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11章,吵闹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73 2020-05-13 22:00:00

  百糕阁的老板让苏蕴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便来了一个长相富态,身材富态的男人。

  百糕阁的老板赶紧介绍“苏姑娘,这是胡掌柜,是永和瓷器的掌柜。”

  “胡掌柜这就是那位苏姑娘。”

  “原来是胡掌柜,失敬失敬。”商场上面即使下一刻是敌人,这一刻互帮互助的就是朋友。

  胡掌柜这两年走南闯北,见识了不少好东西,他一眼就发现了苏蕴的钱袋子,这是个好东西,他自己就一个要出阁的女儿,眼光和自己一样,精的很,这样的刺绣自己的女儿想必会喜欢。

  “姑娘妹妹手艺真是精湛,想必姑娘都听小友说了吧,姑娘可是同意这活儿?”

  苏蕴略微一愣,这么快,看来这商人眼光还算不错,苏蕴说话语气柔和许多“这妹妹绣工是极好的,但是我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敢问贵女什么时候出嫁。”

  “下个月末,料子和珠子布匹我另外会送过去,届时我会以一个银子作为报酬的”那大概是要一个半月的时间了。

  一个银子不少了,苏蕴认真道“我回去问问我妹妹”

  掌柜的露出一抹笑意,刚刚那布包上的针线齐整,花样美轮美奂,这县城的绣娘哪里能绣出这般好看的东西,这嫁衣好看些,夫家也会多看中些。

  掌柜的去账房给了她二十银子,苏蕴看着那沉甸甸的银袋子,眼中笑意明显,除了这二十两的银子,自己还有二两多的银子,她现在可是个大财主了。

  苏蕴这一忙活一直到了中午饭的时间,看那曾牛叔一定等的着急了,苏蕴买完了面粉等东西后,又花了五文钱买了三个肉包子,给了曾牛叔一个“叔,辛苦你等了,给你个。”这肉包子皮薄馅厚,曾牛叔平时都不敢买这金贵的东西的,看着苏蕴不容拒绝,自己又确实饿了,不由一口一个小心地吃掉。

  “真好吃这包子。”曾牛叔笑了笑,脸色的皱纹堆了起来,手上的包子和手的颜色对比明显,苏蕴朝着曾牛叔笑了笑要下了包子。

  “嗯,好吃。”

  她急忙回到了家里,发现今天的家里格外的安静,苏蕴里里外外找了,一遍居然什么人都没有,连轻轻都不在,回来的时候就眉头不停地跳着。

  她把面粉放下后就往外跑出去了,准备去田里看看她爹娘在不在,想了想把自己的钱袋子戴在了身上,家里的门不结实,二十几两的银子放在家里可不安全。

  苏蕴走在田间小路上,地上多了许多枯黄的叶子,这寒风却是不住地往自己肥大的袖子裤兜里面跑去。

  “哎呦,蕴姐儿你可回来了,快去前面看看吧,你爹娘和苏老家一家吵了起来了。”

  “你说什么?苏老家的人不好好地待在旧南坡那里,今儿怎么过来了?”苏蕴环抱着自己的双臂,实在有些冷。

  “哎呦你去了就知道了哟。”秋霞嫂子推着她走了。

  等到了一处地方,那边里三圈外三圈地围了起来,苏屹不在,如今上山打猎恐怕还没回来,苏蕴觉得这阵仗倒是挺大的。

  后面一人说道“蕴姐儿来了,蕴姐儿来了。”苏蕴这里开了个口子,人只觉让开,她就往里面走了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

  苏蕴身材高挑,大步从人堆里面进来了,她不说话时候就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是长得好看啊,格外地吸引人眼球。

  苏蕴看着坐在地上伤心落泪的李氏,想起她前几日还跟着跟着自己,看来是板栗的事情,财帛动人心啊。

  不过总是会有这么一日的,苏蕴扯开嘴角笑道“今天是什么好天气呢?婶儿你这是打算给我表演个啥呢?电闪雷鸣配****?”

  李氏刚刚酝酿出来的眼泪收了回去,看向苏大爷。“爹,你可得为我做主啊,今天的事情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苏大爷苏元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苏蕴倒是冷漠地一笑“做主?你这是叫你爹做主啥呢?这可是新北坡,可不是你们旧南坡的底盘,你们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为非作歹就算了,跑到我们这里来做什么?做主,做什么主?”

  苏蕴对着一旁叫自己来的秋霞嫂子道“嫂子,既然有旧南坡那村长是管不住要咱们新北坡的人做主了,咱们也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是吧,麻烦秋霞嫂子去请应叔来。”

  这话说的是真长新南坡的脸,旧南坡的村长是老大老爷苏元,苏蕴可不是明晃晃地打量,又夸了一顿他们新南坡的人。

  李氏站了起来,她知道苏蕴这小蹄子的厉害,于是就指着苏文华说道“苏文华你看看你教的好女儿,就这么说你爹的,诽谤你爹。”

  “婶儿可别忘了,我爹苏文华是姓苏,但是他可没有爹,有没有娘。”苏蕴这一句话说的狠厉决绝,配上她冷若冰霜的眼神,那气势是有了,人也都怔住了。

  苏轻轻看到她来了抓住了她的手,“姐,姐他们说,我们瞒着村里人偷偷发家,不告诉他们,说我们家薄情寡义。”

  苏蕴看着他们三人,是在这争持了许久,要不是她早回来了,恐怕明天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自己家。

  李氏顺势出来说话了“蕴姐儿,我可告诉你,我是没资格说你,但是我当过你婶儿,你这样自己背着别人偷偷发家就是不该,既然你请了应村长来,也行咱们就来捋一捋这事儿。”

  苏蕴冷哼了两声“那李婶儿告诉我什么该,什么是不该?”苏蕴冷冷地眼神环绕了一番周围的人,新南坡旧南坡的人都在这里,今日他们不出口是为什么?

  是因为他们觉得李氏说的对不对不重要,只要让她把赚钱的方法说出来就行,他们也能分一杯好处。

  苏父好说话,秋娘性子软弱,这不久挑软柿子捏么。

  苏蕴冷冷一笑,笑容有些嘲讽“宋大嫂,我记得你那豆腐做的是村里最好的,在镇上也是卖的最好的,不妨告诉大家怎么弄?云婆子的你那簪花的手艺是镇上的头一份,不如也告诉告诉大家。”

  宋大嫂急忙跳了出来“那,那怎能一样。”

  云婆子也跳了出来“你这是害死我呦,我家就靠着这赚钱,不对是害死我全家的。”

  苏蕴看着这两人,听轻轻说帮衬李氏帮衬的最欢快。

  凌冽的眼神看着在座的每一位,被这眼神扫过的人都站如针毡,害怕这蕴姐儿下一个就点到她。

  叶氏此时走了出来,一脸不愉的表情,不过她好歹比这其他人好了些“蕴姐儿,就问你那赚钱的方子给不给,这山上栗子这么多总不能你一个人独享吧。”

  叶氏眼中寒光迸出“别忘了我可是你奶。”古代孝道为重。

  苏蕴笑道“这时候承认你是我奶了,我爹腿受伤的时候怎么不说你是他奶,我家盖房子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我奶,还说亲兄弟明算账,那欠的钱的利息比借别人的都高。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奶,我爹也没有你这样的娘。”

  “你这么大声和我说话,是什么意思呢?”

  叶氏气的不轻,她平日就是被几个媳妇儿子哄着,哪里被人说过重话,旁边的刘小倩适时搀扶住了叶氏“奶身体不好,蕴姐儿说话还是小心些。”

  “鬼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什么。”苏轻轻小声嘀咕道。

  这一声偏偏谁都听到了,叶氏瞪了苏轻轻一眼,苏家两个女孩子都被养坏了。

  在场的乡亲也知道苏老二家这几年却是都过不得不好,就这快过年的来说,别说年货了,恐怕都没有闲钱买块糖。

  苏元今天也过来了,其实今天过来他主要是来看苏文华,毕竟是自己的儿子,都好久没见了,如今看到这样心倒是凉了一半。“老二你看看你教的孩子,对长辈大呼小叫,什么教养都没有。”

  “然不成你和蕴姐儿想的一样,真的不认我这个爹?”苏元瞪着眼睛,他就不信这个儿子能忤逆自己。

  苏文华听到了他前面的那句话,到了这时候他这个爹还在纠结自己管教孩子不利啊,他摆正了自己态度,仰着脖子,挺着了被长年耕作压弯了的背“我苏文华没爹,也没娘。”

  苏元一阵气结,居然真的...真的如此不给自己面子,逆子,逆子。

  苏乘风知道外面妇人吵架,自己是不适宜插到其中,而此时坚定地说道“对,我没有爷爷和奶。”

  叶氏拿起棍子就像去打苏乘风,苏蕴眼疾手快抢了过来,扔掉了“怎么想杀人啊?”

  “我...我打死你。”叶氏咬着牙,红着脸青着脖子。

  李氏一看这,这不对劲啊,不是来声讨那黑子的事情吗?怎么又回到了家里事情,看着周围人看着叶氏指指点点的样子。

  赶紧拦住她,如今新北坡还是有人偏向自己的,要是真打了新北坡的人,就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此时顾不得其他了“蕴姐儿,你那镇上卖的饼子,今儿我可是见到了,一天下来至少一两银子的收入呢。”

  “一两银子?”周围的人都惊讶地看着蕴姐儿,先是倒吸声一片,接着讨论的声音此起彼伏了起来。

  “能赚这么多啊,真厉害啊。”

  “要是有了方子我就说不定也能赚这么。”

  “不然咱们劝劝蕴姐儿吧,一起发财可是好事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蕴姐儿你说是不是啊。”

  “我也觉得啊。”

  苏蕴点点头“我做的饼子当然值得这个价格,但是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煮栗子的方法是没有教过大家?谁家都有个压箱底,谁又能做到真正铁面无私,我还嫌弃自己住的茅草房不好呢,不如苏大老爷家空几间房给我住”李氏一时语噎。

  “这哪跟哪儿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