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5章,糖人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77 2020-05-17 22:00:00

  苏父道“这村里那许货郎家之前也在自己的村里摆过摊子的,你若是要那炉子,我到时候带上两斤肉,帮你去问问。”

  “行,那谢谢爹。”许货郎就是那许清的爹,苏父不喜欢许家人,总觉得是他们害了自己的女儿。

  如今她爹为了自己愿意去向人家借东西,苏蕴心里莫名的有几分的感动。

  傍晚的时候苏父就回来了,还拿回来许多的锅炉碗筷什么的,只是积了灰的“给你弄回来了。”

  “两斤肉就是好使,陈氏原先臭着脸色,还不是看到这肉。”秋娘也跟着进来了,她一向温柔小意,很少会这样坏脸色的时候。

  秋娘的脸色不好看恐怕是因为原主因为许家的事情,苏蕴不禁握住她的手说道“娘那些都过去了。”

  这天夜里面,四人都围在小小的院子里面“书本都带了吧,还有那给你先生的鸡蛋,可得捂得严实些,不然破掉了。”

  “你这次去私塾,听先生的话,认真念书。”

  苏乘风听着父母姐妹妹重复了好几遍的叮嘱,还是十分认真地点点头。

  “别说我了,姐夫明日要上山了,也要小心。”

  “你姐夫有你姐姐操心着呢。”

  秋娘说道,不过还是拉着苏屹的手说着话,苏屹虽然很想把她的手抽出来,放进娘子的手里,但是娘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算了算了,还是娘子开心最重要的。

  大家觉得似乎过了这一夜日子就会变好了许多,这次是苏蕴和苏乘风一起去了一趟私塾,这私塾只是简单的排房,围成回字形,说不上多好,但是看上去雅致清幽又干净与乡下黑暗潮湿地方不同。

  她想等日后自己有钱了以后也盖个新房子,这样弟弟和妹妹就不用睡在一起了。

  不过盖新房子要不少钱,自己现在住的地虽然小但是有井呢,翻新一番,加盖上去,不用太大,足够用就行了。

  苏蕴托着脑袋,有些忧愁,唉,她想做的事情好多呢,就是没有钱。

  这私塾是镇上唯一的一个举人老爷的,这举人老爷考了一生,到了中年时候才回过神自己尚未娶妻生子,这才停了求取功名的道路,来到这安静的小镇当了私塾先生,如今已半百出头,伴儿倒是早早去了,有一个独女。

  苏蕴知道这位老夫子,一脸认真严肃的样子。

  她跟在后面送走苏乘风,苏蕴是陪着秋娘一起来的,两人打算在镇上买些东西。

  “这镇上可真好,人人都穿着干净舒服的棉衣。”苏轻轻说道,眼中含着向往之意。

  “这有什么,若是弟弟考上了童生,日后还得去县城考试呢,除了县城还有府州呢,那里的繁荣岂能是这小镇可以比拟的。”苏蕴笑着说道。

  “县城也未必有什么好的,人心裹测,更难生存”说这话的时候,秋娘的眉眼之中含着淡淡的忧伤,苏蕴知道这又是想起了她的娘家了。

  轻轻第一次来到镇上对东西都充满了好奇,但是她性子内敛,只能躲在苏蕴的后面问着周围的东西。

  “那是糖人,要吗?”

  苏轻轻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栩栩如生的糖人,听到她姐姐问自己,点了点头。苏蕴笑着看向苏轻轻“你看看要哪里。”

  苏轻轻指了指那个小兔子“要那个。”

  “麻烦给我这个。”两道声音一同响起,店家有些尴尬看着两人。

  “今日的糖用完了,这小兔子只有这么一个了。”

  文成渊得了老太太的命令,来这元胡县探望外放的表哥,想起走时小表妹嘱咐带只糖人兔子回来。

  文成渊看着对面的两位姑娘,一位冰姿玉骨,一位钟灵毓秀之态,想不到这乡野之地也能养出这样的女子。

  不由拱了拱手“君子有成人之美,姑娘先请。”

  苏轻轻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身长如玉的男子,青衫束冠面若冠玉,此时摆了摆手取下那糖人兔子给她。

  苏轻轻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极少与外人接触,这男子嘴角挂着一抹轻微的笑意叫人心生好感。

  “多,多谢。”

  文成渊微微点点头,走入了街巷之中。

  “小妹,你愣怔什么?”苏蕴拍了拍她的脑袋。

  “没,没什么,这糖人真甜。”

  “你要是喜欢的,姐以后买了糖给你做。”苏轻轻惊讶地看着苏蕴,她姐姐可真厉害什么都会做。

  苏蕴回到了家中,想起了轻轻喜欢的糖人,锅底热白糖,做了一道拔丝芋头,这芋头大家经常吃,但是这做法倒是头一回吃,几人都觉得甚是不错,一盘的拔丝芋头很快就见了底。

  苏蕴回到了屋子之中,苏屹刚刚洗了个澡,此时头发微微沾湿,又披散于肩膀,看上去真是秀色可餐,苏蕴咽了咽口水,拿了一块布。

  苏屹知道她要给自己擦头发,双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头靠了下来“娘子今日给我擦头发吗?擦吧。”苏蕴的头发都是苏屹给自己的擦的。

  苏蕴看着他这副乖巧的模样,嘴角微微勾了勾“今日上山可有什么事情?”

  苏屹摇摇头“想娘子,今日的芋头好吃。”苏蕴摸了摸他的头“等明天再给你做。”苏屹口味偏甜,不喜盐。

  苏蕴轻轻擦拭着他的头发,笑道“我的小相公肯定是蜜糖罐子里面长大的。”

  苏屹脸颊贴近她小腹“娘子也是,香香甜甜的。”

  苏乘风去了私塾,苏屹上山打猎,苏蕴也开始自己的事情了,锅碗炉子事情解决了,这牛车搬运的事情还去找曾牛叔,但是她还得找个帮手。

  轻轻可以叫上帮忙收点钱什么的,但是那些力气活恐怕得要个男人,还不能确保这生意能不能做成,家里的田地不能不管。

  她先去了一趟曾牛叔的家里,曾牛叔自从不下地,天天无聊的很,听说苏蕴的事情,自然开心地应了下来。

  “你说,还缺个人是吗?看看我那大孙儿曾虎行不行,也不要给他几个钱,就一身力气,经常去田里面帮忙,只是调皮捣蛋,不好好做事情。”

  苏蕴知道曾虎这个人,和苏轻轻同岁,不过和苏轻轻苏乘风都不是一群人,他是孩子王,掏鸟蛋爬树的事情可没少干,苏蕴还真有点担心。

  以前和苏乘风两人是乡村二霸,各自立了门派,如今乘风派教主乘苏风弃武从文,乘风派丧失主心骨,只有曾虎一家独大了。

  下午苏蕴吃过了饭,这曾虎倒是来了一趟。“蕴姐儿,你就带我去镇上,我绝对不会调皮捣蛋,一定认真办事的。”曾虎从他爷爷嘴里听说了这件事情,午饭刚刚吃完就赶紧跑去了蕴姐儿家里。

  曾虎看着原先的死对头苏乘风居然一声不响地去读书了,顿时觉得没什么意思,又听了他爷爷说的话,果断叛变。

  家里人叫他去田里帮忙,他很少放在心上,还时常偷偷溜出去玩,但是蕴姐儿的这件事可不一样啊,不仅可以去镇上见见世面,还可以有一点小收入。

  曾虎知道在田里做一辈子,那是没有出息,但是他又不会读书,不如多见见世面。

  苏蕴看着他那认真的模样,同意了,苏轻轻听说可以帮忙也兴高采烈,苏蕴把钱袋子给了她,让她好好保管。

  至于那些桌椅板凳的什么的,苏蕴也借好了,村里面但凡有人办酒席的都会去应村长那里拿这些东西,不过这次她可能借的挺久的,苏蕴看着这东西,大概是手工做的不值几个钱,四套的竹桌子椅子才买了两百文钱,一来二去,加上之前所花的,手里到还剩下二两银子。

  这二两银子还是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的,苏蕴看着苏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抱着他,美美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早上,开春的季节还是有些冷的,苏蕴开了门就发现有人坐在了门槛上,苏蕴定睛一看,哎呦是曾虎,曾虎怕是早早就在那里等了,嘴唇都白了

  “这么早来,你爷爷还和说你爱偷懒呢。”

  “放屁,老子可早起了,蕴姐儿,你别信我爷爷说的话。”

  苏蕴看着她,不禁笑道“好了明天不用这么早过来的。”

  曾虎点点头,心里却想着那不行,至少做事得让让人家看到诚意不是吗。

  苏蕴看了一眼天边,到了镇上估摸着就是七点钟,这面她想了想,要卖中午和早饭的,三人坐在牛车上一点都没有的困意。

  看着天边如火的似乎的金太阳,几人心中混杂了期待,紧张。

  曾牛叔也拉着曾虎说七说八的,无非就是让他听蕴姐儿话什么的,曾虎平日就虎的很,这会倒是听得认认真真的。

  这曾虎的力气倒是真的大,而且人也机灵许多,苏蕴同意他来也是这一点有关系。

  他们如今不在以前的西街卖了,改成了在东街,这都是小摊的聚集点。

  看到前面几个小摊子都一副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小推车,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她这还不是强龙呢,所以默默地把小摊推到了后面去。

  几个卖早点的阿婆倒是瞥了她一眼,还挺识相的,知道这先来后到的道理。

  有几人好奇地往这里看看,曾虎此时一边搬着东西,一边吆喝着客人,比她还像那么几分的样子。

  “一碗面十文钱?这么贵?你怎么不去和徐记鱼丸肉眼的开铺子去。”曾虎原先的拉到的那几个客人,听到了苏蕴报的价格后就走了。

  曾虎也是一脸为难的表情看着她“蕴姐儿,这一碗十文钱会不会太贵了。”

  苏蕴看着苏轻轻和曾虎两人担忧的神色“我们卖的不光光是面,还是这独特的点子和材料,那是别人家所没有,总会有人的放心。”

  苏轻轻和曾虎看着她那副镇定的样子,不由地安下了心,苏蕴心里也是很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