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4章,除夕(2)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23 2020-05-16 22:00:00

  苏蕴和掌柜的告了别,街上的店铺都关的差不多了,苏蕴找了一个卖肉的小摊子买了几根猪筒骨,猪小肠,猪大肠,这东西大家都不喜欢吃,毕竟吃进去就一股腥味,还要用盐巴出来贵的很,苏蕴嘴巴馋,各自买了两斤。

  买了买了些牛肉牛肚,买了一些新鲜的菜,没有什么比吃火锅更开心的事情,家里的白面快不够了,她还想做几个团子下锅子吃呢,对了还有粉条,年糕,豆腐泡,这些东西可以用来祭拜,苏蕴一溜烟买了好些东西,鞭炮,糖果,又买了调料,足足花了快三百文钱,苏蕴倒是有些心疼,不过该省的地方还是不要省的。

  苏蕴数了数钱袋子里面,还有两个碎银子外加五百六十文钱,她讨了两个红纸包,把三十文钱塞了进去,一包三十文钱,算是压岁钱吧。

  苏蕴背着个大箩筐回到了家,秋娘看到了她背上的东西“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啊?”

  “今天除夕,怎么也得吃顿好的,娘,咱们今天吃锅子吧。”

  “什么锅子?”秋娘知道恐怕这又是她刚刚想出来的吃食。

  “是北方吃的一种碳上的东西都堆进去煮的锅炉。”苏乘风没吃过,也有些好奇这锅子。

  苏蕴今天没有出去打猎,而是待在了家里,苏蕴索性叫大家一起来帮忙。

  处理丸子,处理猪大肠,小肠,都是需要一东西的,她还要炒火锅底料,一时间家里忙的不可开交,不过这种为了家里事情不可开交的时候,倒是很久没有了。

  家里的灶台毕竟只有一个,苏蕴这里就负责炒,那边就乘上食材,今晚有锅子,爆炒大小肠,还有水煮活鱼,秋娘倒是很大方地拿了鸡蛋出来做了蛋饺,配上猪筒骨锅子的底料就烧的乳白香味四溢了。

  苏轻轻则是听着苏蕴的话把肉都切成一片片的,然后洗菜放在锅子的盘边,锅子由苏父烧着木材,房间里面一点都不觉的冷,各个食物的味道都混合在一起,不奇怪反而更香了。

  “都是吃年夜饭,隔壁怎么就这么香呢?”

  隔壁男人突然觉得年夜饭的炖猪肉不香了,等菜都上上桌了,苏蕴去调了火锅蘸酱,还在今天买的调料够多。

  那边门在敲,看了下居然是小荷嫂子和王猎户,两人手上各自拿着酒“哎呦,你们这年夜饭的味道咋这么香,我隔大老远就闻到了。”

  苏父看向两人“进来吃点呗。”

  “我们家也做好了,就是过来给你们送点酒的,这是我家去年酿的,别嫌弃啊。”小荷嫂子本来想着今年除夕,苏老二家的还完了钱,又没置办年货恐怕今天都没吃顿年夜饭,谁知一过来。

  “这说的哪里话,你等等,我东西给你端一点回去啊,你们就别拒绝啊,不然这酒也不要了。”小荷嫂子和王猎户闻着那味道算了自己也拒绝不了。

  苏蕴看了看昨日送的是米酒,今天送的是青红酒,醇厚香浓,苏父的眼睛老往这里瞟了。

  两人点点头,看着拿给自己的碗里满满的鸡鸭鱼肉,舔了舔嘴角,他们家也不是顿顿都是肉的。

  而且这苏老二家的手艺特别好,昨天晚上的鱼自己恨不得把那碗都给舔一遍,后来还是自己的媳妇拦住了她。

  想不到这辣椒还能做出这么好的东西来,这辣椒倒不算是稀罕物,这东西在北方吃的人多,他们也顶多在天特别冷的时候摘下来,做成辣椒油拿一点炒菜,暖和一下身子。

  那猪大肠虽然便宜但是可得用白花花的盐巴来洗,苏蕴想着这东西下次还是不要做了,贵的很,桌子上都是菜,旁边锅子,肥牛卷,牛肉片还有牛肚,都是肉。

  “这大冬天的吃火锅真是不错。”

  “是蕴姐儿今日烧了一天的调料弄得好。”

  “姐,你真厉害,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锅子果然如传闻一样,不过我觉得姐姐弄得更好吃。”苏乘风和苏轻轻看着桌子上的东西笑道。

  “明年会有更好的。”除夕当天守岁,苏蕴拿出了鞭炮。

  “姐,你买了鞭炮?”

  “嗯,等明年我就能买烟花,到时候村里的人都能看见,走吧咱们过去祭祖宗。”

  苏蕴拿出了原先的红包分别给了苏轻轻和苏乘风,除了她的那份,她爹娘的也给了一份只是只有十文钱。

  几人坐在火堆旁边守岁着,苏蕴把那做嫁衣的材料拿了出来给了妹妹,秋娘顺势说道“你们几个孩子都大了,有自己管钱的本事了,以后你们的钱不用给我,娘给你们的压碎钱也是娘的一点心意,就是给的少了。”

  秋娘看到苏蕴给的那个红包看上去就比自己的那个来得重了许多,苏蕴嗔怒道“哪里少了,娘的心意可是值千金万两的呢。”

  “对,姐说的对。”

  守岁之中,几人都熬不住这浓厚的困意,秋娘让他们几人进去先岁一会,到了里屋子,苏蕴拿出了一个一百文钱的红包给了苏屹“阿屹这是给你的。”

  苏屹看着“为什么给阿屹?娘子的就是我的,我不要。”

  苏蕴看着他十分委屈看着她,苏蕴摸了摸他脑袋“那到时候去镇上买点棉花给阿屹做护膝,这样阿屹就可以少受伤了。”

  “阿屹不怕疼,娘子最好了。”苏屹拉着她的手臂,苏蕴拍了拍他的脑袋“这是和阿屹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我真开心,阿屹你知道自从奶奶去世以后,都没有人陪着我过年,我好孤独的,但是今年有爹娘,弟弟妹妹还有你一切都不一样了。”

  苏屹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可是爹娘不是每年都在吗,没有奶奶啊?”

  苏蕴没有回答,隔着木桩子换了寝衣的手顿了顿没再说话。

  过完年后,苏蕴和苏屹一下子闲了下来,苏乘风在家温习功课,苏轻轻则是摆弄那些绣品。

  过年前三月是不允许上山猎捕东西的,苏屹有空去田里帮帮忙,但是苏蕴却是彻底地闲了下来,主要是苏父和秋娘都不同意她去田里,家里田也用不着那么多人。

  苏蕴这么一闲下来,倒是没事做,打算开始琢磨一下新的赚钱方法,而她的第一步就是大量地购置了黄豆,黄豆在这里算是比较便宜的一种蔬菜了,但是黄豆确实可以做很多的调味品,酱油酱料,前世超市里面摆放的都是各种的酱料都。

  她如今时间也够,就开始自己做甜面酱,豆瓣酱还有黄豆酱这些酱料了,这黄豆要生了曲就需要时间,过程和做酱油的相似了许多,于是大家都以为她是在做酱油。

  就这么过了三个月,苏蕴把那酿制好的黄豆酱都拿了进来,打算去买几个缸子去,这缸子镇上有人卖,苏蕴亲自做了一趟,回来的途中看到了王猎户。

  “诶,蕴姐儿啊,我正要去找找你呢,听村里面的放话了说是明天就可以上山打猎了,你好好给你苏屹整顿整顿,这都闲在家里三个多月了,都快得病了。”

  苏蕴的眼睛一亮,这三个月除了过年那天吃了鱼肉以外,后面的几天只是偶尔吃个鸡蛋的什么的,日子过得依旧是穷苦,也亏得苏父让苏蕴去买了几只下蛋的母鸡,不然数日里连肉味道都闻不着。

  苏屹要是去打猎了,每月就至少有两个银子的收入了,打到的猎物也可以偶尔拿来开开荤了。

  “得嘞,我马上回去告诉他。”苏蕴回到了家里面,秋娘正在灶台上忙活着,拿出篮子来里面蓝布下面盖着几个的鸡蛋。

  “娘,你干什么呢?我刚刚看见了王猎户,他说明天起山上就能打猎了。”

  秋娘收拾东西的动作了顿了顿,转头嘴角兴奋道“那太好了,你爹那还做了一把弓箭给阿屹呢,足足做了四个多月去年年底就在忙活了。”

  “娘,怎么把鸡蛋都拿出来了?”

  秋娘说完转身回来,爱惜地抚摸着鸡蛋“这鸡蛋是给你哥哥私塾里面的先生送过去的,你哥再等七日就要去私塾了,瞧着着这马上就要下场了,我这不是准备着嘛。”

  苏屹想着之前苏乘风挑回来的扁担,想必是学舍里面的东西“娘,我去看看我的黄豆酱。”

  “去吧,就宝贝着你这些的豆子。”

  苏屹这几日也没闲着,都在田里干活,原先白嫩结实的手臂如今都黑了几个度,两人开开心心地搬运着手里面的缸子。

  虽说是帮忙,但是都是苏屹在做事情。

  “阿屹,谢谢你。”

  谢谢他帮助了自己这么多,她不像穿越的女主那样有大神通什么的,她也是来到这个时代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娘子,你说什么呢?”苏屹眼神澄澈地看着她。

  苏蕴在他的旁边,他的小相公虽然是个傻子,但确实实打实的美男,不仅相貌好,身材也是一级棒,不对,自己想什么呢,苏蕴咳了咳。

  “娘子,你怎么咳嗽了,是不是生病了啊。”

  “没,没。”

  原先的板栗饼没了,但是她还是得赚些钱来贴补家用,自己也闲不住,如今自己家虽说还清了债,但还是很穷的,弟弟还要读书,这费的钱就更多了。

  苏蕴想了想这些酱料,想了一个最好的方法,还是摆摊子,只是这次不卖饼,准备卖面,做炸酱面,混上点肉沐子,伴上酱,不仅美味,上菜速度也很快,只是去镇上摆摊子,那炉子锅子碗都要费点钱。

  苏蕴既然打定了这个主意,就去找了秋娘和苏父,自从苏蕴拿了二十两回来了以后,他们两人对于她的想法都是十分支持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