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27章,县学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186 2020-05-28 22:32:44

  “宋大娘,这是没话说,那我还得好好说一件事情呢,我柜子里面少了一半鸡蛋是怎么回事?”

  宋大娘冷哼道“那是你家丢的东西,我怎么会知道,大业我们回去,小气直说,小孩子家家吃点东西而已,大人惯会计较的。”

  苏蕴眼疾手快地拦住了宋大娘的道路,笑眯眯地对大伙说道“也是,咱们也没个什么证据的,我倒是觉得这偷鸡蛋的事情是个好事,给了我一个提点,改明儿我去找村长能不能请人把我家的围墙修一修,这样盗贼也进不来了。”

  “最后啊,宋大娘,吃白食这事总归是膈应人的,我们家底子薄更是禁不起大家这么吃的,宋大娘可别日后巴巴地让宋大业捧着碗来,捧着碗走。我今日也算是和宋大娘交恶了,以后可得管好宋大业,可别有事没事往我家跑。”

  “我这门以后是不会给你开的了,大娘也别说我什么。”

  宋大娘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大家伙看到苏老二一家的饭菜,香味早就飘出来了,一桌子的好菜,都是没见过,怪不得吃白食。

  等宋大娘回家后,仔细想了这件事情越想越气,而宋大业更是直接哭出了声音“娘傻,日后我们都吃不到别人家的饭菜了。”

  “你小声些,还嫌不够丢人么,娘日后给你做。”

  “你做的有蕴姐儿好吃吗?娘傻子,娘傻,我要吃蕴姐儿做的菜。”这哭得大声,宋大娘和苏蕴这是邻居,刚刚的人还没有走,听到了这话,原先还有对苏蕴的话有怀疑的,都相信了一个个摇着脑袋走了。

  秋娘看着苏蕴嗔怪道“你啊,总是这么横。”

  “一次性打发了了,总比日后一直烦人的好,唉,爹和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呢。”苏轻轻看着时间,饭菜都快凉了。

  “把这饭菜先放到锅里去,等到回来后热一热吃。”

  苏父终于在半个时辰后回来了,脸上带着怒气,苏蕴看了一眼后头的苏乘风,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到了厨房里头,苏父才重重地拍了桌子“这件事情怎么不和家里人商量,好好的姑娘家被你糟蹋了。”

  秋娘疑惑地看着苏父,苏父比较内敛,很少情绪外放,这还会她看到他第一次动这么大怒气。

  苏乘风只得乖乖低头,苏蕴想着恐怕是雨萱弟妹那里的事情。

  “文华这是怎么回事?”

  “要不是今天去了镇上,这臭小子还不知道瞒着我们多久。”苏父冷静一会就把这件事情说了。

  他今天去了镇上柳老先生那里,平时挺庄严正经的一个人对着苏父一顿咆哮,说自己的好女儿就喜欢你家的儿子,但是女儿家年纪大了,你儿子那里又没个准信的,一直吊着他们家的闺女什么意思。

  秋娘愣怔,随后笑道“这是好事啊,爹娘也不是不通透的,虽说那女儿家比你大三岁,但是即是喜欢就讨回来。”

  苏蕴点头道“爹娘,这件事情我也是知道的,乘风说是寻一个时机与你们说说,倒是先让你们知道了。”

  苏蕴话落,苏父的表情才好了许多“终归你耽误人家这就不是一件好事,只是那柳老先生家里只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咱们家的情况,唉。”

  “而且,今天他还和我说死都不会把女儿嫁给我们的。”

  苏父觉得若是自己是那柳老先生恐怕自己都不乐意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苏乘风突然跪了下来“我如今年幼,志学之年,也只是童生在身,但是心中只有雨萱一个人。”

  苏父和秋娘相看一眼,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是个敦厚老实的,柳先生是他恩师也能了解他。“明日我和秋娘去镇上说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咱们就试一试。”

  “多谢爹娘,我很喜欢雨萱。”

  自从苏屹走后,苏轻轻就和苏蕴睡在了一起“姐姐,听爹娘的话,我是马上就要嫂子了吗?你有见过吗?漂亮吗?”

  苏蕴心里也十分好奇“好了快睡觉吧,以后就知道了。”

  第二天苏蕴摆摊回来,就看到了苏父一脸颓废的表情,秋娘也是一幅奄奄的样子,看来是和柳老先生谈话失败了。

  苏蕴拍了拍苏乘风的肩膀“弟弟别灰心,你见过雨萱了吗?”

  苏乘风摇摇头,对象都没攻克下来,就想攻略岳父,做法就不对“我之前看见你和弟妹吵架了,不会到现在都还没有和好吧?”

  苏乘风点点头,他后面赶着参加考试,这些事情倒是顾不上了“她如今都不愿理我,也不愿意见我了”

  苏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平时诗书不是很通吗?给她写信啊弟弟,什么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苏乘风惊叹地看了一眼苏蕴,想不到姐姐竟然还有这等学问。

  “姐姐说的是,我太迂腐了。”苏乘风举一反三,每日在家学习功课的时候就开始写信,还会写些平时的琐事。

  而此时连续收到信的柳雨萱总算是一展愁容,每天就盼着送信的日子。

  柳老先生看着柳雨萱这样,直直叹气,女儿大了就是不中用啊,只是那乘风毕竟是自己的得意门生,他觉得还是不错,就是家里实在太穷了。

  苏乘风如今已经过了童生试,他得参加县学了,县城里面一共有两所县学,一所私塾里面大多都是好的生员,但是每年的束脩却要十两银子,而另一所私塾是县城办的县学,束脩也只要二两银子,大多有钱的人家都在后面这所县学里面。

  苏乘风是此次府试之中的佼佼者,两家县学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第一家县学更是说每年束脩减少一半。

  苏父和秋娘都觉得上第一所县学好。

  苏乘风对比了一番认真道“爹娘,我是觉着上第二所县学比较好的,公子六艺,并不单单是诗书李更有乐,骑射之道,第一所县学我了解了一番,里面都是一些老举人教学,儿子四书五经大学中庸已经读的差不多了,如今剩下的时间更多是开阔视野,增加阅历。”

  苏乘风这般有自己的方向,做父母的自然是高兴。

  又过了几日,村里来了个穿着锦衣的小胖子,正是那日对苏乘风感激涕零的人,他头上几分薄汗,想来是大老远赶来的。

  苏乘风看着来的袁锦,略微有些惊讶“袁兄,你今日怎么来了?”

  袁锦住在县城里面,他看着面前的水杯,咕噜咕噜大喝了一口,然后又看了一样周围的房子,还真是挺穷的,乘风还真没骗自己。“乘风兄,这次来我是特地问问你,你报的哪所县学的?”

  “我想报二两银子的那所县学。”

  郝盼想了想他家的处境“行,乘风兄那我与你一起加入这家县学,到时候我们就是同窗了,还望多指教。”

  苏乘风撇了撇眉毛“你大老远跑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郝盼摇了摇头“。还有一件事情,县令那里颁布了一条信息,前几日下了一场大雨,县城那里的东湖桥塌了,现在无偿招募人员呢,保管吃住。”既然是无偿就是不会有钱了,那为什么还要去呢?

  “乘风兄不知,这事情牵扯的广泛,听说这县令是要调职了,咱们这省城太守的调令也下来了,我听人说,这县令是有大造化,咱们去露露脸没什么不好的,何况还能增加点经验。”

  苏乘风惊讶地看着袁锦,这家伙连这种事情都知道,袁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就当是我感念你让我过了童生试,反正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害你的。”

  苏乘风也知道这次的机会不易“行,既然如此,我和爹娘说一声,收拾好衣裳就和你走。”他家的房子小,不能留人过夜,既然如此就和他一起回去吧。

  苏乘风与袁锦两人上了马车先去了一趟镇上,这次修理河道恐怕得大半个月时间,他先见了一面柳老先生,说了事情,而后便走了。

  柳老先生看着苏乘风的背影,叹息了一声,这个孩子是个有出息,自己教他的道理理解的快,又有自己的想法,聪明上进,未来以后他的仕途恐怕会更宽广的。

  此次前去治理河道大半个月,请求他给个机会,让他不要先把雨萱嫁人,一字一句坚定无比,怎么着还是自己教出来的孩子,他是有些不忍。

  苏蕴的日子和平日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宋大娘的事情却给自己敲了一个警钟。

  苏蕴真的请人修墙了,马头墙,防火防盗的那种,门自己请人做了一个,两边开的,用的不是上好的木头,但是很结实的,几天就弄好了。

  苏蕴还专门挖了一个地窖,家里的东西都是放到井里冷藏起来的,这挖一个地窖存放东西就方便多了。

  苏蕴看着茅草顶的房子,等日后有钱往上改一层,到时候住的地方就不会太紧了。

  她忙活着摊子的事情,这家里的修墙的事情就由着苏父和秋娘来了,摊子的生意渐渐地不再那么火热了起来,但是也不算清冷。

  除了这些,她还得忙活县城选铺子的事情了,摊子的大部分事情都交给了曾虎和登科,两人每天的工钱都是二十文钱了现在,一人一个月就是六百文钱,听到苏蕴把摊子交给他们,两人还愣了一下。

  苏蕴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加油,做得好,我日后再给你们加点工钱。”

  两人一听这话,惊喜地应了下来,有了这两人替自己做事,自己也可放手去县城里面做事了。

五月琉

偷偷给你们加个更,就一个晚上,没办法稿子不够用了。   路过给个评论支持一下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