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8章,伤疤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35 2020-05-10 22:00:00

  “是张婆子说你这里有货,我来看看的。”

  孟氏抬头有些惊讶,而后眼睛离开了算盘“张婆子让你来的?既然如此,跟我进来吧。”说起来这家铺子的店面还是张婆子租出去和这孟氏也有几分的关系。

  “都在这里了,两百文,一分不多一分也不能少了。”

  苏蕴摸了摸麻袋里面残缺的布料,还有些绕成团的针线很是杂乱,但是都是顶好的布料东西,绫罗绸缎各色都有,是绝对不会染了水色就掉了那种,苏蕴嘴角裂开笑意“唉,多谢孟姐。”

  苏蕴忽然看到了旁边的一匹黑色的布“孟姐,这是什么?”

  孟姐冷哼一声“你这眼睛倒是挺尖的啊,这东西上头不要的刚刚下来的,说是染错了颜色了,要不要五百文钱。”

  苏蕴摸了摸料子,是好的棉布,平常要是好的棉布最少都是要一匹一两银子的,这棉布恐怕是染了黑色不吉利了,不要的。

  苏蕴咬了咬牙齿“买,都要,我两个都要。”这一匹布够做五个人的衣服裤子了,做不了外衣可以做个里衣穿在里面倒也是暖和的,只是布匹较大,苏蕴不好带回家只好先付了钱,说等明天再带回去了。

  苏蕴回到家里面,秋娘看到她回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旁边正在打算给苏屹做一把新的弓箭的苏父看了她一眼“回来了?”他对苏蕴给自己捏骨又心痒痒了。

  “嗯,刚刚去买了点东西回来。”家里头知道她赚钱了,但是也没有过问她赚了多少钱。

  苏蕴把篓筐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一大包麻袋子装着的布料,顶好的那种,但是都是碎碎的。

  秋娘睁大了眼睛“这料子,真是滑,你哪来的?”

  “我花了两百文钱买来的,轻轻快出来,姐给你买东西了。”

  “姐我来了。”苏轻轻闻声出来了,看着布料眼中闪过欣喜。

  “姐,你这...”

  “那天下着雨我可看到你的针线篓子,都褪色了,想着就给你买些针线,就是这线有些杂乱的,恐怕得好好地理一理,只能绕线缝补用,喜欢吗。”苏蕴看着自家妹妹一动不动地看着料子,看起来是欣喜的很了。

  而后苏轻轻抬起头来“这线是极好的,我看刘小倩有一日穿着一件二两银子的成衣就是用的这个布料,我很喜欢。”

  “喜欢就行了,以后我也会给轻轻买那么好看的成衣,还有首饰,咱家的妹妹绝对不会被旁人比了下去。”

  “嗯”苏轻轻吸了吸红红的小鼻头,重重地点点头。

  秋娘听着她说两百文钱,心肝都在颤抖,想不到这黑子真的能赚这么多的钱。

  苏轻轻泪眼蒙蒙地看着苏蕴“姐,我最喜欢你了。”

  苏轻轻在快要投入苏蕴怀抱的时候被苏屹拦住了,苏屹认真地说道“娘子,娘子最喜欢的是我,不准你抱娘子”

  苏蕴脸微红“你要是不肯轻轻抱我,我也不抱你。”

  苏屹认真地想了想,坚持道“别人不准抱。”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了。

  苏轻轻下午让苏蕴把她的钱袋子给她,她如今有了针线再拿去缝补一番,苏蕴愉快地答应了,她妹妹的手艺是绝好的。

  下午大家依旧去了那山上去捡那板栗,苏轻轻就待在家里看门顺便绕线,大家干劲满满地上去了,倒是遇见几个拿着篓筐的嫂子。

  “宋大嫂,嫂子。”秋娘默默地打了一声招呼,苏父更是连一点脸色都没有给跟在后面的李氏。

  看起来也是来捡黑子,苏蕴看着周围两三人,没说什么,经过众人一收拾,地上的板栗树上掉下来的栗子都差不多快捡完了,这次一直捡到了傍晚时候,因为不多了所以到傍晚才捡了一个篓筐。

  看着苏蕴几人下去,宋大嫂和几个嫂子都围了上来“李氏你说的是真的么?这东西真的能赚钱?”

  “当然是真,我那天遇见的柳氏说的,说在马车上遇见了蕴姐儿,不知道什么味道就特别的香,寻思就是她篓筐里面的味道了,恐怕就是这些黑子,就是不知道怎么搞。”

  另外的一婆子也凑了进来“恐怕是真的能赚钱的,我今天看到曾牛收了十文钱,就送蕴姐儿一人去镇子上呢,你说说要不是苏家的赚了钱,怎么可能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十文车钱呢,换做了是我都舍不得的。”

  “回来的时候,我这都眼尖地瞄到了,那可是白面,整个篓筐都是。”几人惊呼一声,纷纷把手中的黑子当成了宝贝,赶紧捡了起来,生怕慢了别人一步。

  “这东西恐怕是可以卖的,但是我吃了一个硌牙的很,恐怕他们是卖给了特殊渠道,又或者是有什么做的方法咱们不会弄就是了。”几人说着躲在后面的李氏暗自起了心思。

  “咱们不然去问问苏老二他们。”

  “你傻啊,赚钱的法子会告诉我们?”

  “这栗子是山上的是公有财产,他们不肯?”李氏插着腰说道,在场的今人一下子人心浮动了起来,无论如何,到时候要是李氏出头,他们也能跟在后头捡个便宜不是。

  按理说这黑子是共有财产,但是说不说赚钱法子确实人家自由,几人想着先看看什么情况。

  李氏想着明天去看看那栗子卖的如何不就好了,若是有买卖的渠道,到时候就让他们交出来了。

  苏蕴清点了一番栗子,大约合起来也是三四百斤的样子,苏蕴加上之前的,苏蕴想着每天做饼做个四百个四个篓筐就足够了,这里的板栗还可以再撑个两三天的。

  马上就要除夕了,她就想趁着人多的时候多卖些。看今日的这情况,栗子以后恐怕就不好获取了,若是没了这原料也要损失不少了。

  苏乘风看着她忧心的样子,想了想今天的事情,聪明如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了其中的厉害之意。“姐放心啦,该赚钱的都赚回来了,我也不要求姐带着我大富大贵什么的,咱们有力气有手脚,饿不死的。”

  苏蕴摸了摸他“小屁孩好好读书。”

  “姐,你说谁小屁孩呢?我如今已经长大了。”

  苏蕴摸了摸他的脑袋,晚上睡前从柜中拿出了量尺丈,苏屹看着她,好奇地问道“娘子,这是做什么?”

  苏蕴对她露出笑容“给我们阿屹做一件衣服呢,顺便把昨日买的红花油拿了过来,来躺下,我给你揉一揉啊。”

  苏屹乖乖躺下,苏蕴看着他合衣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动手把他的衣服拨开,就露出了里面莹白结实的胸膛。

  “娘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热,热的。”苏蕴结巴了几句,快速量了她身上的尺寸“来阿屹张开双臂。”苏蕴顺势环抱住他。

  “娘子身上好香香的。”忽然想起了什么,低下头往苏蕴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苏蕴被惊了一下,抬头看向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满上失措,居然比刚刚的脸更红了几分“阿,阿屹你做什么呢?”

  “这是王屠夫告诉我的,娘子可以时不时给个香香,这样娘子会更喜欢我的。”

  苏蕴暗骂一声王屠夫,教了苏屹什么也不知道。

  “好了,好了我给你量好尺寸了,现在躺下来给你揉揉,我找找淤青在哪啊。”苏蕴把他后面的衣服也扒了下来,居然还留有几条旧的伤痕,看上去年限已经很久了。

  “这是谁欺负的阿屹啊?疼不疼?”

  苏屹不知道她什么,只是茫然地摇摇头“不疼。”

  想到前几日对方瞒着自己被陷阱刮伤到了事情“娘子给你呼呼,呼呼这些伤痕就没了,也不疼了。”去山上打猎或多或少都有伤到身体。

  苏屹只觉得身体痒痒难耐,娘子在他的身上一直呼呼,就像是小蚂蚁一直在皮肤上面爬着,碰到淤青的地方痒意和微微痛意袭了上来,等到苏蕴都涂好了以后,苏屹抱着她上床,头埋在她的脖颈之中“娘子,我难受。”

  “怎么了,是不是我刚刚下手重了。”苏蕴摸了摸他的脑袋。

  两人靠的十分近,苏蕴还想看看他,却突然触摸到了被褥下的反应,一下子不敢动了。

  苏蕴一下子闹了一个大脸红,羞涩又小声的问道“你,你怎么这样啊?”苏蕴的眼中仿若是蓄满了水似的,柔软的不成样子。

  “娘子别怕。”

  “你别动了。”苏屹看着背过去的苏蕴,委屈地眨着大眼睛,娘子不理自己了。

  “娘子,我想亲亲你。”

  “闭嘴”苏蕴咬牙道。

  苏屹的反应的更大了,她如今是动都不敢动了,苏蕴捂着脸,这时候外面寒风呼啸,小小室内却是春意浓浓,等过了些时候,两人都缓缓地睡了过去。

  苏蕴现在无比庆幸他的脑袋不是很好,要不然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恐怕自己是没有办法见他的,现在自己还能当做没事人一样。

  第二日依旧是和昨天的一样,她早早地就起来,这次全家人都帮衬着做,不过一会儿就做好了。

  苏父秋娘还有苏屹加上她,一共四个人大家都背了一个篓筐,里面装的还是热乎的板栗饼,装好后就往曾牛叔家那里走去。

  曾牛叔早就吃过了饭,在那里等着蕴姐儿了。

  曾家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前两年分的家,也不用下地干活,偶尔去地里面看看,平日里自己儿子媳妇孝顺,都会拿东西拿钱孝敬他来的。

  不过今天除了曾阿婆和曾牛叔以外,还多了一个人,就是李氏,曾牛叔知道她是原先苏家大哥苏文华的媳妇,不过苏老家和苏老二家闹得很不愉快的,苏蕴不远处就看到了她跟着曾牛争执的模样。

  

五月琉

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