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25章,生辰(2)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74 2020-05-27 22:02:19

  两个桌子男女各一,叶氏看着桌子上的吃食咽了咽口水,旁边的一人看到她眯眼笑道“如今看这苏老二一家的可是渐渐地好了起来了,心里可后悔么?”

  叶氏没回答,其实她的心里也不好受,不过就是小丫头片子,也值当花这么多的钱。

  也不禁让自己怀疑,就连一个小丫头片子生辰宴都办的这样隆重,苏老二家以后怕是要富贵了。

  刘小倩撩了撩耳边的鬓发“婶儿说什么后悔不后悔,真是让人见笑,咱们稀罕这些东西么?”

  那婶儿看着刘小倩手上的银子,还有今日桃粉色的衣裳,就不是他们这种下地的农民工比得了的,不由闭了嘴。

  叶氏得意地昂首,细长的眼睛不屑地看过众人,富贵了能怎么样,还不是差自己一分。

  其他人看到刘小倩多了几分嫉妒和羡慕的神色,刘小倩嘴角荡漾开来笑意,但是这笑意在苏轻轻出来就没了。

  “那,那是轻轻,呦,这一打扮我倒认不出来了,像极了城里的大姑娘。”

  “这么一看倒是让我想起了秋娘刚刚跟了苏老二那会,去庄稼地的时候,不少汉子都偷偷观望呢。”

  “原先都说蕴姐儿是咱们镇子上最好看的,但是敲着轻轻不输给她姐姐呢。”

  “这话就说错,蕴姐儿那是没打扮,你看看轻轻这一身,瞧着就和官宦小姐似的,蕴姐儿打扮了还得了。”

  众人不禁看了一眼场上最打眼的苏轻轻和刘小倩,刘小倩虽然穿的好,但是却紧紧让人觉得她过得日子好,但是苏轻轻却是把气质都显露了出来。

  忽然想起轻轻这小女孩打小就喜欢在屋子里面绣花,安安静静的,如今看上去站着坐着都像是画里的姑娘,一种古典清雅的美丽。

  气质就不一样。

  刘小倩不由酸道“这一身行头,恐怕是花了不少钱吧,还真是舍得呢。”头上的玉簪身上的白玉兰细叶刺绣的对襟襦裙,尤其那刺绣更是极为精美,大家平时都做针线活,自然知道这件衣服好啊。

  苏轻轻收到了这么多的目光,不免有些脸红,但是知道如今不能怯场,声音清润透彻“这衣裳是姐姐买来的,我就填了几处刺绣罢了。”

  李氏今日也是跟着叶氏过来的,瞪大了双眼“哎呦,我就说这衣裳怎么这么好看,原来轻轻自己刺绣的,小倩你之前不是得了许多的布料吗,轻轻这巧手可不能浪费了。”

  这是要白白地让苏轻轻做衣服了,这叶氏还真是天天想占小便宜,但如果直接明了地拒绝了也怕席面闹得难堪了。

  “那感情好。”里头传来一阵声音,想着清脆自信的声音,不用说自然是蕴姐儿。

  “轻轻如今那手帕的活儿可是做完了,明天李婶儿把布料带过来吧,按着一件衣裳的价格估摸着是得要上几两银子的。”

  看着叶氏要发飙的表情,苏蕴笑着解释道“我忘说了,李婶儿,我们家轻轻前几日接了些私活儿,镇上的胡掌柜请了咱们轻轻做嫁衣,就花了二两,我们家轻轻的手如今可是无比珍贵的,水涨船高可不能白白给做的。”

  李氏看着苏蕴一脸笑意,暗自骂了一句,旁边的几位婶儿倒是听了进去。

  “哎呦怪不得这么精贵自家的妹妹。做件衣裳而已就要花上这么多钱”

  “就这手艺养活一家人都没问题的。”

  “叶氏天天都想那空手套白狼,真让人看不起。”

  几人看着端庄美丽的苏轻轻,暗自思考着家里有没有适龄的儿子弟弟的。

  苏蕴安抚大家坐下来“好了大家,咱们都开席吧。”

  李氏刚刚还一幅臭嘴脸,听见开席了这一说,赶紧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李氏和叶氏还有刘小倩三人坐在一起。

  眼光灼灼地看着桌面,菜一盘一盘地上来了,那盘中的菜分量都是够足的。

  要说李氏苏氏是那旧南坡村长的亲眷,怎么可能没吃过好东西,但是如今一上桌的确就和饿死鬼投胎一般,虽然苏老二一家做的这些东西确实好吃啊。

  “李氏你干什么呢?”

  桌子上应婶儿鄙夷地看了一眼从李氏怀里偷偷拿出来的布袋子,从刚刚自己就看见了,桌子上的菜足几乎是一盘接着一盘的没有了,而其中那李氏叶氏堆到自己的碗里最多了。

  人家菜盘子刚刚端上来,他们这桌的这菜盘子就端下去了。

  李氏哽着脖子道“我这不是吃不完了么,带回去给我的儿子吃。”

  应婶儿重重放下筷子,那小肠炒的香,自己吃了一口想要去吃第二口的时候,已经没了。

  “你吃不下就别夹那么多啊。”这明显的私心谁不知道啊,桌子上的人都十分不满看着李氏,偏偏对方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

  叶氏看了应婶儿一眼,有些可怜地说道“咱们家人口多,我们也是体谅孩子。”

  应婶儿平日就有些脾气火爆,这会儿更是撂下了筷子“谁家没有个孩子的,真当是自己家了,真不要脸。”这话说的难听,让一起来的刘小倩都恨不得砖到洞里面去了。

  才不情愿地说了一句“娘,大嫂你们可消停些。”

  苏蕴也看到了这边的状况,多添了许多的菜,说是让大家吃的心满意足,这一举动更是安抚了众人,看看李氏和叶氏,如今分了也好,就这作态,也不像是一家人的样子。

  苏轻轻给各位叔叔伯伯婶儿敬酒,她跟着姐姐去镇上摆摊子,后来为家里赚了钱,她如今也不怕生人了,她比一般人都厉害,她会帮姐姐,会赚钱,她应该勇敢坚强。

  看着姐姐迎刃有余的样子,女孩子就应该要是这样的,大方,体贴,温柔,自信。

  刘小倩看着落落大方的苏老二家的两姐妹忽然有些自惭形秽,不过又想了想这怎么能自己比呢。

  苏轻轻身上都是好东西,但是家里的情况也不算好,想了想刘小倩又抬起她高傲的头颅。

  夜晚,席面散了以后,大家都有些累了,互相捶捶肩膀捶捶腿,秋娘脸上带着满足愉悦的笑容“今日的三个孩子都给我长脸了,娘上辈子也不知是修了什么福气,才能有你们这样的好孩子。”

  “娘,你这可就说错了。”苏蕴看了一眼苏父。

  捂嘴道“你还差了一个爹呢。”

  秋娘假装打了一下她,而后看向后头的苏父,做了十几年的夫妻了,两人相看一眼便都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苏轻轻的生辰及笄礼物过了后,苏蕴瞧着自己的病也是好的差不多了,得着手准备一下摆摊子的事情了。

  胡掌柜上门送了布匹来了,苏轻轻看着竹篮子里面的布匹,各色的布匹都有一份,而且摸上去光滑无比,细致绵柔。

  “这是上好的蚕丝制造出来的,看这上头样式和画案想来是云锦,这是苏州的软烟纱,还有咱们江州的好布匹素锦都是极好的,这胡掌柜也是个能人之士。”秋娘赞叹道。

  “娘真厉害,这些东西都能识得。”苏轻轻崇拜地看着秋娘,她虽然绣工不错,但是这些布料的见底都是比不上她娘的。

  秋娘微微一笑。

  苏蕴打算去曾牛叔家里面和曾虎说一下明天的摆摊的事情“轻轻现在忙着做绣活,咱们到时候辛苦一些,给你提点工钱,二十个工钱一天。”

  “不辛苦,不辛苦。”曾虎的眼睛亮了亮,他就说当初自己机灵,早早地跟了蕴姐儿,就村里的那群小屁孩觉得他有些失了当初大王的风范,当起了人家跟前的小瘪三。

  曾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登科给自己送东西的事情“蕴姐儿,你看看这不是缺人手,登科知道不,他做事勤快,不如喊他过来帮忙,他家里卖豆腐的,用不着他什么事情。”

  “行吧,如今也确实需要个人帮忙,但是工钱只能给十文钱。”摊子上面每天做的事情有三个人,那里还会忙,而且吃的比家里好,曾虎不觉得登科会拒绝。

  而这登科听到这样的好事,欢喜不成样子,那些孩子里面说着曾虎是上赶着给人家当瘪三,但是这样的能赚钱的瘪三小弟谁不愿意做啊,连忙感谢曾虎,秋香嫂子挑了做的好豆腐让登科送去了苏蕴的家里。

  苏蕴这里苏乘风磨了自己好一会儿,说让他跟着去帮忙“姐,你让我跟着去吧,我保证不落下了功课。”家里的所有人都在赚钱,就他一个人花钱,他也想好好为这个家里出份力。

  “你好好呆在家里读书,我这里帮手已经请好了,若是日后我缺个算计账房的活找你便是了。”

  苏乘风只好拿开手臂,委屈地看着她。

  苏蕴摸了摸他的脑袋,她这弟弟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幅好好学习老实认真的好样子,就惯会在自己的面前撒娇。

  “蕴姐儿登科来了。”

  “唉,我马上出来。”苏蕴看着登科,她有原主的记忆,这登科小时候还是很喜欢欺负自己的,但是是那种这女孩子太好看了,越想引起她的注意越欺负她的那种。

  这会儿登科看着苏蕴笑意黯然的样子颇有些不适应和尴尬,毕竟小时候做的傻事自己可记得。

  而且说实话对于心里悸动的那回事她还是停留在以前的,可能得不到才是最好,他就喜欢那种冷冰冰的女人,而现在的蕴姐儿太厉害了,他觉得自己就是降不住她。

  苏蕴看着他的模样“好了,你娘拿给我的豆腐我收下了,你好好做事,早点起床。”

  “蕴姐儿放心,我做事一定勤快。”

  “要不留在这里用了饭再走。”登科看着桌子上的一盘梅菜扣肉,做的样子好看,味道肯定也很好,他终究是咽了咽口水“不了,娘还等着我吃饭呢。”

五月琉

给我一个书评,   给你一个爆更。   不反悔   biubiu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