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第2章,夫君

太子妃靠种田暴富了 五月琉 3230 2020-05-06 15:25:55

  等秋娘出去了以后,苏蕴从抽出手,可惜这手一直被对方揣在手心里面“娘子的手好小,我喜欢牵娘子的手。”

  说罢小心翼翼地看了苏蕴一眼,成亲的时候他碰一下苏蕴都被对方嫌弃了,苏蕴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对方的头,“阿屹乖”手任由着他牵着。

  苏屹眼中的高兴似乎都快要溢出来了

  苏蕴继续问道“阿屹告诉我,在外面都谁骂你傻子的?”她既然继承这原主的身子,自然要对她负责,虽然这个相公是个傻子,但是如今都是自己的相公了。

  苏屹看了她一眼“是李嫂子说的,她说娘子你和别的男子偷腥了,骂我是傻子,娘子都和别的男人跑了都不知道,娘子你会离开阿屹吗?”

  苏蕴的手猛地一紧,这小相公力气还挺大的,看着对方分分钟给你哭出来的表情,苏蕴摇摇头“阿屹,你是我相公我怎么会离开你呢,外面说的都是假的,阿屹别信。”

  “嗯,我相信娘子,娘子说不会离开我,就是不会离开我的。”这马上都冬天了,她如今在的地方虽说不会下雪什么的,但是还是格外的冷。

  “阿屹上来,这天怪冷的,别冻着了。”苏蕴撩开被子,不觉得有些冷气冒了进来,那苏屹也马上脱了靴子爬上了床。

  苏蕴感觉到腰间一股力度,看着对方一脸开心地搂着她,她本就大病初愈,如今也有些疲乏了,两人睡了过去。等傍晚时候,下午出去的秋娘和苏文成都回来了。

  “爹娘,饭我已经做好了,你们回来的正好,我去叫姐和姐夫。”

  苏轻轻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搂在一起的画面,闹了个脸红“姐,姐夫,吃饭了。”说罢就赶紧跑了。

  “你姐和你姐夫呢?”

  “我,我咋知道。”苏轻轻镇定地坐了下来,只是不停抖动的小脚丫子抖出了她内心的紧张。

  苏蕴在水缸里面洗了一把脸就下楼了,水缸里面映出一张清丽的面容,一双桃花眼,小巧鼻子,嘴唇却是略略弯下,显得有些不同于人的高冷,冰肌玉骨钟灵毓秀的好面孔,居然比前世她还要美上几分,不由对着水缸多照了会。

  苏蕴拉了拉自己的嘴角,她可是很爱笑的,可不是什么冰美人的那种,来到了饭桌上,苏父皮肤黝黑,只是脸颊却很刚毅,他认真地看了一眼苏蕴。然后说道“吃饭吧。”

  “别瞧着你爹那样,上田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还不是记挂着你。”

  苏父不自然地咳了咳,这顿饭吃的很是平静,苏蕴看向自己的妹妹,苏轻轻,她的这位妹妹性格内向,不喜欢出去,很少说话,柳叶眉,圆溜溜的眼睛,长得就是一幅小巧小家碧玉的模样,都说龙凤胎应该长得很像才对。

  但是苏乘风更像苏父一些,只是皮肤没有那黑,是健康的小麦色,苏轻轻像母亲有股温婉的感觉,至于苏韵只是眉眼处有些像父母,气质上大不相同。

  桌子上有份蒸蛋,看着就知道参和了不少水的“今天我打了两个蛋进去,就给你和苏屹吃。”

  “谢谢娘”苏屹吃的格外的开心,苏蕴看着一盘低头啃着红薯的苏轻轻,舀了一勺给她“姐姐这多,吃吧。”

  “谢谢姐姐”苏轻轻的脸颊红了红,刚刚自己想吃的眼神居然被看出来了。

  只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我去开门”作为家里年纪最小的轻轻去开了门。

  “哥,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私塾吗?”

  苏乘风还挑着里面都是在学堂用的东西,苏父快速地扒了两口饭“我让乘风回来的,家里如今的情况是砸锅卖铁都供不起你哥读书了,别说读书,就是吃不饱都是问题的。”

  苏轻轻愣在原地,一下子眼眶就红了“我…我们可以把大米拿出去卖,我们吃红薯就可以了,为…为什么不让哥哥读。”

  苏乘风拉着苏轻轻坐了下来,看着苏蕴露出笑容来“姐姐醒了真是太好了,轻轻别闹,这事情是哥哥自己决定的,我们多余的粮食一年下来最多不过一两银子,爹娘还欠着盖房子的钱,为了我读书还把那块旱田卖了,我实在过意不去。”

  苏乘风咬咬牙,红了眼眶。

  苏轻轻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豆大的泪珠哗啦啦地就泄了出来,都说读书了就有出息了,何况夫子村长都很看好哥哥,不然以前就不会把钱他们,就算没有结果有个念想也是好的,如今连唯一的念想也断了

  “哥哥坏。”说着跑到了屋子里面去了,里头传来细碎的呜咽声。

  “来吃饭,来吃饭。”秋娘哽咽着声音张罗着。

  苏蕴把水的不能再水的粥给喝了,有总是比没有的好啊。

  “到时候我进去和轻轻好好说说”苏乘风说道,这苏家房间就不多,苏轻轻和苏乘风还是睡一间房,只是拿了幕布遮了而已。

  苏蕴实打实在家里面休息了三天,苏屹倒没有陪着她而是跟着苏父一起下了农田。

  他这小子力气居然比苏父还大,这让那些嘲笑苏父漂亮女儿嫁了一个傻子的人一阵羡慕,最主要的是这长还好看,每次自家婆娘来送饭的时候都多看上几眼,别提心里面有多气了。

  苏乘风也去找了一份活做,说是做木工的,因为是刚来又没做过农活工钱就按照一百文钱一个月来做的,只是第一天回来的时候。

  秋娘就红了眼眶“文华,我今日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了乘风手都是红的,我刚刚看见轻轻拿着针线给文成手挑木刺儿呢?你说要是当初没我娘家的事,几个孩子怎么会过的这么苦。”

  这几天大家都没提起苏乘风的读书退学的事情,怕多说了要伤心死了。

  “你说啥话呢?总归是我这条腿的问题,以前我打猎多威猛啊,可惜现在看看做农活都不如你来的利索,是我拖累了你啊,你还是好人家的女儿啊。”

  “哪有什么好人家的女儿,都是罪臣。”

  秋娘哭着窝到了他的怀里,两人也不知是谁亏欠了谁的,索性就这么过一辈子吧。

  比起梦里传授的记忆,自己走上一遍以后更觉得真实起来,而旁边的苏屹此时更是高兴的不得了呢,最近无聊陪着娘子出来逛逛,娘子不仅同意了,还允许自己拉她的小手手逛呢。

  娘子的手怎么和他的一点都不一样,又小又软又白,摸着真让人开心,苏屹想一直牵着这小手。

  “哎呦这是蕴姐儿啊,你的病可好些了,小傻子看好你娘子,不然她病倒了,你还上哪找媳妇去啊。”

  “呸,我娘子才不会再病倒呢?娘子,你累不累啊。”说罢拿起手往她的脸上测测温度,上次就是很冷,阿娘告诉他那会他差点就没有娘子。

  “是不是温热的,我没事,谢谢阿屹关心我。”苏微微一笑。

  “娘子,你笑起来真好看,我最喜欢这几天的娘子了”

  两人亲密说话时候,问话的婆子早走开了,忽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声音清润是男子发育完全的声音“苏蕴?”

  看着面前长袍,身形修长的人儿,如今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挽着的手“苏蕴你好了?”

  这位就是半害得自己跳河的许清“许大哥好”

  苏蕴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恍惚了许清的眼睛,许清不是没有看到过她笑的样子,但是多是低头娇羞的样子。如今这般坦然,阳光的样子,让他心不由跟着跳动起来。

  “阿屹,我们回去吧。”苏蕴和许清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有夫之妇还是得自觉一些。

  苏屹从许清一出来就虎视眈眈的表情,如今看自己的媳妇鸟都不鸟对方,开开心心地牵着自己媳妇回去了。

  而等许清回过神,对方已经走远了。

  这顶多算个小插曲,苏蕴无聊回到家里,打开自己的钱袋子,掂量了一番,苏家的人除了大钱很多小钱都是小辈自己管的,苏蕴也有钱,凑起来就是十文钱,不多,但是却可以买一些的东西了。

  她前些日子做了一个弹弓给阿屹玩,对方既然能把树上的小鸟儿给射下来,这可惊讶到自己了,自己的相公居然还有这种百步穿杨的功夫。

  苏蕴去找了自己的弟弟,苏乘风“姐,找我干啥呢?”

  苏蕴拿出了十文钱“乘风,你看看能不能花着十文钱帮我做一套弓箭,这是材料费用。”五十文钱用来买弓箭是不可能的,买做弓箭的材料倒是可以的。

  苏乘风的眉头紧锁“姐,你做这玩意儿干啥,到时候给爹看见又伤该心了。”苏父以前可是第一好手猎户啊,触景生情就不好了。

  “你还管着你姐了,快说说能不能”她姐自从病好了以后,性子也活泼了些。

  苏乘风调笑道“姐,你都发话了,我能做不好啊,只是这钱不多,恐怕做不成一个好的啊。”

  “没事,就是试试罢了。”她家的小相公就是一个弹弓都能射下东西,何况一个普通的弓箭。

  苏蕴虽然没去上农活,但是也在家里面做做饭,喂喂鸡什么的,她前世没父母,却有个奶奶,所以农活也做的不差,苏轻轻性子内向,边和苏蕴说着话边做刺绣活。

  “你这模样绣的好,只可惜这布料和针线不好,等姐姐有钱了给你找好的料子。”

  “我信姐姐。”苏轻轻低低笑了两声,想不到得了一个病,姐姐反而没有以前的沉默和严肃了,变得开朗许多。

  有的时候还说笑话,她平日不爱出去,但是这个年纪都是爱闹的,经常和姐姐说说笑笑,这样的姐姐自己也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