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21章,失去2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2990 2020-05-23 22:42:26

  苏蕴双手放在双耳前,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

  “原来是这样。”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没被判死刑就好。”苏蕴篡紧了自己的被子角。

  豆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眼角熏红,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人还在就没事的。

  “蕴姐儿咱们先不急,等到你病好的时候,咱们一起去县城啊。”苏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想必还要一周的时间才可以好,如今静养着才是关键。

  秋娘看着苏蕴睡下,静悄悄地走了出来,抹了一把的眼泪“本,本以为这日子马上就要好了,如今,这是老天来折煞我的么?可为何还要带着蕴姐儿一起。”

  苏父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没有什么事咱们过不去的啊”

  秋娘抹开了眼泪“马上就要府试了,到时候蕴姐儿养好了伤和乘风你一起去,去看看你姐夫,可千万别让你姐姐难过,这家里走不开身,到时候轻轻一起去。”

  苏轻轻和苏乘风郑重地点点头,如今家里重要的大事小事忽然之间都堆到一块去

  苏屹不在苏家了这件事情,不过几天,村里头的人都知道。

  而这时苏蕴被歹人带走,等到了半夜才被送回来,村里头也有些流言四起,听说这件事情动静闹得挺大的,苏屹失踪,苏蕴遇险。

  曾牛叔出口解释,那天他和苏蕴一块,不过是被歹人拳打脚踢的,哪里到毁了清白的境界,这苏蕴算是澄清了。

  苏蕴整个人奄奄的,听说了这件事情,曾牛叔虽然没它伤的重,但是毕竟是老人家了,这样为自己说话,苏蕴不可能不走一趟了。

  等到了能下地,她带了一只鱼过去,曾牛叔知道那天的情况于是就没问苏屹的事情,转而问对方的伤势,苏父秋娘他们也避讳着苏蕴说这些,只是一味地劝他宽心。

  苏蕴回到家里,爹娘都在看苏乘风身上的东西,苏乘风要大考这可是是件大事,两人叮嘱三人明天去县城的时候一定得多小心些,儿行千里母担忧,到了快十点时苏蕴才回到了屋子里,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自己的那个小相公在牢房睡得好不好,里面是不是有很多的蟑螂老鼠咬他,苏蕴不由有些担忧,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恨不得如今就飞到了那牢房去看他。

  此时灰暗的牢房之中,十分热闹,几个侍卫簇拥在那穿着青色官服的县令身旁

  “听说阁下有殿下的消息?”

  苏屹,哦不对应该要叫尉迟屹睁开眼睛,露出与平时不一样的锋芒,那墨色瞳孔如深渊一般深不可测,身上不由地散发出一股的气势,那是上位者才有的气息,让人从骨子里臣服和害怕。

  尉迟屹轻微地扯开嘴角,眼中没有多少笑意,他慢慢抬头,眼神一凝。“怎么,本王都不认识了吗?”

  县令看着他,脑子就像一团的浆糊一样,心里十分疑惑。

  她之前有看过四皇子的画像,哦不对现在应该说是辰王,辰字乃是帝王之称也是当今陛下赐予这位兄弟的最大的尊贵。

  县令忽然觉得有些像“你,你是辰王殿下?可...可有什么证据证明。”

  尉迟屹拿下脖子上的牌子,上面一个屹字,丢给了县令。

  那县令害怕地去接,这要是真的是辰王殿下,那牌子可千千万万是不能碎掉的啊。

  县令拿了下来一看,看了眼在牢房里面的人,眉眼七八分相似,又有这玉佩子。

  这大概是假不了,对方也不敢骗自己,他战战兢兢地立马跪了下来“辰,辰王殿下,小的有眼无珠。”

  “还不快给殿下开门。”

  尉迟屹拍了拍身子起身“给我安排笔墨纸砚”

  这县令顶多就是个八品大的芝麻官,此时更是心惊胆战“是,是。”

  不过两日,京城里面便来了一对的人马,尉迟屹让他们先不要声张,他已经离开京中半年的时间了,先皇去世的几日他远在边塞,驾崩后三天自己才快马加鞭赶回来。

  尉迟屹是前皇后的嫡子,先皇虽未曾明面上地表明过这皇位是谁的,但是大家都知道是这位四皇子的,而去边塞是他的最后一关,可是他的父皇却等不到自己回来了。

  他途中遇害,才知道父皇早早就给自己传了圣旨回宫,可惜那时已经身陷囹圄了,如今上位的是他的二哥,当今太后也是抚养自己和二哥长大的贵妃。

  尉迟屹皱了皱眉头,联合两件事,都像是这贵妃和二皇子的联合策划的,可是他却不相信这真的,毕竟两人的性情,自己也是清楚一二的。

  他叫了自己单独的卫队来,并没有惊动宫里头,但是恐怕这消息马上就会传到京城里头去了,而他如今能做的就是早早离开这个地方,让上面的查不到这里来。

  他在这里生活几乎半年时间,不管二哥有没有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如今那把龙椅上坐的都是他,这里的人,一切都会是他的软肋。

  尉迟屹扣着桌面,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阿雍。”

  “属下在。”

  “去钱庄去一千两的银票子来,顺便把县令叫进来。”他摸了摸自己的鼻梁,眼神之间有些烦躁。

  名字叫阿雍的男子惊讶地看了他主子一眼,但是没有多问,主子做事自然有主子的道理。

  不过让他惊讶的是主子爷居然有忧心的事情了,要知道在边塞五万大军压迫的时候,主子爷都还在和自己谈笑风生呢,想必这一定是件大事。

  回想在刚刚的事情,尉迟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侍女有些害怕紧张地送上茶盏“殿下,喝茶。”

  尉迟屹手指在桌面上刻画出两个字,苏蕴。

  声音有些冷淡“退下去吧。”

  侍女如获新生,赶紧出去。

  尉迟屹揉了揉眉骨,他与她终究不是同路人,她那样的身份就是送到了王府也不能做王妃,反而限制了她的身份自由,不如送些银子,也算是自己在她家时候的她们的照拂。

  他忽然想起她那哥哥,若是到了殿试,他会让他在其中有一席之地的。

  只是回想起那些耳鬓厮磨,同床共枕的日子,他却有些犹豫了。

  尉迟屹把一千两的银票给了县令“若是有人找到了我,把银票给他们,不要告诉他们我真实身份,只说我是找到了家人走了。”

  尉迟屹看着他,顿了顿说道“这江州的知府听说马上就要进京赴任了,恐怕江州城要重整,若是你好好做事,我倒是可以为你安排一番。”

  “属下一定好好办事。”县令一把跪了下来,这是滔天的富贵了,县令激动地面红耳赤。

  尉迟屹解决了这边事情,便要离开这地了,想到这竟然还有些不舍。

  从小,父君教会教自己为人,为君,为皇的道理,生命立命,社稷绝学,君臣谋略。

  也不知当初自己呼唤娘子的那个人如今在做什么,罢了,想什么也不会想自己的,不过就当自己是一个傻子罢了。

  尉迟屹走到了那书案上写了几个字,只是最后一个送停顿了久了些。

  “殿下,改启程了。”

  “走吧。”尉迟屹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丝目光是柔情。

  只是,它不停留在这里。

  苏蕴来到了镇子上,她在这里先租了客栈,她如今可是一刻都等不及要去看看苏屹了,但是怎么着也得安顿的好再说。

  她顺着旅舍望下去,这县城是比镇上繁华了许多,只见一排精神的好马儿从下面飞奔而过,苏蕴来了几分兴致,那带头的红色马匹更是不可多见的马儿,就像是车子中的兰博基尼,开在繁华的小镇。

  苏蕴啧啧啧地两声,便不再看了。

  “姐,我收拾好了,走吧我们去看看姐夫吧。”苏轻轻看着她姐姐镇定的样子,心里肯定着急了。

  “唉,好。”苏蕴这会带了全部的银子,有银子再身可不是方便一些,到时候要是苏屹有什么难处,也好托那些狱卒照应照应不是。

  苏蕴走到了县衙府邸,说了自己想找的人,她这还没说自己相公冤枉的呢,那县令就好声好气地伺候了他们一桌子。

  苏蕴苏轻轻苏乘风三人有些迷惑。

  “苏姑娘啊,是这样的啊,你的这位公子已经找到了家眷,这是他给你的一千两银子,还有这字条,想必你自个心里也清楚了。”

  苏蕴微笑的表情一下子愣在原地“这位公子可是叫苏屹。”

  县令弯腰笑道“是的,是的,有个单字的屹字。”

  苏亲戚扯着苏蕴,只见苏蕴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他,他想起来了么?”

  “是啊,姑娘肯定是这位公子的贵人啊,你看,一千两银票啊,恐怕这一辈子姑娘也是衣食无忧了。”

  苏蕴看着桌面上的山珍海味一时间没了味道,而苏轻轻苏乘风却是一脸担忧地看着苏蕴

  “姐姐,姐姐,没事。”

  苏蕴这里愣怔只是两秒,两秒过后立马朝着县令堆起了笑容。自己的弟弟不还要科考吗,失态了,就不好了。

  县令一脸高兴“你们真是我的贵人,我有这还有事呢,就先走了,苏姑娘可以先用着。”

  县令转头道“苏姑娘,这位公子是位贵人,苏小姐碰上也是三生有幸了。”

  苏轻轻破口大骂,眼中蓄满泪水“什么三生有幸,就是个烂货,我姐姐...我姐姐对她那么好”

  苏乘风愤恨地上去,被苏蕴拦截了下来。

  苏蕴落落大方地行了一个礼数“既然大人有事,我们也不便多打扰了。”

  苏蕴走出了衙门,眼中的笑意只剩下了冰冷,手中的一千两的银票被她撕成碎纸。

  那张留个自己的字条上落下四个龙飞凤舞的字,已走勿念,苏蕴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寓意“走吧”

  从镇上,带着伤远远地赶过来,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钱,她就算如今没有,日后也有有的。

  “姐姐,姐姐,是他对不起姐姐。”

  “我没有姐夫。”

  苏蕴勾起一抹冷讽的笑容,抱住了他们,眼中一颗泪水滑落下来。

  再后来没有那个傻子相公的时候,她一个人睡觉,被窝会冷,有时候做梦会他,梦到他清澈的眼神望着她叫她娘子,灶台上做饭的时候腰间总是缺了一双环住她的手。

  曾经苏蕴曾是他的全世界,原来也渐渐变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他离开了,甚至不知道他家住何处,所唤何名字,她却要开始渐渐尝试没有了他的日子,这人,何其残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