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24章,生辰(1)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27 2020-05-26 22:39:08

  文成渊一边背着一边与她说话,不多时这小女孩家中的信息自己大部分都了解了,真是个没心机的,今日得亏是自己,要是恶人该怎么办。

  苏轻轻靠在他背后,脸颊微微发烫,呼吸都放慢了许多。

  那边苏蕴回来了以后就看到了苏乘风等她,听说苏轻轻也去找自己了。

  不由地对苏乘风一顿骂,到底是县城怎么比那乡下,何况现在黑灯瞎火的,走丢了怎么办,往日气势昂昂的苏乘风,乖乖地低着头。

  “姐姐,你看,那是不是轻轻。”

  苏蕴看过去了,苏轻轻正趴在一个年轻男人的背后,和背她的人说话,此时两人聊的还挺开心的。

  “乘风兄。”文成渊惊讶地看着苏乘风,又看了一眼苏轻轻,恍然大悟。

  “想不到乘风兄就是轻轻的哥哥啊,令妹在路上崴了脚的,我顺势送她回来的。”

  苏乘风惊讶于两人认识,文成渊的身份两人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今日多亏文渊兄了。”

  “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就先告辞了。”文成渊把人放了下来,两个接了过来。

  苏蕴拉过苏轻轻的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还好只是普通的扭伤而已“多谢这位公子了。”

  文成渊连忙说不用“等日后有空了,再一同与乘风兄讨论学术问题,还请乘风兄不吝赐教才是。”

  苏乘风微微地点点头。

  苏轻轻看着转身的背影,不由叫住他了“唉,等一下,你的兔子灯。”

  文成渊偏头笑了笑,并没有接过她的手中的灯。“送你了,以后可不能再像这兔子一样了。”

  他这次没有说,这兔子灯是自己给小妹的赔礼,这礼物每次都阴差阳错地送到了她手上去了。

  “我,我才不会再哭呢。”苏轻轻嘀咕了一句。

  苏乘风看着苏轻轻羞涩的脸颊,脸色不太好“妹妹,哥哥和你说那文成渊是省城太守的嫡出孙子。”

  苏轻轻原先的羞涩停顿在了脸上,而后化为了苦涩的笑意,苏蕴也明白弟弟话里的意思。

  看着苏轻轻难过的表情,拉了拉苏乘风的衣角,摇了摇头。“太守嫡出孙儿怎么了,若是你喜欢,就是那远在天边的辰王殿下我都给我妹妹摘下来。”

  辰王殿下做四皇子时候就极富有盛名,貌比潘安,才华横溢,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就连明日束的发簪和穿的衣服都有无数文人效仿,可想而知影响力。

  名流之风的典范。

  苏轻轻羞恼地看了姐姐一眼“这还是姐姐自己留着吧,我可不要,哥哥姐姐别担心,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和她碰到一起去的。”

  苏乘风呼出一口气,他是怕妹妹受苦,不过若是妹妹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再多多努力吧,让她的娘家能成为她最坚强的后盾,还有姐姐,以后定然给姐姐再找一个好夫婿,不再受苦。

  几人在县城没有其他的事情,何况这旅馆住的吃的也贵的很,不过是出来一趟,加上之前自己生病请大夫吃药,各个地方打点都快一两银子了,这花钱开销大的很,也没有逗留的心思。

  便决定休息一个晚上就回去了,苏蕴拿着红花油给苏轻轻抹着揉着,一个晚上就消去了一大半了。

  回了家里苏父和秋娘都很高兴,说是得好好洗尘一番,至于苏屹没回来,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提了。等到了苏蕴再去摆摊子那,苏轻轻和苏乘风才把这件事情偷偷说给了他们听。

  秋娘狠狠地拍桌子“养不熟的狼崽子,我好好的女儿家。”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苏父给秋娘擦眼泪。

  秋娘握住苏父的手“我可不能哭,到时候蕴姐儿回来更伤心了。”

  苏父握紧拳头,愤恨叹息道“走了就走了,以后在咱们家也不要提起这件事情,免得蕴姐儿伤心。”

  “对了乘风那王猎虎那里你也跑一趟说一说这件事情,。”

  “爹,我晓得了,我看姐姐这几日还是多了些笑颜的,说不定走出来了。”

  秋娘叹了一口气“也不是是真走出来,还是窝在心窝子里面,我想想心里就憋着一股气。”

  苏父拍着她的背,转移了话题

  “以后也少提”

  “乘风你虽然考试考完了但是还是得加紧功课,这日子选的也不好,偏偏秋闱是今年下场的。”

  “放心吧,我去外头了。”

  三年一次的乡试是在今年秋天,又称秋闱,而乘风若是此时过了童生还好些,届时参加院试若有机会可再入秋闱,可是哪里就是那么容易的。

  但是这又是要再等三年,秋娘想起了陈氏和许清,许清那孩子如今都二十又三了,如今还没有个孩子,还不是因为考试。

  不过这还是好的,毕竟许清那孩子是个聪明的也是个上进的,就连县城的县令都对许清赞赏有加。

  到时候要是明年春闱中了,那肯定前途肯定不可限量啊,也怪不得陈氏巴着,恨不得娶个公主回来给许清。

  房间只剩下了苏父和秋娘两人。

  “想什么呢?”苏父可看见了秋娘脸上的焦急之意。

  “你说咱们家三个孩子的姻缘这事你说说咋办啊?”

  “你这刚给蕴姐儿愤愤不平,又操心起了其他孩子的,这能咋办啊,蕴姐儿那里如今是不说了,轻轻倒是大了,乘风是不急的。”

  “哪里能不急,我可得早早去看了,别又是一个苏屹的什么的。”

  秋娘又急急道“没瞧见许清么?我可不是陈氏,若是早早给乘风哥儿定下来可好。”

  “哼,你说的倒是轻巧,轻轻嫁出去倒是简单,但是谁愿意嫁给咱们家的,姻缘三分靠天意,别难受了,我这心也跟着疼。”秋娘叹了一口,带着一股子的郁闷,睡过去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苏蕴找了秋娘和苏父说要好好办个两桌给轻轻做身体,苏轻轻也是推迟着说不用了,但是家里的人都奈何不了苏蕴。

  都说一家女百家求,但是这名声未尝不是哄抬出来的,苏蕴也不想说卖妹妹求荣,但是这苏轻轻不是也到了年纪了吗,只想让以后娶妹妹的看清楚了,我们苏老二家的虽然穷,但是极为看中闺女的。

  秋娘倒是同意了,也顺着她去了,苏蕴到了镇上最好的成衣店,挑了一件青白色的对襟襦裙,袖口都绣着好看的花朵,那是轻绸缎摸上去细腻柔滑比那棉衣都好写,苏蕴这就花了二两银子来扯布料来做都没得这么贵的,不过苏蕴很爽快地就买了下来。

  等到回了家,苏蕴就把这衣服拿了出来,苏轻轻震惊地看着她“姐姐,这么好的料子和衣服。”

  “姐姐特地买给你及笄那天穿的,还有这枚玉簪子,我瞧着配上去好看的很呢。”

  “姐,你,你这多浪费钱啊。”

  “只要是给我妹妹花的,就不算浪费,说是生辰其实也是你及笄的日子,去换上合不合身。”

  苏轻轻虽然埋怨她,但是眼中对这裙子喜欢却是瞒不住的,苏蕴笑了笑“娘,你进去帮他换换,这些衣服繁琐的紧呢。”

  过了一会儿苏轻轻就出来了,那青白色的对襟襦裙将轻轻的细腰勾勒了出来,苏轻轻皮肤白,这青色更是衬的白嫩,苏轻轻本就一幅小家碧玉,钟灵毓秀的模样,此时一看竟然比那富贵人家的女儿更好看了些,。

  三人皆是看呆了,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一打扮,镇上的谁比得上,就是蕴姐儿如今也逊色了几分啊。

  “好看,我的妹妹真好看,到时候插上玉簪会更好看,这裙子上我瞧着有些花纹还可以改,轻轻这几日就累些。”苏蕴摸了摸她的头。

  苏轻轻猛然投入苏蕴的怀中,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姐姐对我真好。”

  “到时候去镇蕴姐儿上买些红头绳回来,那日给轻轻好好绑绑头发。”这话是秋娘说的,她满意地摸了摸苏轻轻的头。

  “娘也好。”苏轻轻觉得心里暖和和,以前家里很穷哪里顾得上打扮啊,就是如今姐姐的意思,爹也好,哥哥也好。

  “等我日后赚了钱,这些的好料子,好东西都会有的。”

  “咱们全家都是信你的,可别累着了自己,咱们全家都不期盼着有个大富大贵的,只期盼着你好就好了。”

  “我晓得了。”

  苏轻轻的生辰请了两桌,请的都是周围好的亲戚朋友们的,刘家人在县城自然是请不到了,但是苏家就不好说了。

  家里的人自然不乐意了,虽说是分了出来,但是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的,不可能不请,不然就是让外人看了笑话。

  苏家人知道了这个消息,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了,苏老二家的日子如今是过的这么好了,一个女儿的及笄生辰礼都得办的这么大。

  而其中的刘小倩更是咬牙切齿,这苏家的幺女面子还真是大啊,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生辰及笄礼,想自己去年的及笄生辰的时候不过就是桌面上多了几道菜,但是这也是养母给自己的面子啊,毕竟大丫和二丫生辰就是加个鸡蛋而已。

  “爹娘我和你们一起去。”

  “行呢。”

  刘小倩勾了勾嘴角,县城的父亲前三个月送来的布匹,她让三嫂子做成了成衣,如今可不是有机会穿去了,苏老二家的小幺女,怎么可以比自己尊贵。

  刘小倩过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坐了下来,都盯着桌子上的吃食,居然还有不少肉,这倒是让苏家二老惊讶了,而且敲着色香味俱全呢,卖相比那镇上的酒楼都不遑多让,今日这一桌子是苏蕴和秋娘下厨做的,秋娘跟着苏蕴烹饪的方法也学了许多。

五月琉

ヾ(◍°∇°◍)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