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35章 执线的人(2)

半星 丁墨 2210 2020-08-29 11:50:00

  陆惟真一怔。

  平时看惯了陈弦松穿黑灰两色,今天却穿了件蓝色T恤,咖色休闲裤,也没戴墨镜,十分清清爽爽站在那里,容颜气度一览无遗,引来不少过往女孩的视线。

  陆惟真想:他不会是……专程穿得这么打眼的吧。

  还真的是。本来今天,陈弦松一身黑衣就要出门接人,林静边拉着他:“师父,好歹是以男朋友的身份,第一次接人,别穿得这么老气恐怖啦,跟杀手似的,和我美美的小师娘站一起都不配。”

  陈弦松说:“别乱喊。”

  林静边笑嘻嘻。

  陈弦松却转身回了屋,片刻后,换了这么一身出来,这还是几年前过年时买的衣服,很久没穿了,毕竟蓝色不如黑色在夜里方便。林静边还注意到,师父的头发也梳过了,脸似乎又洗了一遍,莫非还用了点徒儿的面霜?看着脸比平时水润一点哦!林静边登时闷笑不已。

  ……

  “你来多久了?”陆惟真问。

  “没多久。”陈弦松低头盯着她,“昨晚没睡好?”

  陆惟真摸了摸自己的黑眼圈,嘴里却不承认:“没有啊,挺好的,睡得可香了。”

  陈弦松笑了。

  陆惟真以前觉得他偶尔一笑可好看了。可现在,提到昨天他笑,陆惟真就觉得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走吧。”陈弦松说。

  “嗯。”陆惟真转身就往停车场方向走。陈弦松在她身后,垂落在身侧的那只手,轻轻握起。

  一路上,她话很少,总是低着头。陈弦松问起什么,她也显得心不在焉,随意应付两句。总之就是不抬头看他就是了。陈弦松起初还有些意外,渐渐回过味来,看着她纤薄白皙的耳垂,还有脸颊上的一抹始终不褪的红,也不吭声了,免得她更加不自在。

  平时张牙舞爪,事到临头,怂兔子一只。陈弦松这么想着,心中渐渐开怀。

  等到了店门口,车刚停好,她就推门下车,陈弦松紧随其后,喊道:“陆惟真。”

  陆惟真站住:“嗯?”

  他说:“包给我吧。”

  陆惟真:“啊?”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提包已经被他拿走了,刚要说不用啊,空出来的那只手,就落入一个大大的手掌里。哪怕昨天被他抓着手好一阵子不能动,此时再次被他牵着,陆惟真的心还是会发抖。

  “进去吧。”他说。

  陆惟真站着不动,手往回缩,抽不回来。他的手稳得很,神色都没变一下。陆惟真急了,小声说:“林静边在呢!”

  “没事。”他说,“总不能连徒弟都瞒着。”

  于是陆惟真的脸更红了。

  果不其然!陆惟真一抬头,就看到林静边鸡贼地看过来,看到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他一副卧了个大槽的表情,又冲陆惟真挤眼,因为憋笑,清秀的脸都有点变形了。

  陆惟真:“……”

  林静边嘴里却正经得很:“师父,陆惟真,你们回来了。”

  陈弦松“嗯”了一声,对陆惟真说:“去做饭。”

  陆惟真:“哦。”想抽手,他却没放,她低声:“你放手!”

  陈弦松说:“要不要帮忙?”

  陆惟真:“不要!我做饭最不喜欢人打扰了!”开什么玩笑,现在和他呆在一个密闭空间里,就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她连忙挣脱他的手,飞快跑进厨房,关上了门。

  陈弦松盯着她狼狈逃窜的背影,又笑了出来。

  林静边站在吧台后,手捧着账本,遮住半边脸,心想:妈呀,师父这几天的笑容,比这三年都多好吗!

  古人诚不欺我,老房子着火,非同小可。

  不过,林静边虽然盼着师父早点脱单,对陆惟真印象也很不错,但他也没想到,两人发展这么快,这才几天啊。这到底是陆惟真厉害,还是师父厉害?

  眼见着暮色低垂,满院幽静。师徒两人把饭桌椅子碗筷都摆好,坐下等吃。林静边玩着手机,却不妨碍他注意到,师父隔一会儿就抬头看厨房。憋了一会儿,林静边憋不住了,放下手机,小声说:“师父,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说。”

  “你喜欢陆惟真什么?”

  陈弦松看他一眼,一副不想和他分享的模样。

  林静边:“……”

  林静边又说道:“其实我就是奇怪。说她漂亮吧,衡烟师叔也漂亮。说她身材好,衡烟师叔也不输。贤惠?没有比衡烟师叔更贤惠的女人了,而且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了,知根知底,对你更是一往情深。你和陆惟真才认识几天?可衡烟师叔,你偏偏不肯。这个,怎么就肯了?”

  陈弦松说:“没什么好比的,她和别人完全不同。”

  “哪里不同了?”

  陈弦松看他一眼,继续沉默。这是又不愿和他细说了。

  林静边突然就服气了。这不才好上一天吗?就护食成这样。师父这人谈起恋爱来,脑子有点轴啊……

  这时,陆惟真端着菜从厨房出来了,师徒两人立刻都住了嘴。陈弦松忽而低声说:“别在她面前提姜衡烟。”

  林静边:“……哦。”

  心情有点难以形容。瞧瞧,从来意志如铁、光明伟岸的师父,也会有对女人如此小心翼翼的一天。

  陆惟真端着菜走到院子里,就见陈弦松坐在桌后,明明拿着手机,第一时间就抬头看过来。他并不笑,只是安静望着她。可陆惟真觉得他的目光总是与别人都不同。

  陆惟真的脸有点烧,低头避开,把菜放好。他也垂落目光。

  明明在一个院子里,相隔咫尺,却仿佛一根寂静的火线,她被系在这头,他从此攥着那头,不动声色。

  坐下吃饭。有林静边插科打诨,气氛很融洽,他俩便似昨天那样轻松聊着,没什么尴尬。只是饭吃完没一会儿,天公不作美,天空阴云朵朵,飘下了小雨。陆惟真原想再出去走走,不用和他拘在一个狭窄空间里的想法,就泡了汤。

  眼见林静边去洗碗了,雨轻轻飘着,陆惟真立在院中檐下,不肯看身边的他,说:“下雨了,那我先回去啦。”语气好像轻松得很。

  他似有似无地“嗯”了一声。

  他居然答得这么干脆?陆惟真心中也不知什么滋味。

  转身就走。

  步子还没扯出去,胳膊就被人从后面抓住。陆惟真的整条胳膊轻轻颤了一下,一转头,看到他在笑,了然的笑。然后他看着她的眼睛说:“惟真,等雨停了再走。”

  陆惟真突然就迈不动步子了。

  他的手那么自然地往下一滑,就握住她的手,紧紧握着。陆惟真的脸无可抑制地热起来,任他又把自己牵进卧室去了。

丁墨

这个男主,可真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