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2章,吵闹(2)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41 2020-05-14 22:00:00

  应村长今日有事出去,刚刚才回来,听说了这件事情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当初苏文华还打猎的时候可送过他不少下酒菜,所以这几年自己也颇为照顾他们。

  应村长来了之后倒是先和苏元打了声招呼,毕竟是隔壁村村长,苏元如今心思不在这里,原先觉得卖栗子这事情没什么的,但是听到一天一两银子的时候也绷不住了。

  叶氏也扔掉了木棍,然后坐跪了下来“我的乖乖,都是钱啊。”

  叶氏狠狠地看了一眼李氏,李氏也是难受,绞着衣角,这说出来了不是就要一起发财嘛,她不是将利益最大化嘛。

  苏老爷看向苏文华“文华,我们毕竟是一家子,有这些东西不至于偷着瞒着吧,何况乘风要读书了,当初盖房子的时候老大老二还借了钱的你如今也不能白白看着吧。”

  这时候来打了亲情牌,语气里面满满都是威胁,这个时代若是欠钱了拿着字据不还是可以报官府,而且这东西还会影响仕途。

  苏父被苏大爷气的浑身都在颤抖,苏蕴过去拍了拍苏父的肩膀,坚定的眼神看向苏父“爹,交给我”

  苏父看着苏蕴,那高挑的身材,薄弱的肩膀挺得比谁都直,苏家的脊背不能弯,她的女儿长大了,他眼中又多了几分心酸之意。

  “苏大爷,实不相瞒啊,这卖板栗饼的方子我已经卖给了别人了,而且我们还立了字据的。”苏蕴说着拿出了字据。

  在场众人心中恍若落下了一道雷,尤其是李氏脸上更是愤怒的神色“你傻啊?这一天能赚一两银子的营生你给了别人?”

  苏蕴眼中满是讥讽“我如何关婶儿什么事情?这怎么也该是我自己的事情吧?看婶儿这般样子,倒让我觉得这是你家的方子被盗取了去。”

  应村长皱着眉头,他在村里还是有些威严的“这事就是你们旧南坡的人欺负咱们头上来了,像蕴姐儿说的谁家没个营生的,都要人人分享,这样我天天上你家拿猪吃去。”

  应村长看着自己村里的人“别人的东西那都是别人的,更何况你们看看苏老二的一家的,大家良心过的去吗?咱们不是读书人,但是这事给县老爷评说得觉得是我们没理。”

  “都是文明人,得做文明事,爱护环境靠大家,帮助你我他她它,大家忘记我们新南坡的标语了吗。”新南坡一只优秀的村落,有时补贴下来的也多。

  应村长说话,几个人也出头说话“算了算了,散了吧,苏老二的家也不容易,而且谁没有个看家的伙儿,谁也别说谁不好。”

  几人看着苏老二家的粗布麻衣,几年前就是这身,叹了口气“苏老二家的这几年过得也不容易。”

  “看今天的事情确实也不关咱们的事啊,那点子能想出来是人家的本事,然不成咱们还能把蕴姐儿的脑袋拧下来?”

  “是啊,咱们之前去山上的捡栗子,人家也没说什么,刚刚李婶儿说做成饼能卖好价钱,那也是别人的事情。”

  应村长点头道“蕴姐儿还教会了咱们板栗吃法,人家不给咱们方法是本分,给了咱们这方法是情分,要不然每年自己偷偷上山捡一口好的,谁也不知道不是?”

  “正是这个理,苏老二家本来就没个生计的,如今好不容易来了,咱们就不要搅和了。”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场面热闹起来,只是李氏脸越发的不好看了起来,那边叶氏也不愿意这么一好赚钱的方法就这么溜走了。

  苏大爷是识字的,他认认真真得看了一遍拿到手上的字据接受了个事实,真的给卖出去了,不由颤抖着双手,很铁不成钢地指着苏蕴“你,你卖了二十两的银子?”

  “什么二十两银子?就卖了二十两银子”叶氏睁大了眼睛,而后心痛地锤了锤自己的胸膛,这时候村里人明眼睛的都发现了,这苏老二家的东西恐怕被苏老家的当成了自家的东西了吧,自己是当枪使了。

  虽然有些愤怒,但此时倒是收起了分一杯羹的态度,静静看着这场戏该如何谢幕收场。

  秋娘和苏父还有弟弟妹妹都惊讶地看着苏蕴,苏蕴拍了拍他们的手。

  “这些东西等回家说,正事要紧。”

  四人看着她正经严肃的表情点点头。

  苏乘风看着苏蕴,却觉得自己的姐姐今日这一手倒是不错,钱财再多护不住也是无用。

  他看着自己姐姐身躯挡在面前,承担起家里的一切,站在他们前面为自己遮风挡雨,而他八尺男儿却要叫父母姐妹受苦,苏乘风不禁握紧了双拳,有的时候长大只需要一瞬间而已。

  苏蕴看着苏老爷子气急败坏的样子,漫不经心地道“刚刚苏大老爷不是说咱们家欠你许多钱么。”

  苏蕴看了眼天空,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看着天气不错,日子也不错,苏大爷不如把之前的欠钱的字据拿出来,什么账都算个清楚吧,别整的以后又拿出来威胁人膈应人。”

  苏老二家盖房子很大部分是村里的人帮忙盖的,还凿了一口井,即使如此也花了不少钱。

  叶氏看了一眼苏元“爷,这咋办?”

  苏元早就气的吹胡子瞪眼了,今天就是过来出糗的,他一个村长还受这样的气“什么咋办?人家既然要拿钱,还不快回去拿字据。”

  叶氏平白受了气,又狠狠地瞪了一眼苏蕴,苏蕴既然卖了房子,要是这时候不要账,肯定都没有了。

  回旧南坡,隔得不是很远,但是来回也需要半个多小时,秋娘也回家拿了字据。

  几家人拿了椅子过来,苏蕴倒是不矫情坐了下来,细细盘问秋娘和苏父欠钱的情况,越听苏轻轻和苏乘风脸上怒意越重,就是这种亲家人,放的利息最多的。

  苏家大那边零零碎碎加起来是有十两银子左右,还有当初凿井的十五两,本来只有十二两银子,但三两银子使叶氏放出的利润。

  “这苏老家的还真是吃人的东西。”

  “看看那利息,还说是亲家人呢。”

  “苏老二家还好是分了,不然恐怕难了。”苏元不知道叶氏,只觉得周围人火辣辣的鄙夷的神情落在了自己脸上,顿时觉得脸上无光。

  大家顾忌着苏元村长身份,就偷偷说话,这让人更难受了。

  应叔当初倒是给的比当初的苏家那里的给的还多,一共给了十两银子,最后就是一些零碎的钱。

  云婆子家的年底讨债还了,还有小荷嫂子家的,秋霞嫂子家的都欠了二两银子,至于刘家那里的,当初可是死都不管苏文华,一分钱都没有给。

  应村长看向苏文华“你家这蕴姐儿有出息了,听说靠着自己的方法赚了二十两的钱回来。这以后难道我还怕还不了吗,文华你要是当我是兄弟,那我那十两银子先不必还。”

  苏文华摇摇头“那怎么行,你当初帮那么多,哪有因为情谊不还银子的。”

  应村长摇摇手“这大过年留点钱给孩子买糖,买肉。”苏蕴止住了她爹给钱的动作“村长,依我看不如咱们先还一半,咱们都各退一步,没道理还了别人钱,这村长钱就不还了,就是不同意那应婶儿也不会同意的吧。”

  应村长忽然想起了之前无利息借给了苏老二家十两银子的时候媳妇不开心的表情,顿时语噎。

  苏蕴继续说道“原先村长体谅我,这笔利息没算给我,但是我有了钱也不能钻空子不是,刚刚我和我爹算了一下,利息是一两银子,先还一半就是六两银子。”

  “诶,你这孩子,不是。”应村长连忙摆手,倒是苏蕴给了身后的应婶儿一个眼神,那应婶儿也是思考要不要回去拿字据。

  “应叔,你看看你这不发话应婶儿都不回去了,我听乘风说应叔儿子今年也上学了吧,听说功课不错,读书得不少钱了吧。”苏蕴调皮一笑。

  应叔无奈地笑了笑“你这丫头,回去把那字据拿回来。”

  “诶。”应婶儿以为这钱儿是拿不回来了,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反转,看着苏老二一家人的眼神都变了许多。

  苏蕴依旧好一顿劝了小荷嫂子和秋霞嫂子一家,等这三家还完了以后就花掉了十两银子了,李氏和苏大爷在一旁看着苏蕴笑着把钱拿了出去,磨了磨牙,真是气人。

  要是苏蕴没卖方子,这笔钱都是自己的。

  这边还完钱的功夫,那边叶氏带了苏家一队人来了,苏老三老四,一时间都眼光灼灼地看着苏文华,苏文华不想理会这几位薄情寡义的兄弟,老四苏文启调侃道“二哥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啊,你弟弟手头可不宽裕,咱们...”

  苏元一棍子过去“在外面给我小心着点。”还嫌自己今日不够丢人,人家死都不认自己,自己一家非得往上爬。

  “知道了,爹。”苏文启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苏蕴手里的钱。

  苏蕴这里看着一个个的字据拿过来对比,然后给钱,不一会儿钱袋子里面就空的差不多了,沉甸甸的银袋子没了,随之而去也是压在身上的债务。

  苏蕴边还钱边算着自己剩下的钱,她靠着卖板栗饼就赚了二两多银子,如今手底下还有一两银子,还余了三百文多钱,她爹娘那里恐怕还剩着给乘风交束脩的钱。

  还债务的事情解决完了以后,天黑了下来,天上的星星却很亮,月亮沉沉地从一片雾霭云烟中,悄然而出,这这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吧。

  苏蕴笑了笑明天就是除夕夜了,她在除夕夜的前一天晚上把苏家的债务几乎全部都还完了,可以过一个好除夕了。

五月琉

还完钱,才好大显身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