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7章,买卖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193 2020-05-09 22:00:00

  实际上蕴姐儿自有考量,别看这张阿婆人微言轻的,但是人家可是这市场的第一号把手呢,人又颇有资历,昨天她卖板栗饼的时候,就有几个男人趁机想调侃她呢,要不是张阿婆,自己肯定会被骚扰的,反正是免去了许多的麻烦。

  蕴姐儿刚刚摆上了摊子,就有几人来问了,虽然没有买,但是却吸引了不少过往的游客的“别说多贵呢,客人你就去问问昨天买我饼子的人,饼子味道好不好呢,而且吃下去分量足结实,你不妨品尝一下。”

  “就是这个价格有些小贵。”客人试图讨价还价一番。

  “诶,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这饼敢说是别具心意的独一份,你送给爹娘,不然岳父岳母都特有面子。”

  旁边的人点点头“这话倒是在理,昨天吃了,味道比起那百糕阁还好上了许多,就是没有精美的包装罢了。”

  苏蕴又委屈道“要是再降价,对已经买走的别人也不太好不是?”

  想了想又道“客人还是尽早地买下,我今大早起来做的,热乎的很,要是等会可能就没了,凉了也不好吃。”

  于是吆喝几个还在犹豫不决的人一时间都买了。

  苏蕴开心卖着糕点,不过半个时辰就卖掉了一半,这时太阳升了起来,阳光洒落在人的生机勃勃的脸上,像渡上了一层金光,又带了几分和煦温暖之意,又有几分刺眼。

  以往这个时候就是人流最多的时候,张阿婆吆喝的声音也比之前的大了许多,苏蕴这倒是不需要吆喝的,因为这都忙着给人拿饼子了,她长得漂亮就站在着就是一个活招牌。

  小孩子走过来都笑道,我要吃漂亮姐姐做的饼子。

  于是当许多卖菜的刚刚开始叫卖的时候,苏蕴这篓筐都快要见底了,在半个时辰后苏蕴把最后一箩筐的糕饼都卖完了。

  来的人还有几个不满嘀咕着回去了,大早上起来买板栗饼居然卖完了,许是苏蕴无意间触动了饥饿营销的生物链,众人几乎都觉得这饼子是天大的好东西,纷纷让苏蕴多做一些。

  赚钱的活谁不做?苏蕴笑着应了下来,笑容美好让觉得一大早起床卖菜的人心情都好了几分。

  到了后来渐渐传出了西街多了一位糕饼西施的称号。

  “蕴姐儿这是要回去了?卖的真好啊”张婆子说道,旁边的几位贩卖的小摊也羡慕地看着苏蕴。

  苏蕴点点头“上街再买些东西回去。”

  “等等,这些茄子和青菜都是昨天的,不好卖了,你要是不嫌弃了就拿回去。别给我拿钱,拿钱我生气。”

  “张婆子这,这怎么可以呢?”苏蕴推脱道,她已经暗着受了张婆子的好处,这又如何要呢。

  “快些拿着,别挡着老婆子做生意了。”苏蕴微微有些感动,这个世界不比自己那个时代,却有着最纯粹的美好,她从小打拼试图立根于城市,如今热切的心又多了几分安宁。

  “那行谢谢张阿婆了。”张阿婆微微一笑,蕴姐儿她看过是个好的孩子。

  苏蕴又去了杂货店铺,家里的糖和盐巴还有芝麻都够了,就是油不够的,就要了一罐子的油和二十斤的面粉。

  她今天赚了三百五十文,加上昨天的一共是三百八十五文,扣除掉车马费还有三百八十文钱,如今买了面粉和油就只剩下了三十文钱了,苏蕴留着三十文钱,去了药房买了瓶红花油和重要的一种药草又花了十文钱,如今兜里就只剩下了二十文钱了。

  自己在山上能找到了跌打油的其他药草,唯有其中一味没有,她想起镇上做的跌打油,味道重还不好用。

  苏蕴坐上了马车,马上回了家里面。

  秋娘看着她篓筐里面的面粉,比昨天的份量不知道重了多少,秋娘惊讶道“这,这是又赚钱了?”

  苏蕴点点头,拿出了红花油“你和爹平时有些磕磕绊绊,我等会做了跌打油,今晚就拿着好好揉揉。这些菜是摊子上的张阿婆送的,我去拿着刚买的猪油炒个菜。”

  看着苏蕴蹦蹦跳跳的样子,去制作跌打油,秋娘觉得有些不真实,等到苏父回来,苏蕴用揉骨的手法混着跌打油给苏父揉着。

  “哎呦,还真的没那么疼了,蕴姐儿还有这本事呢。”

  “都是书上一些奇巧技法看得我每天给爹揉揉,就没那么疼了。”苏父高兴地点点头。苏蕴不是专业的骨科医生,只能算是一个小护士,懂得一些配置药方和疗养的小法子。

  当天晚上苏蕴心情很好地下厨了,就炒了两道蔬菜,但是许是比平时多放了油的缘故,那两道的菜居然品尝出了肉味道,尤其是茄子,就跟吃肉似的,香的很。

  “娘子真好吃。”苏蕴听着苏屹的话,多夹了两筷子给他,又夹了给爹娘。

  “咱们这蕴姐儿就是有一双的巧手,做啥啥都好吃啊,我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茄子。”那一道茄子是先拿去蒸了,然后把蒜洒在上头,放了些辣椒,泠了油,香味十足。

  大家乐呵地吃了一顿的中午饭,因为家里的田地不多,所以中午回来吃饭那是没问题,不用送到田里面去了。

  本来大过年的去田里的人就少了,只是苏父和秋娘又没人可走的亲戚,又没钱过年的。

  如今倒是有事做了,帮着蕴姐儿上山捡栗子,这几天除了下雨后那天打了一只野鸡,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没有再猎捕到了猎物了。

  于是这次每个人都背了一个篓筐上去,村里的人看着奇怪,这昨儿傍晚就看见了蕴姐儿背了篓筐下来,还和他们说这黑子能吃,然不成真的能吃,原本想着年后再说的几人,这时候心思也活络了起来。

  宋大嫂就是个机灵的,立马跟了上去一看,居然每个篓筐多装满了黑子,这东西肯定能生财。

  苏蕴领着一众人上山了,又装满了全部的黑子下山了,这件事情让人很是奇怪,如今不仅仅是宋大娘了,大家都疑惑了,这黑子真的能吃吗?

  苏蕴看着那些打量的眼光,恐怕过不了多久这板栗的事情就瞒不住了,不过他们今天去采摘合起来就有将近两百公斤左右的板栗了,家里还要一百斤多斤大概够用上四五天了。

  苏蕴的制作糕饼的技术越来越娴熟了,她还教着大家帮忙做,昨天刚刚买回来的二十斤的面粉全部都做成了板栗饼。

  苏父特地去多买了三个篓筐回来,看着倒是派上用场了,做出来的糕饼是原先四倍的数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卖的完。

  这东西实在多,而且又重,看着昨天那车上的情形,恐怕是过不了多久,村里都知道她做了什么事情了,村里唯一有牛车的就是曾牛叔,她便直接定了十文钱来回的费用,只是得帮忙着拿货物。

  曾牛叔自然兴高采烈地同意了,如今快过年,自己是乐的清闲了,去镇上溜溜,喝杯茶,他还能平白得了十文钱,哪里不好。

  苏蕴到达了目的地,和往常一样和张婆子唠嗑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有人来买板栗饼,这下子可不是一个人来买,一窝蜂全来买了,这几天大家吃了她的板栗果真是她所言,味道很好又新颖。

  一样的时间里面卖掉了一半,但是这数量是不一样的,苏蕴做事小心,算钱的脑袋瓜子赚的也快,倒是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次可是直接卖到了大中午的时间了。

  看着快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了,苏蕴如往常的一样去了杂货店买面粉和盐巴还有糖,这杂货店的老板早就认识了苏蕴看着她来了,开心地应了进来,给她把秤把的稳稳的,有时还会漏一点给她。

  “小娘子下次还来我这里买啊。”

  苏蕴笑道“小哥把秤技术好,我下次还来”

  除了买这些,苏蕴还多买了几斤的盐巴和白糖,这里的白芝麻和黑芝麻也有,苏蕴原先的背上篓筐都叠在了一起,只留下一个自己背上,她把东西放在曾牛叔牛车上后说道“曾牛叔,你先把这些东西给我送回去,送到我爹娘那里去,我去办点事情。”

  看着时间都快吃午饭了,苏蕴可以不吃但是不能让别人不吃吧,曾牛叔看了看时间“行,蕴姐儿你可得早点回去啊。”

  “放心吧曾牛叔,曾牛叔路上小心。”只见苏蕴想着张婆子的话,七拐八拐进了一家的铺子。

  这铺子还挺大的,而且人还很多,除了地理位置不好,装潢还是不错的,但是在这里的购买者有同样的一个特点,就是看上去都特别穷的模样。

  苏蕴来到了里面,想着张婆子的话果然不假,好店不怕铺子深,这家铺子叫做淘铺子,说明白点就是二手铺子,大部分东西都是二手,但是穷人家的就喜欢这种地方啊,二手的没关系,用的趁手的就行。

  苏蕴进到了里边,掌柜的是个嘴角长痣的女人,五官端正就是被这颗长毛的痣给毁掉了,看上去三十岁的样子,模样看上去就知道很不好相处,听张婆子说,她是个寡妇。“看啥呢?”

  孟氏就是不喜欢这水灵灵的姑娘,自己不是寡妇,其实丈夫就是和别的狐媚女人跑了,她做掌柜的看到苏蕴绝色的面容,便怨恨地连着八面玲珑都给忘掉了。

  “孟姐姐好”面对她人的挑衅,苏蕴只是微微一笑,笑容微微扯起来,让人觉得不过分亲近也不会太过活泼,这孟姐姐看着对方态度,好了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