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3章,打猎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47 2020-05-06 15:26:19

  三天后,苏乘风偷偷摸摸地溜进了苏蕴的房间里面“姐,我给你做好了,小心些别给爹看见。”

  苏蕴摸了两下“挺结实的,你小子做的,挺行啊。”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我苏乘风脑子做啥啥都行,不然怎么读书年年拿第一呢。”苏乘风说道这里,忽然冷静了下来。

  苏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府试是明年的吧?放心,姐一定再给你争取上上学,让你参加明年的考试。”原先苏乘风就考了两场都过了,这第三场便是府试要到县城考,考上了就是童生老爷,这还得人做保。

  苏乘风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只是感动地应了下里“谢谢姐。”

  这天苏蕴就拿着这刚刚做好的弓箭给了苏屹“阿屹,我明天就和爹说说放你一天的农活,你就跟着那王猎户一起去试试。”

  “我要射兔子和野鸡给娘子。”苏屹兴奋地说道。

  苏蕴看着他盯着她认真的样子不由地撇过了头,刚刚心中忽然有一丝的悸动是什么鬼,怪只怪对方长得太帅吧。

  要说第一天不适应和男人睡,但是后面几天却是离不开了,这天气太冷了,苏屹浑身都是热的,有他在被窝都暖和的。

  赶紧村里面的有小部分认为像苏蕴这样长得漂亮的,十有八九会出轨,却被苏屹狠狠地怼了回去“胡说,娘子每天都叫我上床和她睡觉的。”

  傻子的表情认真,也不像是会说谎的样子,这下子那些人酸了,凭什么傻子都能有美娇娘哄着睡觉啊。

  苏蕴听说了这件事情也是苦笑不得,于是这天夜晚的时候,苏蕴就给他科普了一下小知识“阿屹我们这些事情不能乱说知不知道啊,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小秘密?”

  “对啊,像阿屹晚上喜欢抱着我睡觉,别人也会想着抱着我睡觉。”

  苏屹狠狠地摇摇头“我不要,我不要别人抱着你睡觉,我只想要我抱着你睡觉。”

  “哈哈哈好的,所以不能给别人知道哦。”她小相公的占有欲啊,于是乎后面有人有趣再来打听的时候就不再说话了。

  “瞧瞧那个狐媚子,幸亏那许清当初没被勾引走,不然眼里哪里还会有你这个娘啊。”李氏和陈氏两人边撮衣服边说着话。

  “过两年你家许清考举人老爷有希望么?”李氏就是苏家大儿子苏文华的媳妇。

  “谁知道呢?”陈氏拉着衣服高傲地走了,陈氏向来觉得与这些人不同,平日里就是镇长都回去他家看看许清。

  去年是他儿子第一次下场,只可惜没上榜,不过她可没灰心的,毕竟自己儿子有多少能耐自己清楚。

  陈氏呸了一声“真当自己就是举人娘了,不过就是个穷酸秀才罢了,眼睛都快长到头上去了。”话虽说如此,但是心里还是蓄满了酸意,谁不知道许清这人就连县老爷都很看中呢。

  要是她有个许清这样的儿子,哎…

  王猎户和苏父是有交情的,看到苏蕴和苏屹来,也是惊讶不过,听他们说来意倒是惊讶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苏屹,别看人看上去瘦瘦的。

  依着他多年捕猎的经验,推物及人,就是这种人才最结实有力的。

  “不过就是带带人嘛,蕴姐儿放心,我一定把你这俊俏相公照顾的好好,头发都不少一根的。”

  苏蕴惹了一阵脸红,又转回去叮嘱苏屹一切小心“打不到没关系,可别受伤了。”

  “放心吧娘子,阿屹很厉害的。”苏屹看着苏蕴担忧的神色,不禁笑了笑,悄悄地捏了捏苏蕴柔嫩的小手心。

  苏蕴嗔怒地看着他“千万不能出事了知道吗?”

  王猎户看着两人,倒不像是传闻里面的那样嘛,人家小两口子感情很好的。

  下午吃午饭,苏父多吃了个番薯“你今日不让阿屹到我的田地上面来,倒是让我一阵忙活,原先不觉得阿屹能干多少活,想不到力气这么大。”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开始抖粮食了,活又多又重。

  “对了你让他一个人去了哪里?”

  苏蕴心想这去打猎的事情也瞒不住的,就实话实说了。饭桌上沉默了一会儿“怎么滴?怕我会难受?要是苏屹真的打了什么东西回来,那还真的好,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几人看向苏父的样子,倒是没有一点的不开心,渐渐地松了一口气。

  晚上,秋娘都做了晚餐“苏屹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秋娘的话一出,苏蕴眼前的饭也吃不下去了。

  “我去王猎户那里问问。”看着碗里还有半碗饭,要是去王猎户那里回来恐怕都凉了。

  秋娘倒是一愣看向苏父“看如今这蕴姐儿,倒是对阿屹真上了几份心啊。”

  苏父高兴不外露,只是撇了撇眉毛。

  苏蕴来到了王猎户的房子之中,里面出来了一个穿着棉衣的女人,这是小荷嫂子,他们家比自己的家好,穿的起棉衣的。

  “蕴姐儿是来寻你男人的吧?”我男人?苏蕴听着也是挺新鲜的,还让人莫名有些羞涩,不由地点了点头。

  “他一直都没有回来,家里头备着饭了,我有些放心不下。”

  小荷嫂子脸上堆满了笑容“是我考虑不够周到,刚刚就该让我小子过去给你们家问候一声,我家男人说你那相公箭法实在了得,佩服的很,就把人留下来喝了几杯。”

  小荷嫂子收拾了几盘的花生“你来了正好,劝劝酒到时候喝多了不好。”

  “是这样啊,没事就行,我进去看看。”苏蕴听着小荷嫂子的不断的夸奖,来到了前面院子里面,就见到王猎户已经喝了满脸通红,此次十分夸张竖着大拇指“你,你是这个。厉害”

  苏屹看着靠过来的酒杯,有些难受,他已经喝了好多了,不想再喝了,而且自己想回去了,苏屹忧愁地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对面的酒鬼,然后结果端起酒杯喝了。

  “苏兄想不到你的酒量也如此之好,怎怎么就是一个...嗝。”苏屹皱了皱眉头,转过头。

  只见一道心心念念的倩影映入眼帘,媳妇就出现在了面前,高兴地起身“娘子你来了啊。”

  苏蕴点点头“你也喝了酒吗?要不要回去给你泡杯醒酒茶。”

  “阿屹没喝多少酒,没娘子在不能乱喝酒。”小荷嫂子在旁边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是个守妻奴呢”

  小荷嫂子看着桌子的上的酒坛“完了完了喝了这么多的酒。”

  “看着我男人也醉成这样了,就不多留你们了,这酒倒是我刚酿的,你拿回去给你爹娘尝尝鲜,哎呦,接着吧,别客气啊。”

  苏屹拉着她的手,眼中闪烁着喜悦的目光,让她看他手里的东西,两只野兔两只野鸡“娘子,我厉不厉害啊?”

  “厉害,我们阿屹最厉害啊,阿屹让我吃上肉了,我开心,谢谢阿屹。”

  苏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认真道谢的苏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苏蕴牵过他的手,对小荷嫂子道“小荷嫂子,今天就麻烦你了。”

  “哪里麻烦了,天快黑了快回去吧。路上小心些。”

  苏蕴回到了家里面来,秋娘开门就看到了苏屹手里面的东西,很是惊讶“这,这是真的打到东西了?”

  苏父还有弟弟妹妹也出来了“哇,是两只野兔和两只野鸡,姐夫你真厉害啊。”

  苏轻轻和苏乘风一直觉得自己的姐姐应该配更好的人,但是这几天看姐夫疼姐姐的样子,还有如今这打猎的本事,其实有个姐夫也不赖的。

  苏父也过来了,扯了扯嘴角拿了起来,颠了颠“瞧着这份量也不轻,刚刚看着苏屹拿的那么轻松以为轻,差点摔倒了。”而后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爹,娘,依我看还是先存一只野兔和野鸡,另外两只就直接卖掉了,瞧瞧明天阿屹能不能还打到,如果能的话我们就把这些鸡全卖了,靠着这生计,瞧着看看能不能交束脩前攒够了钱,供着弟弟读书。”

  “姐。”苏乘风一下子红了眼眶,她姐姐如此想着自己念着自己怎么不感动。

  “哭啥呢,这是好事,能读书就一定要读书的。”苏蕴认真说道,这个朝代虽然和自己的那个认识的地方不同,但是也是很看中功名这种东西的。

  何况苏乘风是个会读书,又勤奋。

  “先留一只说什么也得给阿屹补一补,毕竟是他打回来的。”秋娘说道,于是一只野鸡就被留了下来,这个晚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这只鸡由着苏蕴来弄,只是拿去简单地炖了,加了些野生菌菇,干笋,山鸡肉最原始的最好吃,加了过多调料反而不好吃了,两个鸡腿给了分着给了家里三个男人。

  “姐,你不要给我吃鸡腿,我就喜欢吃鸡屁股。”说罢苏乘风就去拿那里的鸡屁股。

  “你这孩子。”秋娘打笑一句,这能打到肉算是最为开心的一件事情了,五人不禁觉得生活有了看头。

  当晚,那鸡肉骨头都被啃成了渣渣。

  第二天的时候苏屹又打两只野鸡和两只野兔,第三天倒是只打了两只的野鹅,不过这东西价值挺高的,苏父也是有过买卖肉的经验,以好的价钱了卖了出去。

  “这三天就有了七百文的收入的,乘风你去把木工的活辞了,去农田偶尔帮点忙,那块田也不大,我和你娘帮忙着就够了了,你姐说的对,书还是要念的,现在赶紧得把书整出来,能念到童生也是不错的。”

  说是整出来,其实统共几几本,还是从许清那里借过来的,苏乘风开蒙的晚了许多,但是从小秋娘就教她识字,苏乘风学的快,加上秋娘之前身份交给苏乘风广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