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6章,炸酱面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29 2020-05-18 22:00:00

  曾虎没再说什么了,苏蕴探查过这里的吃食,像是他们这样摆小摊的,一碗面条卖到了五文钱已经是贵价格,但是再看看那徐记铺子里面的鱼丸肉燕那都是一碗二十文钱的,所以苏蕴也不是没有什么考量的说出这句话来的。

  她这是新开的摊子,渐渐地就有人来了,有些人听到曾虎的价格望而却步,有些人很好奇这面食是否值得这个价格的,但是更多的是前者。

  一个上午不过卖上了十碗面,几位摆摊的人看到她这副惨样也不禁有些同情,原先对于新来的小姑娘是不是得打压一番的想法打消了。

  “诶,是你啊,这位姑娘,你如今那栗子饼不卖了?”

  说话的是以前饼子摊子的一位常客,苏蕴摇摇头“板栗饼子摊子不开了,如今开了个面摊子,大哥不妨来尝一尝。”

  这大哥上次板栗饼一下子买了好几个,身上穿的也是好的绸缎,听到了苏蕴的面的价格,也没在意,好吃就行了。

  这大哥看着那面条居然没有水,有些惊讶,他们这里的面条都简称吃汤面,那是一定要有汤,没有汤那干巴巴的面条又怎会好吃,不过好在苏蕴端了一碗的骨头汤上来。

  他把那面条搅拌一番,也许味道不好,但是这吃法倒是新奇。“这是什么面哪?”

  “炸酱面,大哥你要是觉得好吃,回头帮我宣传宣传。”这笑着应了下来,然后开始大快朵颐。

  面入口,没有那股干涩之意反而十分的柔滑,尤其是里面的酱汁和肉沫,让面吃起来就感觉吃一般,但是面条柔滑这是吃肉不能感觉地出来的。

  不同于汤面味道全都在汤里,这是把味道都整顿到了面当中,这面不禁好吃调料也是不错,里面酱料还有点辣味,不算重,但是让人尝了一口都觉得心口暖和,他原先不爱那小辣椒,如今觉得这甚是美味啊。

  “小妹,你这面条真不错,给我再来一碗,改明儿我叫上兄弟们还来你这里吃。”

  “多谢这位大哥。”许是之前她的板栗饼卖的火热,又有了衙门大哥的一顿夸奖,她这炸酱面顿时被吸引来了不少人来,又有都是以前的熟顾客,生意不算浓烈也不算惨淡。

  炸酱面上菜速度快,而且吃过这炸酱面的人都说一个好字,曾虎和苏轻轻稍微地松了一口,终归没亏钱就行了。

  转眼到了中午,大家都会去吃午饭了,苏蕴下了三份面条给忙活了一个早上的苏轻轻和曾虎吃,苏轻轻犹豫了一会儿就开始动筷子了。

  潘虎拒绝了,拿出了自己的藏在包裹里面的饼子“这饼子是我娘留给我,怕我挨饿的,你那面条一碗十文钱呢,我可不能吃。”

  “蕴姐儿就把那汤水乘给我一点。”

  虽说如此他还是对着面条咽了咽口水,苏蕴把面条推到他的面前“没事,你也累了一个早上了,现在还是长个时候,饼也吃了,才有力气。以后我管你午饭,再给你十文钱,你这做事可不能懈怠了。”

  曾虎的眼睛一亮,随即摇摇头,不好意思道“你这又管我饭的,工钱还给十文钱,这...”

  “亲兄弟明算账,算你工钱也是希望你不要偷懒什么。”曾虎看着她不容拒绝地神色,点了点头,心里却热开了花,他如今都和村里的那群小屁孩不一样了,他有钱赚,每天十文钱,一个月就有三百文。

  他吃着面条,真香啊,怪不得蕴姐儿说卖上十文钱,这么好吃卖十文钱,那肯定不亏,吸溜吸溜不一会儿就吃完了,还用剩下的冰蘸取了剩余的汁液吃了起来。

  吃完了午饭以后,苏轻轻坐在位置上面绣着手帕,曾虎在做事。

  苏蕴看着苏轻轻手上的手帕“是给乘风绣的吗?怎么不绣仙鹤了改绣青竹了,你之前不都给他绣那个花样吗?”

  苏轻轻的脸红了红“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绣上了青竹。”

  苏蕴看着她,自家的妹妹还真是腼腆,却不知那苏轻轻的眼前仿佛回忆起了那位公子拱手,衣袖垂落初若隐若现的青竹。

  曾虎的高兴就表现在了下午做事做的更卖力了,那吆喝声更响亮了,于是乎第一天生意还可以。

  到了傍晚大家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了,曾牛叔的车子也依着时辰到了那里“蕴姐儿,我这孙儿应该没有给你添乱吧?”

  “没,曾牛书,曾虎哥可能干了,今天的事情都是他帮衬着。”曾牛叔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又继续道。

  “今天卖的怎么样了?”

  苏蕴指了指锅里面的面团“还有一部分的面团,生意倒还行,这面团恐怕只能拿来做面条了,但是太多了到时候曾牛书带点回去”

  曾牛叔看着精细白团,没拒绝,死活要给了苏蕴钱,不过她苏蕴没收,偷偷塞到了曾虎的包裹里面去了。

  回到家中,爹娘还没回来,苏蕴下了面条,她煮的也是汤面,刚刚市场的时候看到了梭子蟹,这东西玩意儿一斤五十文钱,江府州临海,才使得这海鲜还能有点送到这里来,苏蕴跟那小摊拿了剩下了,三只小个的没肉就买了十文钱。

  她又想起那青蟹,营养价值更高,唉真怀念那味道。

  苏蕴拿着刚买的梭子蟹做了海鲜面,放了虾米,虾,花蚵,等煮熟了端上来隔壁的宋大嫂都能闻得见味道。

  宋大嫂看着手中浓稠的白米饭放了下来,今日好不容易不做那稀粥了,偏偏隔壁还又传来了这味道,住在对方隔壁真是烦死了。

  “娘,我要吃,好香啊,好香啊。”儿子大业哭闹着要,宋大嫂烦躁地看了他一眼,想起了什么,拿了一个碗给了他“要吃,自己过去要,到时候记得别在那里吃,带回来。好东西要孝敬你娘知道了。”

  大业开心地应了下来。

  苏蕴这里一家人正开开心心吃着面条,苏蕴的面条做了满满一锅子,足够大家吃个饱的,而且还是精细的海鲜面。

  宋大业领着一个小碗可怜兮兮地走了进来要吃的。

  秋娘抿了抿嘴唇给他盛了小半碗,宋大业看着碗里面的面条口水都快流了下来“谢谢婶儿,婶儿这还没满呢,你多装一些,我拿的下。”

  苏轻轻看着宋大业的样子,手中夹面条的动作缓慢了许多,朝着苏蕴抱怨道“你看宋大业,真讨人厌,姐姐我听说他还偷人东西呢。”

  苏蕴看着那碗面恐怕不只是拿回去自己吃的吧“大业弟弟,那太多了,你恐怕吃不下,别回去了就在这里吃吧。”

  宋大业看向蕴姐儿,蕴姐儿明明在笑,但是却一点没有笑意,冰冷冷的样子,叫人不喜欢和她在一起。

  “算了,回去吧。”秋娘说道,等到宋大业走后,看向苏蕴“不过就是个孩子,你和他置什么气?”

  “我听说爹原先给你买的一块花生酥被他从门缝翻进来的时候偷吃了?那宋大嫂也不是什么好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家的门却是太容易遭贼了。”苏蕴有时候都抱着二两银子的睡得不安稳,不仅仅是门,就连这个院子都是极不安稳的,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钱添置一番啊。

  苏蕴躺到了床上,侧着身子问道苏屹“阿屹你跟着我一起生活累不累,一直担心受怕的。”

  苏屹嘟囔了两句,然后顺势把她揉到了怀中,绵长的呼吸传了出来,苏蕴看着眼中闪过心疼,不过他刚刚说的一句话自己是听到了。

  “不能一天都跟在她身边感觉很累。”苏蕴眼中几分喜悦愈发清晰,其中还夹杂了几分她自己都不明白的其他情绪。

  苏蕴摸了摸他的头发,很软的,可是这几天他忙着打猎都很累了,不由窝到了他的怀里睡了起来。

  曾牛依旧和昨天起的一般早,苏轻轻自己有前些日子做的绣工也有一两银子,说什么也不要苏蕴的工钱。

  三人整顿了一番如昨天一般到了镇上去,与昨天不一样的是,今天的客人虽然依旧不算很多,但是昨日来过的客人很多一样来了,因为生意还算不错,也吸引其他的人好奇心,这一来而去,三人都忙活了起来,一上午的功夫就卖了昨天一天的分量。

  到了晚上回去,除去了那些支出的费用,苏蕴算了算,这两天下来就赚了足足两百文钱,虽然比自己当初卖栗子赚的少多了,但是但是苏蕴那还是十分开心的。

  正是苏蕴额摊子卖的火热,东街这里的小摊贩私底下都开始讨论她,有一种不喜欢叫做见不得别人好。

  “蕴姐儿,你这卖的是什么面啊?能不能教教我做。”

  “是啊,是啊,教教我们呗。”几位小摊贩暗暗给苏蕴施压,笑着眼中的笑意却不达眼底,再怎样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他们这半辈子都在这里的扎根,若是真的惹怒了他们还真不好办事。

  曾虎转头看苏蕴,才出来摆摊子没几天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负责收钱的,知道一天收入两百多文钱。

  忽然想起听村里面的人说,之卖那板栗饼的时候一天能赚上一两多的银子呢,如今都这么困难了,想必蕴姐儿独自卖板栗饼的那些日子里肯定比现在还诸多艰难。

  女子出来经商更是了不起,曾虎第一次对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姐姐多了几分崇拜敬佩之意,可是如今他也只能坐在旁边看着他们,苏轻轻一脸紧张。

  苏蕴哑然一笑“徐大姐,你这话说的,说实话我也好奇你那糕点的做法许久了,如今你开口了不然我们一起探讨探讨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