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8章,弟媳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165 2020-05-20 22:00:00

  “王大哥说只要睡在一张床上,很快就会有小宝宝了,娘子的肚子里面肯定马上就会有小宝宝了。”苏屹说着,好奇地摸着她的肚子,仿佛里面真的有小生命的存在。

  苏蕴整张脸变得通红,看着曾牛叔调笑的神情,佯装愤怒“阿屹。”

  苏屹只觉得面前的女人又是另外一种面若桃花之春色,水中蒙上潋滟的色彩,红唇轻启,脸颊腮红,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明艳色彩。

  苏蕴只觉得温热的唇印落在了她的脸上,随后落下了一声低沉,撩人的声音“娘子,你真好看。”

  苏蕴脸上的温度直到镇上才消了下来,但是一直不敢去直视苏屹的眼睛,刚刚他看她的那一秒,若是多看一秒,怕是就会沉沦在那片的深渊之中。

  “娘子小宝宝怎么办?”

  苏蕴撇过头,闷声道“你自己生吧。”

  苏蕴上次来过这里,经过学堂里面的一个学生的介绍,苏蕴顺利地走到了苏乘风住的住地方的前厅,男子的舍楼自己毕竟不好进去。

  只是这次她看到苏乘风进来并不是从舍楼出来,而是从舍楼后面的小树林走来,苏蕴正欲打招呼,就看到一穿着上白下青荷叶袖底的袄裙女子出现。

  看不清楚脸,但是她穿的极好,头上梳着发髻,和他们这种一直随意挽发的不同,上面还有一个镇上如今时髦的绢花簪子,苏蕴叫人声音,同时给了苏屹一个禁声的手势。

  苏屹点点头。

  苏蕴转到他们的后面去,只见他的那位好弟弟居然是拉着那姑娘的手,而如今凑近了看,有些惊讶。

  这姑娘正是这私塾柳老先生的独女,姓柳名语萱,而她之所以知道她还是因为原主的记忆,她与这柳语萱同岁,她当初为了许清不嫁人,还运用了那镇上最好的女儿家与自己同岁不是也不嫁人的典故了吗。

  想不到苏乘风这小子居然还好这一口,姐弟恋,还瞒得好好的,爹娘给他说媳妇的时候,都被他打马虎眼过去了,这小子行啊。

  柳语萱一双杏仁眼哭成了核桃“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愿意守着你的是我,你凭什么叫我放弃,何况我从来不介意这些。”

  “语萱,对不起,在这镇上你是顶好的女儿家,我,我配不上你。”苏乘风说着,握紧双拳把脸别到一旁去了。

  “然不成你真的嫌弃我的年龄大?”

  苏乘风赶紧摇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什么意思?然不成真的让我听我爹的安排?”

  “若,若他真的比我好。”苏乘风似乎鼓足了勇气回答,回报的却是对面女子伤心泪绝地跑开了。等人走后,苏乘风蹲着草丛上,双眼微红,两个拳头紧紧握着。

  忽然肩膀上传来了一阵的触碰触,苏乘风惊喜回头

  “语萱,你,姐,姐夫你怎么来了。”

  苏蕴一脸八卦地看着他

  “刚刚那个是柳先生的女儿吧。”

  “刚刚的事情我可是知道了,今日家里做祭日爹娘惦记着你读书辛苦,让我送些东西来给你吃的,走吧我们进去说。”

  苏乘风的心一颤,眼中闪过心虚,仿佛苏蕴见到的高中生早恋被发现时候那般“乘风走啦。”

  苏乘风的情绪十分低迷,刚刚不知道他姐听到了多少,算了瞒着不如索性都告诉了出来。

  苏乘风和柳语萱相识于一年前,两人一年的时间彼此暗生情愫了,可惜柳语萱过了年就十八了,本来早该成亲了,柳老先生是老来得女,哪能养一辈子啊,他爹一着急就瞒着女儿给柳语萱找了个归宿。

  苏乘风喜欢她,但是更想考取功名,他们家如今过的拮据,这柳语萱嫁了过去也是受苦,就想放弃心爱人去成亲。

  苏蕴认真地听着看着苏乘风颓败的神色“你可有说过要娶她的话?”

  苏乘风摇摇头“你也知道咱们家那个情况,我又没有功名在身,有什么资格呢?”说着拿起苏蕴带来的杨梅酒,痛饮一杯。

  “依我看,这是是你的不对,你可曾想过她已经十八岁了,得顶着多大的流言蜚语和压力和你在一起,你想着这些,却不知人家只想和你在一起。另外,我姑且问你,你对自己考取功名可有信心?”

  苏乘风点点头“我虽不敢说的太满,但是十之八九肯定是有的。”

  “弟弟啊,你看,你都如此说了,就证明你有那个考取功名的能力,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你那钟爱的姑娘却是错过一时,那便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苏乘风的手一下子顿住了“她身为女子,承受如此多重负,我实在不忍,放她去又有何不好,不至于跟着我受苦受累。”

  “你怎知她想要的是什么,有句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她或许只想要你臂中的港湾呢?”

  苏蕴看着他“弟弟,你不妨找她问个明白,告诉她你的想法,若你们两个真心喜欢,便没有什么难关是过不了的。”

  苏乘风迷茫眼神仿佛越来越多束的眼神透了进来“姐姐,谢谢你。她,她是个好姑娘。”苏乘风脸红说道

  “这还没进门就替人说上话了,你如今好好准备考试,这件事情我就不掺和了,由着你自己告诉娘,但是只一点,可千万别让人家等的太久了。”

  “多谢姐姐。”苏蕴看着他面对饭菜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笑了笑“这些都是娘拿来的,到时候你自己送到夫子那里去。”

  “诶,我晓得,麻烦姐姐,还有姐夫跑这一趟了。”

  苏蕴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是一家人,读书都读成这样文绉绉的性子可不好。”

  苏蕴不便多留,就走了。苏乘风打开食盒盖子,里面装了烙饼,还有鸡肉汤,白米饭,一些鱼,敲着还是温热的,想必包的时候肯定用了心。

  家里人如此厚待他,刚刚家里人过来也不施加压力,反而一味的宽慰自己,他却伤心于儿女情长实在该打,何况如今的童生试马上就到了,他更应该做好准备才是。

  苏蕴私塾里面出来,没有立刻回来,她挽着苏屹的手,她如今手上也有些碎银子,不如再去那间二手的铺子看看,说不定还有些好货进呢。

  苏蕴和苏屹两人走在街上不免惹了一些注意,两人相貌实在引人注目,可惜穿的又是粗布麻衣,而且手挽手,让一群想要接近的公子哥儿姐儿,生了退却的心,人家两人是夫妻呢。

  “我家小相公生的如此好看,真想拿个套子套在头上,不叫这般的好颜色,落到了别人家的眼里去。”苏蕴眸中全是笑意,旁人一见她的面容觉得这人虽生的好看,但却是冰冷的美人,如今一笑竟然觉得春暖花开,不由对她身旁的男子羡慕极了,可是那身旁的男子也是翩翩公子的模样,真是气死人了。

  “我最喜欢娘子的。”苏屹双眼认真地看着她。

  苏蕴噗嗤一笑“走吧,我们去店铺里面看看吧。”

  二手铺子的人还是挺多的,她还看到了一个人,李氏她的大伯母呢,李氏看到她也是很吃惊,她正拿着一件马面裙看着,料子是好的,花样也不错,颜色确实藏青的,深了些

  “呦,这不是蕴姐儿吗,怎么也来这间的铺子。”

  “婶儿来的,我就来不得了?”苏蕴反击,在铺子里面挑选着东西,忽然她就眼尖地看到了上面的一把玉簪子了,成色还是不错的。

  她正欲拿下来,却见那李氏先动手了“这玉簪子真是好看。”

  “明明是我娘子先看上的,你为什么拿走?”苏屹看着苏蕴落空的手,不由气急道,他的语气不善,皱着眉头看着李氏,那气势让李氏下了一条,着实愣了一下。

  不,不过就是一个的小傻子有什么好怕的。

  “原来是蕴姐儿的傻子相公啊,怎么这你说是你娘子先拿的,就是你娘子的呢?”李氏哽着脖子说道。

  苏屹一双眼神瞬间冰冷了起来,嘴唇紧紧抿着,而在他一旁的苏蕴瞬间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不由拉住苏屹的手将人拉到后面去“没事让她买。”

  苏蕴知道那玉成色不错,苏轻轻过几天就是生辰了,也刚刚还成年,她们家虽然不能给她行及笄之礼,但是她作为大姐却是可以好好送她一份及笄束发的礼物,普通的银簪子和金簪子都不如那玉簪子好,前些日子自己经常去玉铺子里面看过。

  李氏手上的玉质地莹润,没多少杂质,是好的羊脂玉,最少要一个银子,像李氏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花一个银子去买玉簪子呢

  李氏顿时觉得扬眉吐气,而掌柜的听说这李氏要这东西,不免多了几分的笑意。“贵人是要这簪子,真是好眼光啊,这簪子可是顶顶便宜的,就要一个银子的,要不是你买了,我都想自己拿回去戴呢。”

  李氏睁大了双眼“一个银子?你这不是二手铺子,这卖的东西怎么就这么坑人呢?”

  掌柜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哎呦,你说这话啥意思呢?大家伙说说我这店铺价格可是不公道的?你这穷酸的,买不起东西,来说我们的不是,你还是快走,大不了少赚几个钱,不做你的生意了,就不允许你这么诋毁我们店里的名声。”

  这可是镇上唯一的一家二手铺子的,而且平日里东西也多,客人也挺多的,这会被掌柜的撂下了面子,李氏瞬间生了悔意。

五月琉

举起你们的小爪爪,留个评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