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9章,玉簪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91 2020-05-21 22:00:00

  倒是苏蕴冷冷一笑“婶儿,你不是要买吗?你这没钱,还在这里充大款,可真是丢死人了。”

  李氏和苏蕴的争持,刚刚大家也是看到,顿时一众不屑的眼光看来了。

  苏蕴走到掌柜的面前“掌柜的,你看着簪子我要送我妹妹做及笄的礼物,能不能找个好看的盒子包起来。”

  掌柜的以为这玉簪子卖不出去,听到了苏蕴的满心欢喜“你可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姐了,等着,我去给你找个好的红木盒子包着去。”

  “多谢掌柜的。”

  李氏顿时一阵气急败坏,周围的人还在看着自己的,羞的立马走了出去。

  “那样好的东西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买了下来。”听说还是给他们家的二姑娘做及笄用的,可是农村的姑娘哪里用得着这些的礼数,还真是大方嗯,自己大婚时候的簪子还只是镶银珠子的,想着这心肝又疼了起来。

  李氏走到深巷子之处,这里最是安静的,所有一些人的声音也偷偷地让人听见了。

  “你说来东街卖面条的那姑娘,还真是漂亮啊,皮肤又白又嫩滑,身材也好。”

  “主要是长得就一幅神仙的样子,要是能和她快活快活,哥们几个死也值得了。”

  “可惜听说人家有相公了,要是没相公,准让她尝尝我们的厉害。”围在一起的三个男人淫邪地笑了起来。

  李氏看了过去,眼珠子转了转走了出来“哎呦,哥几个说什么呢?”

  三人一时间紧张地看着她“你是谁,刚刚可是听到了什么。”

  “放心啊,你们刚刚可是在说东街摆摊子的那小娘子。”三人点点头“你什么企图,想送我们去报官府吗?”三人略有些紧张,这里治安还是不错,他们平日里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要是被抓了,肯定还要处罚以前更多的事情了。

  “放心,我只是过来告诉你们,你们心中的那位的小仙女的夫君是个傻子。”

  “傻,傻子?”几人冷笑,不由有些惊讶,怎么说那样好的姑娘也得配上好一点的人家啊。

  “是啊,所以说,你们想不想帮助她脱离苦海,或者说你觉得你还不如那个傻子?我这里还可以告诉你们她尝尝去的几个地方。”

  “你,你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三人警惕地看着她,但是心中已经默默地将小娘子经常去的地点记了下来。

  “自然是想帮助你们,也帮助那小娘子脱离苦海啊。”李氏才不会真的傻傻地告诉他们自己是苏蕴的婶儿,要是后面真出了事情查到了自己的身份,可不就是玩火自焚了。

  苏蕴那头得了玉簪子就不多在镇上逗留了,苏蕴和秋娘还有苏父说了今天去府邸的事情,只说弟弟读书辛苦了,那柳语萱的事情并没有提起。

  “你弟弟这马上就要考试了,得花几个钱请人家吃酒,还有马车的事情。”秋娘是识字的,苏乘风的开蒙识字都从秋娘这里来的,她的父亲以前是县令,也算是个八品芝麻官,走过科考的道路,如今这些外面的事情她也能应付的来。

  就是这童生考试都是要人担保的,而秀才这村里不是正好有一位么,秋娘却没打算去人家,就是多花几个钱也不能叫曾经给女儿受气的人弯腰。

  苏蕴拉着她一顿娇嗔,可爱的模样,她女儿就是没落水之前人也是冰冷冷,如今看她这样颇有些愉悦

  苏蕴也顺势说道“娘,女儿手底下还有些嫌钱,若是哥哥这会中了,咱们就把房子好好修修如何。”她之前提过给家里翻修一番,可惜两人都不同意的,说是不能用自己的钱。

  秋娘看她认真请求的模样点了点头,她家的哥儿有几个本事,若是真的中了那就好好翻修一番也无妨的,总归以后轻轻还要嫁人,乘风还要娶媳妇的。

  想到这里,秋娘的眉头微微地一皱,这乘风再拖个几年倒是无妨的,可惜这轻轻马上就要及笄该如何是好。

  次日苏蕴还是一如既往去镇上摆摊子了,自己过去的时候早早就有一人在那里等候了,苏蕴定睛一看,这人倒是眼熟“胡掌柜,你怎么在这里?”

  “蕴姐儿,我的好姐儿哦,你可乖乖坐下,我说一事给你听听。”胡掌柜满脸红光喜悦过剩之色。

  “你前些日子不是拖舍妹给我家闺女缝制绣鞋和手帕了么,我这里有个大生意,我闺女结婚那一日,我家省城府州的亲戚也来,是那江州知府太守府的人。”想不到这胡掌柜居然还认识这知府的人,知府可是从四品的大官呢,他们这镇上不入流的小官倒是有几个,那八品之前可是都没有的。

  要说苏蕴怎么知道,主要是因为这江州知府文老太爷实在打眼,这人就是因为行事颇为光明磊落,和朝堂上的那群人合不来,才被外放了出来。

  而且但凡这种官宦世家,小妾肯定不少,但是文老太爷就只有一个正妻,说是娶了太多反而闹得家宅不宁,所以导致江州有一条的规训,成亲十年无后不可纳妾。

  “江州知府二老爷的二太太那日赶了过来,说那帕子绣的精致,托了我办事,要几个的帕子,给了我足足十两的银子。”苏蕴不由吸了一口气,十两银子说给就给出去了,还真当是富贵人家的做派。

  苏蕴眼珠子转了转“胡掌柜,这样这手帕这事我给你应下了,至于这钱嘛,想必送到那知府上去恐怕还要劳烦不少的车马费,不如你拿一半走,替我找些料子来其余权当路费如何。”

  胡掌柜眼睛瞪大“这,这。”

  苏蕴笑道“胡掌柜,实不相瞒我这是有私心的,你见多识广,看到的东西肯定比我多,我家妹妹就是花纹绣的再好,若是那料子寻得不好可不就是冲撞了贵人,”苏蕴这句话悄悄地捧了那胡掌柜,那胡展柜一听眼睛笑的都快眯成缝了,应了下来。

  做手帕哪里费的那么多的布料,苏蕴那是明晃晃地给了他五两银子,偏偏还说着正经话,胡掌柜心里舒坦了。

  而实际苏蕴也有考量,她如今接触到的好料子却是不多,而做手帕买料子的话,那是势必要半匹一匹的买,又要挑好料子,这十两银子如何够。

  她如今多给了他些钱,一是让人家心里舒坦些好好办事,以后还有这样活上点心。

  二是她有自己的考量若是妹妹的绣工手艺好的话,不如以自我为品牌推销出去,而胡掌柜也能作为中间的承载人。

  胡掌柜开开心心地回去了,苏蕴坐了下来与苏轻轻说了这件事情,曾虎也在一旁听着,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这苏家的两姐妹怎么都这么有本事呢,以后一定得抱好这两位的大腿,绝对能混出个名堂出来。

  苏轻轻这次接到的单子比上次的大,但是没有了眼中怀疑,而是眼神坚定,那是一种被肯定全身都在闪闪发光的美丽。

  “明天就不要来了,我家妹妹这双巧手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你可别不听姐姐的话啊,你想想是在这里守着每天二百文钱卖要紧还是那五两银子要紧。”

  “摊子会不会忙不过来?”

  苏轻轻抿了抿唇,又道“摊子上三个人本就不够用了,我要是再走开。”

  苏蕴拍着她的手“这你放心好了,你姐姐还怕找不到帮手吗?”一旁的曾虎竖起了耳朵,把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面。

  苏蕴早就不想让苏轻轻和自己一起出来了,她已经出阁了,而苏轻轻不一样,村里面有些人已经开始说闲话了。

  苏轻轻只好点点头“姐姐,我想了想那五两银子得来了不如就放在你那里,我手上还有一两银子傍身的,而且平时都用不到它的,姐姐拿去做大事用。”

  苏轻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拉着她撒娇道“姐姐”

  好吧苏蕴其实是个妹控,放在自己这里到时候她要是嫁出去就给她添嫁妆用。

  而苏轻轻这一走也确实免于一场的灾祸。

  次日一早,苏轻轻没和大姐一起去镇上,在家里整理起了苏乘风去县城的东西,在家里整顿怎么绣法。

  苏蕴和往常一样摆摊收摊,她收完摊子以后管惯例会去面粉铺子看一看,顺便去香料铺子看看,她之前在这香料铺子看到了茴香,八角,孜然那香料铺子掌柜说每个月都会进一批货,苏蕴今天依旧往常去看看。

  那老板依旧摇了摇头,说还得再等等。

  “怎么还需要等”苏蕴皱着眉头问道

  “还不是宫里头出了事情,说是一位贵人还没找回来,就让人加紧了海关的把守,所以这些货都迟了许久。”

  这掌柜的抓了一把瓜子给她,表示歉意,苏蕴诧异地看着他“那还真是个贵人呢,居然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去找。”苏蕴说完这一句就走了出去。

  那掌柜的在原地也是摇了摇头“可不是呢,要是真找了回来,这天还真是要变了。”

  苏蕴愉悦地磕着瓜子打算回去了,只是走到一半她忽然顿了顿了,后面跟着有人,苏蕴假装在买西洋镜的面前问了问。

  只见西洋镜之中倒影出三个人的脚印,步伐一致小心翼翼,是男子,鞋子微破,若是此时回去必定穿过小巷,可是大哄大叫让人来救,又没有证据,幸好没有叫轻轻跟过来。

  苏蕴此时也是心急如焚,她可没有一般穿越女子的绝世武功,也没有超高的智商,如今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偷偷叫人来救。

  她走路的步伐越来越快,最后飞快地跑了起来。

  “救...”苏蕴正打算喊救命的时候。

  可惜当一把刀抵在自己腰上的时候,割破了衣裳,锋利冰冷的的刀刃贴在自己腰间皮肤上,苏蕴就知道晚了,没说一句话,跟着他们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