,看着一桌子的好菜,苏乘风有些热泪盈眶的。

  修河道的日子很苦苦的,身体上疲惫,心里上也有别人不认同自己看法的,但是看到一家人鼓励支持他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都消散了。

  苏蕴咳了咳“乘风你还是赶紧吃吧,可能日后弟妹进了门,家里就没有你的地位了。”

  苏乘风眼泪收了回去,温情都是假象。

  苏蕴做的饭菜是一向大家认可的,今天晚上的孜然鸡翅尤为收到大家的喜爱,又香又脆又好吃,苏乘风吃过这一顿仿佛是要活过来了一样。

  苏轻轻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苏蕴,祈求下一次的美食降临。

  苏蕴抿唇一笑“下次再给你做。”

  最后大家肚子都吃的滚圆,提议去散散步,苏乘风性子活络许多,一路上说着修河道的趣事,也不觉得烦闷。

  苏蕴偶尔也穿插几句讨论声,苏蕴看着苏乘风,两人心照不宣地把之前的那些受过的苦楚给掩埋了。

  “唉,是蕴姐儿,是蕴姐儿诶。”苏蕴看着不远处几位踢蹴鞠的少年少女们,恐怕是刚刚从家里吃过饭以后跑出来的,里面还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刘小倩。

  刘小倩看着被自己朋友团团围住的苏蕴,咬了咬牙,她写信给刘家说要不要和苏乘风交好,毕竟苏乘风是中了童生的,刘母居然说自己眼皮子浅,想想也是,自己确实是眼皮子浅。

  这段时间看着登科曾虎跟着蕴姐儿赚了钱,虽说不知道多少,但是曾牛叔家每天散发出来的肉味,还有秋霞嫂子日日在洗衣河道夸奖苏蕴,也能猜得出来,肯定赚了不少,但是那又如何,比的过自己生母家刘家?

  只是如今看着大家样子,恐怕都想巴结着苏蕴呢,她不屑地撇了撇嘴巴,就赚点小钱有什么了不起,想起以前自己都是众星拱月的,更气了。

  忽然看到了一旁坐在石头上发呆的女孩,这女孩长得一张鹅蛋脸,但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的下巴变得尖锐,原本好看的五官变得锐利刻薄了起来,只有那双大眼睛让她看起来才显得好看了些,总之算是一个比较好看的女生,不过大家都不喜欢亲近她。

  刘小倩小声附耳道“夏姿,你要是过去喊她一句寡妇,我给你一百文钱。”

  夏姿勾起一抹冷漠的笑意“真是无聊”说罢起身走了。

  “克爹克娘的扫把星,恶心死人了”

  夏姿的步伐略微停顿一会儿,握紧了拳头,她如今住在舅妈家,若是再生了事故恐怕会被赶出来,算了。

  “扫把星,你怎么不反驳我啊,不会是默认了吧。”刘小倩掩嘴笑道,刘小倩与村里姑娘不同的地方便是随手带着个帕子,看上去一副千金小姐的做派。

  只见夏姿蓦然转头,扯过她手里的帕子,然后撕碎成两半“说话做事,最好小心点。”

  刘小倩一时间愣住了,刚刚夏姿话说的大声,苏蕴这边听见了,转头过去。

  “那是夏姿姐姐,之前胡掌柜上门不知道路,还是她帮忙指的,人挺好的。”轻轻解释道,她如今的手帕都绣好了,五两银子也拿回来了。

  “夏姿?”

  秋娘恍然道“就前几天和你说的那个?”

  苏蕴看着往小荷嫂子家去的一抹单薄的身影,向着几位热情的小伙伴们告了别“爹娘,我有事去趟小荷嫂子家。”

  “去吧。”秋娘知道她是去找夏姿了。

  苏蕴走到了小荷嫂子的门前,敲了敲,正是夏姿开的门“你找姨母?她不在。”夏姿说话语气还算温和,没有刚刚那股凌冽的感觉,也是人在屋檐下,可不得和和气气地生活么。

  “我来找你的。”

  夏姿很是惊讶,找自己?苏蕴走到里头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我的铺子要招人,一个月六百文钱,来不来”

  “你是苏蕴,蕴姐儿?”

  苏蕴点点头“对啊。”

  夏姿看着对面的人,听说这蕴姐儿,原先嫁了傻子相公,现在他听说不知所踪了,成了村里的寡妇。

  对方来找自己的意图也十分明显,这是一个好差事,能给姨母家贴补家用,六百文钱就是住在姨母这里都足够了,又是认识的,她是很想去的。

  夏姿按耐住渴望,压住接受这个答案,她还得问问姨母的意见。“我还得问问我姨母的意见,我,我并不是不想去的”

  夏姿怕她觉得自己不想去,赶紧解释。

  “放心,小荷嫂子是个好的,你说了她一定同意的。”苏蕴说完这个就走了,留下夏姿一人紧张和喜悦,在椅子上坐不住,要是真的能去帮忙,还是熟悉的人,赚了钱,自己在姨母家住的也放心些。

  小荷嫂子听了这事情,笑道“这是好事啊,怎么不立即答应了,你这孩子就是小心谨慎,这是别巴人都巴不来的好事呢”

  夏姿惊讶,也用不着这么夸奖,只听小荷嫂子说了苏蕴不过一个月就从小摊子做到了县城铺子的地步,小荷嫂子又道“我昨日洗衣服的时候,听秋霞嫂子透露出一点风声说,蕴姐儿足足给了登科一两银子一个月的工钱,想来铺子的生意也很好,你去了好好做的,肯定有加工钱的机会,蕴姐儿特地来找你,说明你是有本事的,放心。”

  “是,谢谢姨母。”夏姿原先冷漠的神色多了几分色彩。

  “谢什么,你母亲年轻的时候还和我是闺中密友呢,成了嫂子本该感情更好些,我却嫁的远了,好在如今你过来了,不会再叫你去夏家那肮脏地方受罪了。”

  “还有啊,你姑爹昨日打的野鸡你一并提了过去,知道么?”

  夏姿立马红了眼睛,姨母是个好的,什么都为自己着想。“谢谢姨母。”

  “谢什么,傻孩子别哭了。”

  苏乘风马上就要进入县学了,于是乎苏蕴便拉着他做苦工,誊抄了两份规章赏罚制度,准备让即将加入自己铺子的新成员,也是唯一一个识字的,夏姿同学每天念给他们听。

  苏乘风今日就没有去帮忙了,他去了一趟镇上先去看看柳先生,顺便再看一看柳语萱。

  柳老先生看着对面的苏乘风愣愣地看着茶杯就知道心思不在这里了,笑了笑“去吧,听说你来了,一大早就起来梳妆打扮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学生告退。”

  “恐怕过段时间就得改称呼了。”柳老先生摇摇头,听说苏老二家的这阵子赚了不少钱,恐怕那聘金也应该差不多了。

  苏乘风走出去就看到一脸紧张焦急等待的柳雨萱,看得出来花了口脂,颜色粉嫩,垂涎欲滴。

  “乘...乘风,你回来啦。”

  “嗯,要不要一起走走。”苏乘风有些羞怯,想伸手去握住她的手,一番挣扎后如愿以偿地握住了。

  柳雨萱的脸红了红,看着周围的人,大庭广众下,这还是第一次呢。

  “雨萱,反正以后你总归会是我妻子的,咱们牵手不违法的。”

  “嗯。”

  两人聊着聊着走到了小树林里面去了。

  

五月琉

明晚有惊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