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4章,讨债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319 2020-05-06 15:36:34

  家里头的孩子都是秋娘教的,她见解广阔,从家里几个孩子就看的出来。也正是如此原主心气高,也只喜欢许清那样大才子,苏轻轻安静没多少朋友,也是因为从小和其他孩子见解不同,觉得呆在一起没意思。

  苏乘风随了父亲也谁了母亲,觉得读书就读书,掏鸟蛋耍滑玩闹的事也一刻不能耽搁。

  想到苏乘风若是读了书,好的话,考取了功名,以后就算是妹妹轻轻嫁人,也不会被娘家人看不起,不仅如此还可以减免了土地的税用,还有米粮和生员的贴补,这些都是读书带来的好处,读了书家里就有看头,不至于当初离了苏老家走在路上大家多少瞧不起,说着没根的东西。

  苏乘风高兴地点点头,苏屹打猎回来后,这两天家里都是高兴的氛围,秋娘做饭的时候都哼着歌儿,温柔嗓音独特的江州小调,承载着喜悦与安宁。

  到了十一月份的时候天越来越冷了,这野兔野鸭都躲了起来了,也没有以往好了,往年也都是这样。

  但是年前的时候发生了件不愉快的事情,就是有人上来催债了,他们听说苏家的靠着打猎赚了一比小钱,来的人两人一个是苏文华媳妇李氏,另外一个就是云婆子,云婆子就是听说了了苏乘风没打算再念书,苏老二家连看头都没有了,这下子心慌了起来。

  年前加上一些碎银子,手里面都有五两银子了,本来想着先留着,毕竟要付束脩钱,还有其他一些外边亲戚钱先还一点,想不到大哥的媳妇先来讨债了,苏父脸上一阵青红交加。

  秋娘首先弯了腰,如今那个风光的大小姐也别生活磨平了棱角“嫂子,能不能再等等,这乘风还要上学,交束脩,若是这笔钱你拿走了,他...”

  李氏直接撩开了话,大声道“弟妹,弟弟啊,这你们赚了钱不还,总归是不好意思的,知道是说你们给乘风上学,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不愿意还给我们呢”

  云婆子搓了搓手“我也不是不通人情的,只是这大过年的,谁没缺个钱的是吧?”

  云婆子弯着腰好脾气地笑了笑,只是眼里精光却不容得人忽视“何况今年是今年,明年是明年的事情,今年是这样明年说不定就不是这样了,我总归是害怕。”

  苏蕴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先是睥睨了一眼云婆子,云婆子身体一哆嗦,这蕴姐儿看上去就不是个好欺负的,但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是?

  苏蕴却是径直走向了李氏“婶儿过来,叔知道吗?”

  “蕴姐儿这讨的傻子相公倒是好的,以为是个傻的,想不到还是打猎的好把手呢。”李氏说的酸溜溜,这蕴姐儿还真是命好啊,小相公长得这么好看,还会打猎,虽然是个傻子但还不是被捏在手里,也可以避免些糟心事啊。

  “婶儿怎么避开我的话了,当初开欠条的是有立字据的吧?婶儿把欠条拿过来这才作数的,还有钱当初欠的是叔的,可不是婶儿的,还是得请当面人来才行。”

  李氏一听这话,就觉得咬牙切齿,以前咋就没觉得这蕴姐儿这么厉害呢?今日过来确实是瞒着自己男人的,若是被他知道了自己在外面闹,准责备自己。

  她家男人本来就体恤苏老二一家,要是自己这么一做,不是让他对自己更厌恶,对苏老二一家更惭愧了吗,不行绝对不行。

  不由地改了口“看着乘风要读书,我毕竟是婶儿,自然也是体贴小辈的。算了,这钱想想也是不急的,听说你们打来的野味不错,怎么不端几碗回去给老太太尝尝鲜,也给我们婶儿叔儿几个孝敬一番。”

  秋娘气地满脸涨红,手直发抖,要不是这苏家的不肯施以援手苏文华又怎么腿一直有病根落下“要孝敬,下辈子吧。”

  苏蕴拦住了秋娘“娘,你气啥?”

  “婶儿这话就不对了,我叫你一声婶儿是尊称,不过婶儿这么喜欢当我亲婶儿不若把我们家接了回去,族谱上名给改回来,听说苏家最近分家,保不准还能多分到几亩水田和几两银子,那那可就多谢婶儿了。”

  “你,你想的美啊。”李氏慌忙出口。

  苏蕴朝着她微笑道“婶儿,门在那里慢走不送。”

  看着李氏锄在原地,苏蕴低头笑了笑,再抬头时,眼神里头已经是另外一种笑意了“婶儿要是不走,我可得请叔过来抬你回去了,到时候好好和叔聊聊天”

  李氏听着这话扭着腰走了出去,还骂骂咧咧地“还真当我喜欢往你这小破院子里面跑。”

  苏轻轻和苏乘风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长姐,苏轻轻小声道“姐,你厉害。”

  苏蕴转头笑语嫣然道“娘,这云姑婆既然来了,就别让她白跑一趟了吧,只是这云姑婆家以后与我们家的情谊可莫要再提了,不然乘风若是日后中了,还有些恬不知耻地凑上来,心里也膈应的紧了。”

  这云姑子当初之所以答应借钱给自己家就是放的高利贷,那利息都是别人的两三倍,如今还了也是好事,这拖欠下去,指不定利息多高呢。

  云姑婆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但是她就不信那苏乘风会中的,就算中了与自己又有何干系。

  一旁的苏乘风默默握紧了拳头,却见一柔软的手盖住了他,他长姐在他耳边道“以后好好有出息,让他们看不起。”

  “姐,我一定会的。”年前讨债不是一件好事情,云姑子当初就借了三两银子,加上利息一共四两银子,家里就剩下了一两银子傍身。

  苏老二家单独分出来的时候要建房子,也没有请帮工,都是叫村里人帮忙的,但是建房子哪里不得花个二十几两的,光是打了井,挖小地窖,打基地都要十两的银子了,当年还要给苏父治病,建房子所以欠下了不少钱。

  等云姑子走后,苏父沉着地坐在了小椅子上,家里的气氛有些沉默,过了一会儿苏父首先开口了“既然答应了乘风读书,就一定让着上,家里头年底卖了米粮还能换上一两银子,交束脩的钱是够了,只是今年的年恐怕是不好过了,不知道老祖宗会不会怪罪。”

  “哪还有什么祖宗,咱们要拜的是天上和土地。”苏父愣了愣,也是他是除名了的,没有父母,有的只是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

  秋娘的一双秋水瞳有些忧愁,只是嘴角还挂着那略微寡淡的笑意“恐怕今年是没办法给你们买肉,做瓷糖粑粑了,有没有花生酥糖了。”往年就是就是再不济也有个甜味和肉味,今年恐怕只会回味昨年的了。

  “娘,轻轻不喜欢那东西,那东西腻的很。”

  秋娘看着轻轻安慰的眼神,不由有些的感触“做我们儿女的,真是辛苦了。”

  “娘说的是什么话,过年不就是整家人在一起嘛,那些都是虚的东西啊,只要我们都在一起的,没什么难关过不去不是。”苏蕴笑着说道,眼中泛着柔和的颜色让众人的心觉得暖和和的。

  “你们长姐说的对,一家人整整齐齐就是最好的。”

  只是讨债一事情还是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这天夜里面,苏蕴一直睡得不安稳,有什么声音一直响。睁开眼睛一看,就见到了一双胳膊挡在了自己的脸上。

  “阿屹你干嘛呢?”苏蕴抬头一看,他整个手臂都湿掉了,眼中蓄满了困意。

  “下雨了,会淋到娘子,阿屹不能睡。”

  苏蕴往窗外一看,果然是下雨了,看着雨势一时半会是停不了的,她抬头一看,屋顶破掉了,怪不得水珠子滴答滴答的。

  “傻阿屹,你累不累啊,咱们先把这屋顶补好,等会就能睡个好觉了。”这雨下的大,天还黑着,她娘那屋子也动了起来。

  秋娘急急忙忙地穿好了衣服,朝着苏蕴里头喊到“蕴姐儿,我和你爹去田里看看。”

  “好的娘,路上可小心些。”

  两人匆匆忙忙地去了田里面了,苏蕴穿戴好了衣服,又给苏屹拿了一件外套,两人虽然睡在一起,但是平时作息不同,苏屹很早就起来了,她都没给他穿过衣服,如今捏着他的胳膊腿,耳边悄悄爬上两抹红晕。

  偏偏这人还摸着她最敏感的耳朵“娘子,你耳朵怎么这么红。”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引起她心中一阵颤。

  “好了别闹了,去找些木材,把屋顶补补。”

  苏屹茫然地捏了捏自己的耳垂“我没闹啊,”

  这边忙着,外面动静又大,苏轻轻和苏乘风自然也起来了,苏蕴赶紧让两人回去添一件衣服“这还大冬天的,又下雨了,天气也怪冷,到时候冻着了可就不好了。”

  两人听了心里一阵暖流涌过,原先的长姐可不会管着自己这些的“知道了,姐。”

  看着两只听话的小兔崽子,苏蕴嘴角咧开一抹笑意,到了这个世界,虽说日子是苦了点,但是有爹有娘有弟弟妹妹倒是比自己在那个世界活的还真实些来的。

  苏蕴又问了屋顶有没有破损之类的话题,等会让苏屹也过去补补,两人原先撑着不讲,想不到屋里面却是破了一个大窟窿,温度比自己那里还要低。

  “这麻烦啥的,你们要是生病可是大事,吃药请大夫哪个不需要钱?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下次屋里面有事可不准再瞒着我们了。”

  两人乖巧地点点头,苏蕴看着一木制台子上面摆着的针线,如今遭了水,原先的材料又不好,如今全都划开了。

  苏轻轻的眼中闪过难过,然后把东西塞进了抽屉里面,嘴角扯了扯“姐,我先去做早饭。”大家麻烦了一个晚上,不知不觉竟然到了早上。

  昨天下雨,王猎户说今天天气冷,加上山路滑就不去打猎了,苏蕴担心苏屹一个人去打猎有危险,两人便一同去了山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