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30章,砂锅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48 2020-05-31 22:00:00

  两人又打扫了一番屋子,就坐牛车回去了,大家都累了,于是路上三人都睡着了。

  刚刚在牛车上睡了会,有些腰酸背痛,回到家里先去洗了个澡,走到厨房里头,秋娘在忙活。

  “娘,我铺子里头如今一时使唤不上人,你帮我去县城帮忙几日。”

  “你那生意挺好的?”

  苏蕴得意地挑了挑眉头,几分笑意涌上眉梢。

  秋娘看着她那副神气的模样,慈爱地笑了笑。

  “好,明日就去县城里头见见世面。”女儿在县城开了家铺子,多风光的事啊。

  忽然想起了什么,皱起了眉头“只是家里的田地该如何是好?”

  “使点银子叫人家帮忙看一看,我铺子里头的才是大生意呢,可忙呢,就帮忙个几日到时候手头有钱了,我再请几个婆子来。”苏蕴摇了摇她的手。

  “好吧,你厉害了还想着请婆子来了,到时候我和你爹商量商量。”

  “我想的可不仅仅是这些,我好要让你过贵夫人的生活呢。”秋娘听她说着,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苏蕴先去了苏乘风的屋子里面找了一把毛笔,她这毛笔字写得虽然不算好,但是还可以看。

  这里的汉字和前世的汉字,大体上差不多,苏蕴写了一则招聘广告,不包吃不包住,两位婆子,工资日结,一天二十文钱,要求勤劳能干。

  她想着,以后铺子再招人,定要招个识字的。

  苏父和秋娘来了镇上才知道苏蕴说的忙是什么意思,铺子里面的人几乎是络绎不绝的。

  曾虎和登科看着苏父和秋娘来了,手里的活才轻松了不少。

  昨天大家尝过了这麻辣烫和炸酱面总是忘不掉那味道,今天又来了,登科昨日受了苏蕴的指示。

  “客官不如尝尝我们铺子里面的荤素砂锅,都是有名的,荤砂锅十五文钱,素砂锅二十文钱。”

  “还有砂锅,哎呦挺新鲜的,那我一定要好好尝一尝呢,来一份荤砂锅吧。”

  “得嘞。”

  不一会就端出了砂锅,这砂锅实在和其他太不一样了,居然端出来还冒泡。

  “客官小心烫啊。”

  那人早就等不及,看着上来的砂锅,上面一颗的流心蛋飘在头上,里面是一种润滑的粉条,汤醇厚香浓,和那麻辣烫有异曲同工之妙,总之是都爱了。

  “哎呦,这砂锅真是奇特,我也要一份。”

  “小二这里也要一份。”

  “小二。”

  “各位爷等等,马上就来了,先用点茶水。”

  曾虎摸了摸头上的汗,怎么今天的人比昨天的还多呢。

  今日卖的最多的就是砂锅了,秋娘帮着苏蕴打下手,苏父和曾牛叔洗碗,外头的登科和曾虎却是火急火燎地忙着。

  “登科和曾虎是挺好的就是应付不过来,明天再找个人帮一下。”

  曾牛叔看着她,忽然拍了拍脑袋说道“说起这个,我倒是有个人,小荷嫂子的侄女,夏姿。”

  秋娘疑惑地看着曾牛叔“咱们村里还有这么一号人?”

  “是隔壁镇的,小荷的娘家人姓夏,这夏姿是她的侄女。”

  “这侄女来她姨母家作甚?”

  “还不是那夏家人没良心的,夏姿是夏家老五的的独女,听说那夏家老五原先是私塾先生,媳妇生夏姿的时候去了,这夏家老五前两年也去了,夏家人说这孩子克家里人,谁愿意养这个孩子,要不是小荷看着可怜接过来了养,身上都是伤呢,如今是十八了,都没人去说亲。”

  “那是一个可怜的。”秋娘叹息道

  曾牛又道“她父亲原先是私塾先生,好学问,就是身体不好,听说这夏姿就使得不少字呢。”

  刚刚还在想找一个会识字,这会就送上门来了。

  苏蕴开口道“既然如此到时候我就去看看她,若是真的好,就叫了来帮忙总归不会亏待了她。”

  “正是这个理”

  苏蕴把那告示贴在了外面上,然后回到了面馆,苏父还在打扫地板,其余的人坐在位置上喝茶水,今天有了苏父和秋娘的帮忙,大家总算没昨天那么累了。

  苏蕴打开钱匣子,钱匣子的钥匙是在自己这里的,苏蕴打开里头数了数,比昨日的分量沉了许多,清点了一番。

  有了二两银子多,她激动地捧着钱匣子,要是没按打折的算,一天最好也能赚够三两银子,哪家的面馆生意做的有自己这般好的,就算是普通的小酒楼日收入恐怕都没有自己高吧,这回是真的发大了。

  苏蕴强忍着自己镇定下来,这铺子赚了钱,规章制度也得起来了,曾虎和登科干的那么累肯定得加点工钱,还有曾牛叔的。

  苏蕴把登科和曾虎叫到了后头去,两人看到苏蕴把他们叫过来有些紧张,怕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放心吧,我就是过来和你提点一番工钱的事情,你们以后想不想在我这里长久地干?”

  “想想。”

  两人点了点头,苏蕴这里虽然是辛苦了些,但是都有六百文钱啊。

  镇上的饭馆找个小厮一个月才三百文钱,而且,大酒楼的贵些,但是得要识字的,还是蕴姐儿这里好,都是熟人不会被骗,蕴姐儿待他们也好。

  “这样,日后咱们的工钱就不用日结,你们的工资月结行不,咱们这铺子起来规章制度也得跟上。”

  两人挺不好意思的,毕竟以前都没怎么读书,铺子不是才开两天么“这,这怎么还整的这么严格啊?”

  “无规矩不成方圆,咱们的铺子会越来越火的。”

  两人坚定地点点头“行,蕴姐儿你说,只要能做的到的我们就做。”

  “曾虎你暂时管理着钱匣子,以后每月的工钱,按时发放,我贴了招洗碗扫地婆子的告示,过两天可能就有人上门了,这人你也得管着,知道了么?”

  曾虎双眼亮了起来,这虽说是苏蕴底下调遣的差事,但是可是最重要的,钱财人手,登科听到苏蕴的派遣,眼神暗了暗,但是一想,人家曾虎是比自己早来的,也比自己厉害,他好好干不怕没出头的日子。

  “你们的工钱一个月我给你一个银子好了,曾虎到时候回去问问你爷爷愿不愿每天再给我拉拉货物,我每个月也也给他一个银子。”

  “肯定是愿意的”一个月一两银子,他下地一个月都不止赚取的那么多的钱。

  曾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蕴姐儿,给咱们这么多工钱,这铺子会不会经营不下去啊。”

  铺子若是每日维持在两个五百多文钱的情况下,大概扣除掉材料费和租金和人工费,就约莫是二两银子纯利润。

  “瞎操心,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除了两个人,铺子里面我还会在招一个人来,你们做事机灵点,别给人家比下去了。”

  “再招人?”两人提高警惕。

  并且对苏蕴口中的这个人十分感兴趣,不过苏蕴一直忙着铺子的事情,这件事情他们也抛诸脑后了。

  就这么过了一周时间,苏蕴铺子里头的人员数量都稳定了下来,登科和曾虎做事情麻利了起来,没了原先的慌乱,铺子里头都开始井然有序地运作了起来,不过该累的还是得累的。

  就在第七天的时候有两个婆子上门来了,四十几岁的年纪,都住在县城,一个是寡妇平时靠着针线活来生活刘氏,一个就是住在一条巷子的姐妹张氏,家里头孩子多不宽裕,听说这里日结工资,而且中午午饭和晚上晚饭期间都能回去赶紧来了。

  有了两个婆子帮忙,苏父和秋娘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苏蕴想了想如今的状况不由地提议道

  “爹娘,咱们不如把田地卖了吧,我如今开铺子赚钱已经够咱们家吃的了。”

  谁料二老都不同意,说土地是他们的根,怎么能轻易说卖就卖掉,要是日后有了什么事情,有土地总归是好的,苏蕴想了想,觉得也有一个道理。

  又出了一个新主意。

  “爹娘,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们请人来帮忙种地,那地也总不会荒废了,我如今手头有不少钱,不如就拿来买地,到时候我们请人家来种,除了赋税外咱们按四六成的比例来收,到时候除了税收,其他的食物都用着吃,也不用去外面买,你和娘在家就成。”

  秋娘看向苏蕴,打笑道“蕴姐儿这是试图要把我养成富太太呢,不让我们下地呢。”

  “又没说让你们不去田里面,你们还得在家看粮食呢,爹腿脚不好,娘你就应了我吧反正到时候田契还在我们自己手里。”苏蕴说完这句话,两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来思考了。

  苏蕴看着默不作声的两人,一锤定音“就这么说好了,爹到时候你得去找人,问问看谁同意,还有谁愿意卖田地,或者还有空田地。”这年头水田已经不多了,谁家愿意卖田地这种东西,不过他们这是新南坡,当年发洪水了搬过来的,土地是新地方呢。

  苏父点了点头,撇了撇胡子道“咱们田地租出去就不会没人收的。”

  “爹,这种田的事情我不懂,到时候你先看着那块田地好,需要多少人,这些爹可得费点心。”

  苏父撇了撇胡子“你爹在田地上劳累了半辈子,会不知道。”苏蕴虽然这阵子赚钱赚得多,但是也让苏父收到挫败感,自己要靠着女儿来养活,总觉有些抬不起头,如今自己也有事情做了。

  苏蕴看着苏父神采奕奕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这件事情说对了。

  每个人都需要找到自己人生价值,才会有自信心,会觉得生活充足人生美好,富人穷人都是一样的。

  既然决定要做这件事情,苏父回到了镇上,秋娘还是留在铺子里面帮着她。

五月琉

后面会涉及到作者想象的许多首饰衣服。   毕竟女主要要钱了,   至于男主,   一边呆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