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20章,失去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88 2020-05-22 22:00:00

  手中的瓜子不由地洒落了一路,那青石壁上还挂着自己手上的红皮筋,苏蕴不动声色地做完一切。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乖乖的,要不然有你好受的。”苏蕴手腕上的麻绳勒出一条红痕

  “这可是好皮子,我可是一点都不想下重手呢。”几人低低地笑了起来。

  曾牛叔久久等不到人,原地踱步心急道“蕴姐儿肯定出事了,平日要是有什么事情肯定会和我说的,不会这么晚不回来,虎儿你骑着牛车去和苏老二家的说一声。”

  曾虎看着曾牛叔,嘴唇微微颤抖,曾牛叔看着他“没事,快去吧。”

  “爷爷,你也小心些。”

  曾牛叔好歹也有几分的力气,总比曾虎去找人好。

  苏蕴被绑到了一个隐蔽的破地方。

  她依着故事的桥段,一脸惊恐“你们,你们是谁,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要干什么。”

  三人恐怕都是混子,不好好做事情,又没钱,所以找不到老婆,整天在街上晃悠的。

  “小娘子,我们日思夜想了你好几天了。”

  “我的眼睛就没从你的身上离开过,真美啊。”

  苏蕴看着他凑近了,闻到了一股酒味道,为首的男人首先打了个酒嗝。

  “本来只想在摊子上看着你扭来扭去的,但是,爷今天喝了酒,就有些忍不住了。”

  苏蕴心里一阵恶寒,这些人天天意淫自己,怎么可能会高兴。

  她想着自己原先卖板栗饼,摆摊子的时候上也有人骚扰,但是都在自己说了有相公之后只好歇住了手。

  苏蕴看着马上落下了的咸猪手,三个人自己根本打不过。

  只能先拖一拖,这地方虽然靠镇上远,偏僻,但是靠村里还是比较近的,她得拖。

  于是不由地露出了几分勉强的笑意,勾唇美丽的样子让三人看呆了“哎呦,仙...仙女。”

  苏蕴放了声音道,低声诱哄道“你们看,我好歹也是好人家的女儿不是,哪能真的在这小巷子之中草草解决了。”

  三人一阵被迷惑地一阵点头“对对对。”

  “我也不奢求你们放了我,前头有个破落的寺庙,不如我们去前头如何。”

  从这里倒寺庙可是要半个时辰的时间,而那寺庙也刚刚好是会村里的必经之路。

  苏蕴看着喝了酒以后脑子不太好的三个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呢,几位爷还不快赶紧的呀。”

  三人喝了酒,手摸上她的脸“美人先给爷香一个。”

  苏蕴恶寒地躲开“诶,时间可不等人,还不上路啊,最好都是留到最后的,我们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呢。”

  三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那婆娘说的果然没错,你那傻子相公果然满足不了你。”

  三人说的话让苏蕴眉头一皱,镇上的人知道自己有个相公不假,但是却是极少人知道那是个傻子的,到底是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

  过了半个时辰,苏蕴一顿磨蹭才到了这地方来的,那三人早就急不可耐,想要去解开苏蕴的衣裳,苏蕴一个转身,眼神瞬间转为狠厉。

  乘其不备,踢倒了一个摇摇晃晃的醉汉。

  “呦,这个婆娘居然敢骗我们,小狐狸,还学人家变脸呢。”

  “是个厉害的妖精,力气还挺大的,可还不是逃不过我们哥三个的手掌心”

  三人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看到了苏蕴的转变。

  “想拖延时间可没门,诶,别跑啊。”

  苏蕴看着来的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尖锐的牙齿,刺破肌肤,那为首的男的手臂被她咬的血肉模糊,当真是可怕至极。

  “你这个死女人,居然敢咬我。”男人抽出匕首,他自然不舍得朝着她的脸上划去,而是划破了他左右两个手臂,白嫩的肌肤瞬间露了出来,男人摩挲着嘴唇,眼神猩红,这副样子他更喜欢。

  苏蕴看着三人,使出浑身解数来扭动身子双脚踢开两人。

  “呦,打了大哥还踢打我们两人呢,这小脾气,我喜欢啊,不过也得好好地调教一番”男人把她狠狠地踢开。只见到破庙外,细细嘘嘘传来一阵脚步声。

  “大...大哥有人来了。”

  “蕴,蕴姐儿,你没事吧。”曾牛叔一眼就看到了身受重伤的苏蕴,苏蕴摇了摇。

  “怕什么,不过就是个老不死的,解决了就行。”

  “可....可,是咱们以前没杀过人啊。”其余两人担心地看着为首的老大。

  为首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如今就是放他们出去,我们也是做牢的份儿了,不如直接杀了毁尸灭迹。”

  趁着说话的期间,曾牛书给她偷偷解绑。

  “想跑”只见男人往苏蕴脚踝上踢了一脚,苏蕴一时不察,另外两个男人用刀子抵着曾牛叔。

  苏蕴看着靠近的曾牛叔心脏的位置的刀刃,想都不想,用头狠狠撞开为首人,刀在她雪白的脖颈留下血痕,触目惊心。

  “曾牛叔,没事吧。”

  “蕴姐儿,我走的时候已经叫曾虎叫人来了,你们这群人就等着死吧。”曾牛叔说道,那三人瞪大了双眼,顿时有些心如死灰。

  “如...如今怎么办啊?咱们不然先杀了他们”看着苏蕴不堪一击样子,为首老大眼中流露嗜血的眼神,用大拇指撇了撇嘴唇。

  “大哥,来不及了,我和二哥先走了。”后面两人明显怂了。

  “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人来了。”

  “大哥,快,快从窗户跑出去。”

  三人收起刀子赶紧跑出了破落的庙宇之处,他们的动作已经慢了。

  这时几位藏青色统一服装的人把三人押解了下来。

  苏蕴被拳打脚踢刚刚憋着一股气,这会看见是衙门的人来了,顿时放松下来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大,大人饶命啊。”

  “有人报案你们故意拐卖杀人罪证,跟着我们走一趟吧。”

  侍卫回首对满脸泪痕的秋娘和十分担忧神色的苏父拱了拱手,却见旁边一位颜色极好的男子眼中却是半点担忧也没有。

  侍卫们听说是躺在地下的女人的夫君,可惜了,是个傻子。

  苏屹的眼中是不可置信和疑惑,瞳孔渐渐放大,疑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半血人,他的娘子怎么睡着了。

  他摸了一把她后脑勺,温热的,猩红的,血,

  她会很痛的,苏屹抿着嘴唇。

  “娘子,娘子”苏屹低低地喊到。

  苏父看着他说道“阿屹别担心,蕴姐儿只是被贼人害了。”

  秋娘也过来拉着跪在地上的苏屹“阿屹别怕啊,蕴姐儿会没事的,她很快就醒来的,咱们一家人都会好好的啊。”

  哦对了是被那三个贼人害的。

  苏屹转头看向秋娘,原本澄澈透亮的双眼染上了一层额迷雾,让人捉摸不定“是不是有人打了蕴姐儿,她是不是很痛所以睡着了。”

  秋娘点点头,苏屹继续问道“那为什么,不杀了他们?像娘子一样躺着呢?”

  “为什么不呢?”

  苏屹蓦然转头,刚刚的还带着稚气的眼神,完全凌冽了起来,带着冷漠傲然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那三个侍卫也不知为何被这一眼扫到,居然生了跪下来的心思,顿时有些难堪地彼此看看对方。

  不只三个侍卫,就连押解的三人都不禁有些惧怕,不是说这是个傻子吗?怎么会流露出这样的气息“你,你,别过来”

  这个问题不会有人回答他们了,他们也不会问出口。

  几人愣神之间,就看到苏屹起身,快速抽出几个侍卫手上的佩剑。

  “你要干什么?”

  “阿屹,你...”

  然后一片刀光剑影之间,破庙上墙壁多了好几道的血痕,而这紧紧就是在一秒内发生的事情。

  有人的功夫竟然能好到这样的地步,他站起的那一刻和刀落下的那一刻几乎可以无缝地连接在一起,秋娘和苏父更是瞪大了双眼“阿,阿屹,你,你杀人了。”

  苏屹眼神之中又带了几分迷茫,看着墙壁上的血和倒下的人,血色,红色,眼前忽然出现千军万马,刀光剑影。

  一个跪在他面前“先皇,驾崩了。”

  而后铺天盖地的疼痛袭了上来,最后竟然是和苏蕴一般晕了过去。

  “苏屹,苏屹。”

  “阿屹...”

  秋娘赶紧爬过看他,可惜三个侍卫挡在了她的面前“这个人杀了人,你们不能留,我们就先带走了。”

  秋娘和苏父的脸一下子白了,拉着他们的手,嘴唇颤抖道

  “他还没醒来啊,大人,大人,这会被判多少刑罚?”

  “不知晓,一切由着县令大人决定,如今暂时带回去关押。”秋娘一下子茫然地坐在了地板上。

  豆大的眼泪落了下来“这,这可怎么办呢?我怎么和蕴姐儿交待啊,怎么办啊。”

  苏蕴醒来是在第二天早上了,苏乘风也回来了一趟,看到她醒了眼眶就红了。

  苏蕴看着自己被包的像个粽子的样子,莫名有些好笑,脖子还有些痛。

  看到大家悲愤的氛围,笑道“娘,我没事的啦,不过就是皮外伤修养几日不就好了。”

  秋娘看着她终究是忍不住别过脸到一旁去了,掩着帕子哭泣着,苏蕴安抚了她两下,看着周围的人,独独不见到往日呼唤她娘子的苏屹

  “娘,苏屹呢?我今儿怎么没有看见他。”苏蕴说完这句话原本哭泣和呜咽声也停了下来。

  秋娘握着她的手,美眸中透着坚定“蕴姐儿,娘和你说件事,你可千万受得住。”

  苏蕴看着她如此决然的神色的,心里有了不好的想法,抿紧嘴唇“是不是苏屹出了什么事情?”

  秋娘手指微微颤抖,弱弱地点了点头“苏屹他杀人了。”

  苏蕴瞪大了双眼,怎,怎么可能,他那小傻子相公会杀人。

  而原先的苏乘风也是不知道的,这会听说杀了三个人,眼中出现焦急之色“按照咱们大金朝的律法,可是得坐半辈子牢的呀。”

  苏蕴稳了稳神,镇定地看着秋娘,只是她手中紧紧攥着的被子泄露了她的情绪“娘,你慢慢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日官家侍卫和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晕了过去,而阿屹就像是发狂了一般,瞬间把官家人手上害你的三人给锁了喉,而后也晕了过去,如今人带到县城上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