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29章 报以琼琚(1)

半星 丁墨 2169 2020-08-27 11:50:00

  夜色寂静,湘城湿热,条路行人。人慢慢走,初怎话。快,拐弯,方一片湖。小小公园,此行人自行车。

  陆惟真:“常里?”

  陈弦松:“晨跑。”

  “每晨跑?”

  “嗯。”

  “少圈啊?”

  “30。”

  “……”

  又:“除晨跑呢?”

  陈弦松一,答:“每带徒弟,早训练2小,晚2小。”

  陆惟真暗自咋舌:真勤奋,狱强度!哪,每睡闹钟狂响,爬。忍住又瞄一胳膊,就觉肌肉线条高森壮猩猩,别男人,每一寸利落劲瘦。

  陈弦松:“呢?”

  陆惟真反应:“?”

  “每,除班,干?”

  “哦……”陆惟真抓抓,“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干啊,干。”

  却笑。

  陆惟真:“笑啊?”

  “挺。”。

  “挺?”

  “生活,其实挺。”

  陆惟真一怔,走面,背影其实瘦。陆惟真道怎,夜色湖光,拂柳水汽,慢慢走,就觉其实孤独。

  定定神,抛杂草般丛生情绪,追。

  一儿,人走几棵果树旁,肥厚枝叶,高高树干,高处藏一枝枝金黄圆果子。陆惟真一指:“枇杷!”

  陈弦松抬。

  陆惟真左右无人,小:“摘吗?反摘烂掉吧?”

  陈弦松,。公园管人员并管,让附近居民摘,求准损坏枝叶。其果树早被人摘精光,唯独几棵,因太高,无人摘取。

  陆惟真手痒:“爬树吗?话,放。”低裙子,皱皱眉,刚裙尾提,旁伸一手,一将裙尾手里拽,往一丢、又一拍,恢复原。

  陆惟真:“……”

  抬,陈弦松直腰,放手,皱眉教训:“穿裙子爬树?吃摘。”

  陆惟真忍住笑,索性双手背身,脚跟忍住抬,一一。雀跃小情绪,陈弦松全里,转身,严肃眉笑意。抬树,心里大概分寸,助跑几步,脚步轻盈猫,踩树干就。手轻轻一攀,身体树干第二分叉,一手扶树枝,站定——轻松仿佛走,站屋檐。

  全程秒钟。

  陆惟真“哇喔”一。

  始摘枇杷,无处放,就放裤兜里,快裤兜就变鼓囊囊。

  模捉妖师,甚至几分笑。陆惟真却心暖暖,一儿怔,步,树方,喊道:“小心。”

  陈弦松低,角度,此刻少女就颗小蘑菇似,拼抬,巴掌大脸,仰望。当风吹,裙摆身周轻轻展,就一朵淡粉色云。陈弦松手按住树枝,一儿。而眨眨:“怎?”

  陈弦松:“接。”

  摘果实累累一枝,抛。陆惟真手忙脚乱,接满怀,忍住喜笑颜,双手托一枝,:“接住!”

  陈弦松却脸,轻轻笑。

  “够吗?”。

  “够,够。”

  松手,一跃而。

  就。

  满园路灯,亮。无数洁白、柔圆灯球,就无数颗星星,身升。而人背汪暗沉湖水,映波光,便仿佛银河。

  一盏灯,人顶,随跃,灯光刹倾泻水雾般背景。

  而单膝跪,手轻轻一按,身体刚触底就站,快豹,轻猫。抬,眉若峻山,若深潭,脸庞薄薄染光,如梦相见。

  陆惟真心如遭撞击,脑子里懵。一种今生未陌生情绪,胸滋生。叫慌乱,茫。转身就朝走:“走吧。”

  陈弦松将手臂拉住。

  手指触碰皮肤光滑细腻无比,陈弦松指尖微见一弹,握住放。陆惟真感觉指腹粗糙力度,心轻轻一颤。

  “伸手,。”陈弦松。

  陆惟真乖乖将双手伸,陈弦松才松手,将裤兜里枇杷掏,放手掌里,堆满满。陆惟真连忙抱满怀,:“?道甜甜。”

  剥一试试,双手又被占,道怎腾手,陈弦松拈一最大最圆最黄走,手捏面小枝,轻轻剥皮。陆惟真顿咽口水:“试试,甜甜?”

  “吃。”手往一送,剥枇杷肉,放唇。陆惟真一低,就枇杷肉背,手指。静秒钟,话,手。陆惟真张嘴咬住一口,甜,满口汁。几乎敢,嘴里刚嚼完,将枇杷指间转面,咬另一肉。陆惟真连耳朵热,低乖乖又啃一口。才果核抛旁垃圾桶。

  人,谁话。走面一,微微垂,似,又仿佛坦无,刚才做人。陆惟真捧枇杷,默默跟,嘴里残留甜味,甜涩。

  灯光一圈一圈,被人留身。陈弦松走公园门卫里,塑料袋递装枇杷,又掏二十块钱,指指怀里枇杷,守门老。老笑呵呵接。就昨一,陪走公交车站。快车,陆惟真车,跑车部,而坐,。就站站牌,朝微微颔首。双依沉静,仿佛吞所光。一次,眉宇间,隐约淡淡笑意。

  陆惟真忽,真难象,一人,亲手剥枇杷,喂人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