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23章,摔倒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323 2020-05-25 22:11:11

  第二宫里头下了一道圣旨,朝堂和后宫的人一阵动荡,听说中宫的皇后今早还传了太医过去,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封了回来的辰王殿下为太子殿下,这可是很少的有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这皇位本来是应该这辰王殿下来坐的,但是如今偏让自己的亲哥哥来坐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反目成仇,而如今这一道圣旨,稳住了刚刚回来的辰王殿下,坐上那个位置谁还愿意下来呢。

  这消息传到了苏蕴这里,她这时正坐在一家的茶肆之中,听着这些趣事,不由地冷冷哼一声,她可是听说如今的皇帝和那辰王殿下差不了几岁呢,这皇位是世袭还是禅让呢?

  说不定等皇帝入土了,那辰王还有那个精力治理国家吗,反而皇帝的儿子肯定巴不得辰王早死了,但是这圣旨一出确实给了辰王实权,那辰王当初先皇帝属意他做皇帝,就不信手底下没什么人,这皇帝也真是敢啊。

  也许也是相互制约。

  这皇帝还真是厉害啊,这古人怎么弯弯绕绕这么多,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去那种地方的,勾心斗角哪里来的海阔天空自在啊。

  她如今只要一件事情了。

  苏轻轻和苏蕴一起送了苏乘风到考生院的门口“到了考场不要紧张,不管结果如何,家里人都是相信你的。”

  “今年考不过,过三年再考。”

  “等我进去,你们要快些回去吧,你们在这外头我也不放心的。”

  苏乘风看着苏轻轻和苏蕴,眼神坚定地往里面走了。

  都说比起考试的人,在外面等待考试的人明显内心更煎熬些,这童生试是这读书人的门槛,苏蕴紧张地握紧了双拳。

  “姐姐,你说哥哥能不能考的过去?”这一等的时间真是太艰难了。

  “别担心,咱们去前面茶肆坐着等着,快去吧,不然没位置了。”苏蕴握着她的手说道。

  苏蕴前世就是小职高出来的,如今倒是让自己感觉到了在小学考试时候的日子。

  杯子的茶一口没动,她看了一眼天边的太阳,时间差不多。

  官员们放了鞭炮,一些小老百姓有些凑热闹,有家长的都凑近了来看,看到了面上笑容的小官们就道一声“预祝老爷高中。”

  苏乘风出来的时候面色平静,自然没有得了这小官吏的祝贺,倒是一人急急忙忙地出来了面上带着狂喜之色,小官吏更是咧开嘴恭贺。

  只见那人向着一麻布木簪的人走了过去。

  “乘风,乘风,这会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苏乘风看着紧紧攥着他的手的小胖子“一切都还未尘埃落定,兄台到时候可莫要大喜大悲啊。”

  苏蕴和苏轻轻看着这一幕,他们倒是也想问这苏乘风考的好不好,可是被这小胖子截胡了。

  小胖子看着两个美若天仙,样貌与苏乘风微微相似的女孩,不由脸红道“是,是在下失礼了,只是这次的考题正好时苏兄先前与我们探讨的赋税之论,我当日迷迷糊糊听了苏兄一点,后来回来参谋了几日,想不到既然能在这考场上遇见,多亏苏兄。”

  苏蕴和苏轻轻对视一眼,眼中笑意蔓延开来。

  苏乘风对着那人笑道“若是此次高中,必然是兄台的本事,在下只是起了一个头而已,还是得靠着兄台的往日的学问。”

  小胖子大方笑道“都别客套了,乘风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是一个好消息,就好比抽查到的刚刚好是复习过的,成功的几率恐怕会更大些。

  三人表示庆祝特地在酒楼里面点了四个菜,这酒楼的菜很是不错,就是价格贵了些,苏蕴要了些女儿红来。

  反正也不多,苏蕴让大家都品尝几小杯,以前家里太冷了,苏父就会拿点酒,给孩子都喝一点,但是不多,可以暖身子用的。

  “要我说,这里的水煮鱼就是没有姐姐做的好吃,够味道。”

  “我想姐姐做的鱼了,等回去姐姐给我们做吧。”苏乘风刚刚稳重的模样消失全无。

  苏蕴看着两人“你们两个小馋鬼,算了,等我回去了买条鱼给你们做。”苏家如今的日子没有以前那么艰难了,鱼肉蛋什么的,隔几天吃上几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苏轻轻和苏乘风两人相视一笑,姐夫走了,姐姐身边最需要的就是陪伴。

  苏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轻轻的生辰,原先想着要好好办的,但是后来因为苏屹的事情给耽搁了,苏蕴想着回去得和爹娘好好说说这件事情。

  吃了一顿午饭,苏蕴想去县城上面逛一逛,就是找好的铺子,顺便打听一下周围的吃食,她想在这里立足赚钱就得别出心裁。

  她是卖那炸酱面的,但是一个铺子单单卖炸酱面又觉得低调,而县城的铺子她看过了好的地段的一百多平米的,一个月最少得要三两银子,那不是赚不了多少吗。

  这县城东西都比镇上的东西精致小巧许多,那吃食也是花样许多的,她下午吃的一顿午餐味道也是极好的,苏蕴走着走着就发现了一件事情,就是这里卖的面食不多。

  他们这里多数的餐馆子都是卖白米饭和饭菜的,要不然就是糕点的,苏蕴想起了之前的玫瑰酥,这里的糕点是真的做的不错香甜不腻味,还能闻见玫瑰味和前世的香精不同。这里的物价几乎都贵一些,但是也许是面粉供应多,这面粉的价格和镇上的差不多。

  做面一定得做面,除了做炸酱面,她又想到了两种面,一是砂锅面条,中国美食烹饪方式多种多样,但是砂锅烹饪的方式在这里就是极少的,而且砂锅味道极好,如今这乍暖还寒的时候正是最好。

  还有就是麻辣烫,想起前世的麻辣烫,哎呦那味道简直绝了,想来这时候镇上的香料应该也快到了吧。

  炸酱面,砂锅,麻辣烫,拿每拿出一样那都是金子似的,让人赚钱的点子,苏蕴想起那味道,不由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饿了。

  面馆,就做面馆的生意,肯定能爆火。

  既然她如今是要确定好要开面馆,这以后还有许多的事情做,比如这砂锅的锅子,她可以去陶瓷厂看看有没有这种材质的,还有这汤底香料磨碎调配这可以请爹娘帮忙。

  还要到时候铺子开张的话,做麻辣烫还有砂锅这些的配料像什么丸子啊还要自己提前做,做的这些用的粉条面条可以去买,食材不用担心,都是小铺子不用担心这些,到时候人多了肯定要人手。

  罢了如今不如先去看看这做砂锅的材料吧,苏蕴这一找就是一个下午,到了晚上苏轻轻和苏乘风看着苏蕴还没有回来,眉头不由地一皱。

  “哥哥,姐姐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不知道”

  苏乘风此时也不禁担忧了起来,外面这天都快要黑了,姐姐之前就遭遇过一次歹人的事情,这么一想更加坐立不安。

  “咱们风头找找,你往东街头我往西街尾,记住了一定要在一个时辰后在永济当铺集合,不然姐姐没找到,你丢了就不好了。”

  苏乘风认真地说道,苏轻轻点了点头。

  苏蕴找了一个下午总算找到了制作砂锅的店铺,谈妥了价钱说是一个二十文钱,苏蕴定了二十个,先付了定金,又说了要做成什么样式的,等到出了铺子门才发现天黑了下来,其实这会也不过晚上八点,在前世之中这还不算是夜生活开始的阶段呢。

  那边苏轻轻看着周围大大小小的铺子,心里越发觉得焦急,姐姐到底去哪里了,会不会和之前一样被歹人害了。

  黑色的幕布笼罩下来,街道静悄悄的,除了担心还有害怕。

  一不留神,跑步的时候脚崴了,加上心里的害怕眼眶就不禁红了,怎么办没找到姐姐还把自己弄伤了。

  苏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脚踝“我...我怎么这么没用啊。”

  今天正好时县城花灯铺子开的时候,花灯卖的便宜每个人的手上大约都有一盏花灯。

  此时她看到了一人月牙色的衣角落入了眼帘,紧接着是看到了红兔子眼的花灯,印着自己的面容,和自己如今的模样倒是有几分的相似。

  “手给我,倒是时时刻刻都遇见你,约莫是缘分。”

  苏轻轻听到了熟悉的清冽的声音,抬头,哽咽着声音“是...是你。”

  文成渊一愣,笑道“我们见过三次面了,不告诉你名字似乎不妥,我姓文,字成渊,你这是怎么了?”对面女子眼眶红红,不像之前那般带着小心试探之意,略显淡薄。

  “罢了,你先起来吧。”文成渊伸手拉她,苏轻轻愣了一下,男女授受不亲这道理自己还是懂的,于是便莽莽撞撞地站了起来。

  文成渊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刚刚的动作确实有些孟浪,只是他的心中似乎多的不是这一种的情绪,而是微微的遗憾。

  他看着嫩白的手掌心都是红痕,不算很重,脚步晃荡。

  “原来是脚崴了,罢了今儿倒是没事,来帮我拿着兔子灯,拿着呀。”

  苏轻轻不明所以,文成渊看着她疑惑的小模样觉得有些可爱“我背你去医馆,不然明天肿大了日后会更不方便”

  苏轻轻摇摇头“不要,我要去找姐姐,何况你是男子我是女子,这是不合适的。”

  这还是文成渊第一次主动要求背女孩子被拒绝了“你如今呆在这里就是给你拿失踪的姐姐添乱,不如我把你送回去,也许你姐姐就回来了。”

  “真,真的吗?”苏轻轻水汪汪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文成渊,倒是让文成渊不好意思了,他假装握拳咳了咳。

  “嗯,真的,快拿上兔子灯,不然到时候该让你姐姐等急了。”用姐姐压这小女孩正好。

  苏轻轻也不矫情了,他的身上很好闻有一股松竹香味,和哥哥的爹爹的都不一样,让人的心一下子就可以平静下来了。

五月琉

妹妹的感情线不会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