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3章,除夕(1)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19 2020-05-15 22:00:00

  苏蕴看着呆愣住的众人。

  “走吧,回家吧”

  一路上气氛十分安静,大家都小心地走在这片黑夜之中,没人说话,如梦似幻地走了回去。

  等回到家的那一刻,秋娘似乎想起了什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一下子让家里其他人都不禁红了眼眶,苏父把秋娘搂紧怀里。

  “好了好了,咱们家一切都会好的。”

  苏乘风握紧了拳头“我也一定好好读书。”

  秋娘泣不成声“都,都是好孩子。”

  苏屹回来的时候看着他娘子居然红了眼眶“娘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苏屹眼中露出不相符的狠厉之意。

  苏蕴摇摇头“阿屹,我高兴。”苏屹茫然地看着她,她明明在哭,怎么会说高兴呢,真是奇怪。

  苏蕴拉着他的手,眼中充满了希冀“阿屹,以后我们一家人永永远远地在一起,好不好?”

  苏屹点点头“我会和娘子在一起一辈子的。”

  即使是最普通的话语,苏蕴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安,苏屹看着抱住自己的娘子,心里很开心。

  苏蕴稍微地冷静了下来,有点羞涩地松开,看向他手里头一只大大的草鱼,开心道“爹娘,你看今天阿屹抓了一只草鱼回来。”

  秋娘抹开了眼泪“好好,这鱼儿就不拿出去卖了,今晚拿去炖了吃了,庆祝一下。”秋娘说着说着那眼泪又掉了下来。

  “看...看着怪丢人的,都当娘了还哭鼻子。”

  苏蕴露出一个笑容“才不是呢,我和娘走出去,大家都说是姐妹花呢,可见娘年轻貌美。”

  苏蕴提着鱼儿“娘我去做鱼了,今天给你们露一手,轻轻去摘点辣椒来,今晚做水煮活鱼。”

  轻轻虽然不知道这水煮鱼是什么东西,但是她姐做的东西哪有差的,立马去摘了辣椒,这东西大家有吃就是吃的不多,都用着东西热身子。

  “姐,马上就摘过来。”

  苏乘风撸起袖子“姐,这抛鱼鳞的活交给我,你去热锅。”

  做水煮活鱼的过程实在是麻烦,单单是调调料就做了半个小时了,等一个小时做好后,左邻右舍几乎都闻到了这味道。

  苏蕴又做了好几个的板栗饼,这板栗用来卖钱的,家里人只是最初尝过一小口,不舍得吃一个,她知道轻轻和乘风那两人都十分馋。

  “等会吃饭了,这饼儿最多吃两个知道吗?”苏轻轻和苏乘风乖巧地点点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

  “鱼只下了半条,我今天腌制那里,明天再做一条,顺便明天有去镇上的时候,再买些好吃东西回来。”秋娘看着苏蕴罗列的东西,知道她花钱赚钱都有数,只应了一声好。

  苏父看着女儿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样子有些欣慰,也有些酸楚。

  苏蕴又盛了一碗鱼肉,那板栗饼也包了六个“爹娘,我去趟王猎户那里,最近苏屹多亏他的照拂了。”

  “快去吧。”秋娘看着苏蕴和苏屹走在一起,拉着苏父来看,一脸笑意看着

  “来瞧瞧是不是特登对,我当初还以为是委屈了女儿,现在想来倒是不错,那傻小子可比一般人会疼人的。”

  “你这话我就醋了,搞得我就不会疼人似的。”苏父瞪了瞪胡子,

  “说的啥话?我哪里挖苦你,孩子们都还在,竟说这些话,我等会恼了看你怎么办。”秋娘红了红脸颊。

  许是债务都还完了,今晚苏父格外有些情绪外露“这些年嫁给我,委屈你了。”

  “哼,知道就好。”秋娘嗔怒地看了她一眼,只是多少没分量。

  苏蕴在路上与苏屹说着山上的事情,两人手挽手散步,成了一道风景,路途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许清,许清看到苏蕴也是很惊讶,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蕴姐儿,好久不见。”

  许清觉得苏蕴气质变了许多,之前那个美在皮肉,如今这个多了几分神采飞扬的美,这是美到了骨子,那道倩影让自己日思夜想。

  “许清大哥。”苏蕴疏离地点了点,这原主和这个男人有过一段,要是村里人看到了,指不定又要说什么呢。

  “蕴姐儿,我想过你之前的那个问题了,我我愿意。”许清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愿意什么,忽然想起了之前原主问她愿不愿只娶她一个,忽然嘲讽一笑“许大哥,我如今已经成亲了,我相公对我很好。”

  许清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苏屹,苏屹从许清过来就紧紧盯着他,实在是自家的娘子放在他身上的目光比别人的男人多,这让他本能地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许清压低了声音,难受说道“蕴姐儿,他只是个傻子啊,你然不成真的想和一个傻子过一辈子吗。”

  苏蕴的脸冷了下来“傻子怎么了,许大哥说话还请自重,还有我如今是有夫之妻,许大哥这样上赶着给人当三儿的模样实在让人看不起,还请许大哥放清楚自己的位置。”

  苏蕴牵起苏屹的手,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阿屹,我们走吧。”

  苏蕴感觉到了肩膀上一双手,攥着紧了,这小傻子还护食起来了。

  许清失魂落魄地回了家,他真的不如一个小傻子吗?一向没有喝酒的许清当天喝酒买醉了,醉了三天听说他娘陈氏都快急死了,三日过后就开始日夜苦读了,当然了这是后话了。

  苏蕴来到了王猎户的家里面“是蕴姐儿啊,今儿怎么来了。”

  “小荷嫂子,王叔,你看着鱼儿和饼都是我自己做的,这段时间都亏王叔替我看苏屹了。”

  “人来都来了,怎么还带东西来了,我酿了米酒你带回去点。”小荷嫂子无奈道,塞了一小个瓶子。

  “这不是多做些了嘛,小荷嫂子我就先回去了,谢谢小荷嫂子的米酒了。”

  “天黑,路上慢点诶。”小荷嫂子看着苏蕴的背影,今日苏家的钱是差不多还完了,苦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呦。

  回去的路上天黑的彻底了,这古代不比现代旁边有个灯什么的,就一片乌漆嘛黑“娘子,你牵着我的手,这样就不会摔倒了。”

  黑夜之中两双手交替在了一起。秋娘看着两人牵着手回来的“这小两口感情这么好啊,快过来,说是等你回来了这鱼才能开吃。”

  苏蕴摸了摸还是走时的那个温度,几双眼睛早就盯着盘子里面了,众人一起品尝了一口,苏蕴辣椒没放太多,只是能吃出些辣味来,放的是花椒,这东西香的很。

  几人吃了一口鱼就觉得上头了,真是太好吃了,鱼片又嫩又滑,混着淡淡的辣味和麻味道,又爽口又火热,吃的人心里暖和,真是好吃极了。

  “咱们家的蕴姐儿的手艺就是好,阿屹可真是有福气。”

  “我都羡慕死姐夫。”苏乘风也插嘴调侃道。

  苏蕴看着苏屹茫然地歪着头看她,摸了摸他的头。

  等大家吃过饭了之后,额头上都出了细细的薄汗,苏轻轻拿出了原先的里衣来,让大家试穿起来,这里衣还没有洗过,就是先试试尺码。

  大家好多年没穿过棉衣了,不由激动兴奋了起来,明明只是简单的黑衣,搞出t台秀的感觉。

  苏蕴看着苏轻轻拍了怕脑袋“差点忘记了正事情,轻轻,昨儿个百糕阁的掌柜的问我你愿不愿意帮忙绣个帕子头盖和绣鞋的,材料他们出,钱出一两银子,下个月月底交上去。”

  苏轻轻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惊讶道“姐姐是说我?”

  “嗯,昨天那掌柜的看了我的布包一眼很是满意这针脚,就问了我这件事情,我说我得回去问问我妹妹。”

  轻轻惶恐地说道“一,一两银子?真的吗?这,这我能行吗?”

  苏蕴拉了拉她的手,鼓励道“妹妹做出的绣品有灵性,好手艺,自然是行的。”

  苏轻轻想着那可是一两银子呢,哥哥一半的束脩呢,于是点了点头,咬了咬唇惶恐道“那我试试。”

  苏蕴听到她的回答露出了一抹笑意,自己的妹妹就是太谦卑太胆小太安静了,她还是希望她性子多活泼些。

  第二天村里头来了一辆马车,这可是不多见的事情了,村里不经常有马车出没。

  瞧着马车是往蕴姐儿的家里去的,几人想了想前几天发生的还钱的事情,人家苏家是要准备翻身了哦。

  而此时家里面的人帮忙把原先的做板栗饼的材料都装上了车,小厮帮忙不一会儿堆好了。

  苏蕴昨天和他们说过了,这会他们见着马车倒不是很惊讶,有些羡慕好奇地看着马儿。

  苏轻轻和小马儿大眼对小眼“姐,你看这马儿瞪着我呢?”

  苏乘风看着苏轻轻“小心它喷口水给你。”苏轻轻气急败坏地跺脚,愠怒道“哥哥。”

  苏父秋娘站在一旁只是嘱咐了苏蕴几句,然后上了马车去了镇上,苏蕴交给了他们做板栗饼的方法,过程倒是挺复杂的,那几个她听完后一脸赞叹地点了点头。

  苏蕴看着大家学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做起了板栗饼,和几位师傅说了掌握的煎时候的火候的什么,之前这掌柜的就答应了帮忙把这里做的板栗饼都卖了,忙碌了一个上午,事情总算是解决了。

  苏蕴找到了永安瓷器胡掌柜的说道“掌柜的,我妹妹说可以帮忙。”

  掌柜大喜,眼睛眯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我等会儿让店里的小厮回去拿材料到时候你带回去。”

  “放心,掌柜的,我一定在下个月月底的时候做完给你,你的女儿觉得是最漂亮的新娘子。”苏蕴看着胡掌柜满脸横肉,富态滚滚的样子毫不客气地赞扬道。

五月琉

大家,冒个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