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36章 我便盲从(1)

半星 丁墨 2203 2020-08-30 11:50:00

  夜色笼罩,烟雨朦胧。陈弦松打灯,满屋鹅黄柔光,伴随淅沥雨,气氛便迷离。

  快泡一壶清茶,简单白瓷小杯,相而饮。

  “今心?”陈弦松。

  陆惟真:“嗯?”

  “比平轻松,班顺利?”

  陆惟真心细,大概交辞职信,确种如释重负感觉。,。

  “唔,挺顺利。”,“呢?最近遇妖魔鬼怪?”语气带戏谑。

  “遇。”

  “啊?真?”

  “城北郊区,最近太平,马带徒弟查。”陈弦松,“所,几先用,就找。”

  “哦。”陆惟真顿顿,“危危险?”

  陈弦松:“。”

  人安静,陆惟真喝茶抬眸,几缕幽幽水汽间,捉妖师眉目分明大气,举手投足沉稳宁静。

  “……妖怪吗?”陆惟真。

  陈弦松一沉吟。

  “总解,做。”

  抬,:“。”

  “风系妖怪。”陈弦松,“次,五行五系,妖怪各属性。北郊最近半月,失踪4小男孩,10岁,半夜躺里,端端就见。警察一直查任何线索。听风,查探一次,眉目。”

  陆惟真:“风系?厉害吗?”

  陈弦松:“比次,厉害一。”

  陆惟真眉轻皱:“小心,实行,交警察解决。”

  陈弦松却笑一,种带散淡笑,陆惟真明白,风系新妖怪,绝手。

  陆惟真嘀咕:“底厉害啊?”

  陈弦松,将若结婚,生继承人,,总道。一子远,心跳竟隐约平静。

  耐心解释道:“风系,顾名思,操纵风,一般,风系妖怪往往控火,风火属;水系,则引水……管妖怪何种属性,祖师爷定规矩,将划分五境界。”

  “……境界?”

  “解五等级,代表妖力斗力强弱。分别:白雀,归犬,徵虎,青龙,六五。”陈弦松,“次妖怪,最低白雀境,算入流。一妖怪,连白雀达。次风妖,应该初入第二境界:归犬。另外,操纵种元素妖怪,码徵虎。”

  陆惟真瞪大:“种?徵虎?”

  陈弦松:“足惧。”

  陆惟真艺高胆大,似乎松口气,闪奇光:“一,打赢哪境界?”

  陈弦松答:“四曾收服一大青龙,苦夜,受重伤。至六五,听百,建之,再无听闻,、父亲、甚至祖父见。世间或许难存。”

  陆惟真。就,最厉害。

  “总之小心。”小叨叨。

  “嗯。”,“道,听话等。”

  陆惟真脸又略烫。

  昨才刚确定关系人,又约而安静。听雨,啪啪啪打窗外树,一室柔光,仿佛将外世界淹。

  “父母世,自己,做。”陈弦松突口,语气却温无比,“呢?伯父伯母做?湘城吗?”

  陆惟真心里咣当一,心,快就父母,坐火箭啊!脸愈红,答:“湘城,乡,自己盖房子,乐自,平太管。”却答父母职业题。

  陈弦松笑意:“哦。”

  陆惟真低拼喝茶。

  陈弦松再次盯乌黑如云顶,太真诚姑娘,每一分勇敢,每一分局促,每一分羞涩,全毫无遮拦,一就叫底,仿佛一汪清澈甘甜泉,傻乎乎映漫星光,珍贵而自。

  静几秒,陈弦松:“,男朋友求?”

  陆惟真感觉心抖抖,答:“其实求,努力、踏实,直人,就。”

  真陆惟真爸爸偷偷心里话,至母亲,压根聊种话题。

  “。”应一字。

  陆惟真脸。

  “呢?”。

  “啊?”

  陈弦松慢慢:“男朋友,,求?努力做。”

  陆惟真就摇:“!别求,……就,非常!”

  面人话。

  一儿,陆惟真慢吞吞抬,就见靠椅子里,自己。目光宁静,并无跳脱意情绪。双睛,再初遇寒冷。陆惟真觉睛里仿佛藏无穷无尽光,将吞其。

  陆惟真左顾右盼,就。却笑笑,如山,似守株待兔。

  陆惟真目光落挂卧室内墙腰包,顺口就:“宝贝吗?”

  答。

  “肯就算!”陆惟真语气里带所熟悉负气,隐隐控诉。

  陈弦松却站,:“。”

  陆惟真惊讶站:“真舍啊?”

  走,答话,面墙,将黑色腰包取,巴掌大,鼓,就装东西。

  “止……”陈弦松背,“,由擦。”

  “啊?”

  陆惟真愣,陈弦松墙角取条凉席,展铺,坐,拍拍身空:“坐。”

  陆惟真乖乖坐,手里腰包。

  “擦意思?”。

  里闪一丝笑:“一直吗?工欲善其必先利其器,夕……由替擦洗准备。”

  陆惟真低:“,做。”

  手却轻轻被握住,:“。让别人做,静。”

  陆惟真半晌,而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