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19章 葫芦哥哥(2)

半星 丁墨 2013 2020-08-22 11:50:00

  白喷了!攒了好几天的毒汁!壁虎男露出绝望表情,四肢着地,拔腿就跑。那速度实在太快,快得像一道光影,转眼就逃远了。

  陆惟真的心都提起来了,陈弦松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是如此短暂、熟悉而无情,陆惟真看懂了,立马往后一躲。

  然而关键时刻,陈弦松到底来不及腾出手弄她了。他垂下目光,从腰包里取出个东西。陆惟真只看到一团光影,其间脉络隐隐。

  陈弦松神色凝重,嘴里念念有词,听不清晰,而后!

  陆惟真就看到那团东西,凌空飞到了半空中,骤然膨胀!那分明是一张光交织成的网,一刹那就膨胀到篮球场大小,朝壁虎男直扑过去!

  壁虎男的奔跑速度,肉眼已看不清了,可那光网更快,壁虎男骇然抬头,光网迎头罩下,瞬间收缩,紧紧将他束缚住。

  仿佛飞虫,落进了蜘蛛的网。壁虎男拼命挣扎,但那条条光索,如同铜墙铁壁,他寸步难行,哀嚎、求饶、徒劳。

  陆惟真再一次看得目瞪口呆,失声道:“缚……缚……缚妖索?”

  这种小说、电视、传说里的宝物,竟然真的存在?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这只恶贯满盈妖怪的捉妖师,转头看向她。他黑眸深深,俊脸清冷,挺拔如松,眉梢眼角都是降妖除魔一心正道的威严冷酷。陆惟真的心里突然抖了一下。

  他问:“你没事吧?”

  陆惟真转头就钻进了车底。

  陈弦松:“……”

  前方,缚妖索还在闪烁,壁虎男哀嚎声不断。陆惟真缩在车底正中,看到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车底边缘。陈弦松一低头,隔着半个车底看着她,目光幽暗:“出来。”他朝她伸出手。

  陆惟真:“不出。”

  “怎么?”

  陆惟真哼哼唧唧:“你又想捂我眼睛,别以为我会上当,这次我一定要看。”

  陈弦松没吭声,算是默认。他头一探,就要来捉人。陆惟真吓得又往后爬了几步,很聪明地提醒道:“你真要跟我耗时间?还不快去收了他?那个缚妖索的光好像越来越暗了哦!”

  陈弦松手一顿,抬头望了一眼,确实如她所说,没有无所不能的宝贝,捉妖索一次只能维持2分钟,耽误这会儿功夫,亮度和法力都只有最初的一半了。而且短时间内不可以重复使用。而壁虎男的挣扎动作明显也剧烈了。况且这还是在城市里,随时有可能被人发现。

  他又低头看了眼陆惟真,陆惟真缩成一团,做出很乖的样子,可怜巴巴望着他。她看到陈弦松抓在车底上的手指,点了两下,到底松开,站了起来。

  “呆着别出来!”

  “嗯!一定!”

  陆惟真连忙把头钻出另一边的车底,目不转睛地观看。

  此时,缚妖索的亮度,大概是最开始的1/3,壁虎男显然也察觉了,甚至开始拖着缚妖索,极其缓慢艰难地往前移动。陆惟真听到陈弦松嘴里又念了两句什么咒,脸色越发的无情,他从腰包里拿出了第三件东西。

  陆惟真慢慢瞪大眼。

  一个葫芦。

  他居然掏出了一个葫芦!

  我去!不会是……

  葫芦大概有他的两个巴掌大,沉沉的紫金色,还有暗斑,看起来很有些年头。当然现在陆惟真已经不去计较,这么多东西是如何塞进那么小一个腰包里去了。

  陈弦松一脸庄严,站得笔直,单手高高举起了葫芦,对准壁虎男。

  陆惟真:“……”

  这一幕实在太熟悉,我一时心情复杂难言。

  一道幽幽紫光,从葫芦口射出,射到壁虎男身上。令人震惊的画面出现了,他的相貌、身材逐渐发生变化。壁虎男也呆呆站着,不挣扎了,抬头望着那道紫光。显然他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只是以他的脑容量,搞不清楚状况。

  壁虎男的身上,出现了第二个影子。而原本那个中年大姐的模样身形,渐渐模糊,褪去,另一个身影显现了,并且越来越清晰。陆惟真突然明白,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他的真身。

  陆惟真慢慢张大嘴。

  那是个圆圆的人,或者说,生物。通体黄橙橙的短毛,椭圆的身体,上窄下宽,有点像企鹅,绝对正圆形的脑袋,没有耳朵,圆圆的眼睛,圆圆的樱桃似的红鼻头,圆圆的白色嘴巴,还傻傻张着,四肢也是肥溜溜圆滚滚的。而且它只有1米2、3的高度,抬着头,呆呆望着葫芦。

  这是人类世界里不会有的物种。

  陆惟真恍然大悟。所以,在夜总会时,陈弦松才说,验证过朱鹤林了。这个葫芦,就是他捂着她的眼,不让看的宝贝吧?

  他没有照妖镜,他有照妖葫芦。

  陆惟真还注意到,那生物的后脑勺上,挂着个什么东西,鸡蛋大小,平平扁扁的,还在反光,像是块小镜子。这时陈弦松问:“你从哪里来?为什么要吃人?这面镜子又是什么?”

  它哭道:“先生,我从岳麓山深处来,我、我本来不吃人的,只吃鱼啊虾啊,以前我觉得可好吃了。可就是三个月前的某一天,我突然觉得不舒服,突然变得很饿、很饿,完全忍受不了。我突然觉得鱼虾不好吃了,开始想吃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我也不想的……这面镜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有改变你在他人眼中外形的作用。我愿意把镜子献给先生,只求先生饶我不死。”

  陈弦松摇头:“你杀了三个无辜人类,罪无可恕。留下你的名字。”

  它嚎啕大哭:“我叫凯文18世。”

  陈弦松点头,一拍葫芦,紫光骤然大盛,妖怪还是呆呆抬头看着,它的实体仿佛瞬间被融化,化成一道光影,随着紫光被吸进了葫芦。“哐当”一声轻响,那面小镜子落在地上。

  陈弦松将葫芦往腰间一收,而后手一抓,已经失去亮度的缚妖索,也飞回他手里,塞回腰间。他走过去,将那面小镜子拾起来。

丁墨

说个小事,咱们可爱、温油又美丽的版主们,其实都是从读者中招募的(除了虎墨沉香楼是我认识的一个漂亮姐姐),她们熬着夜,没有任何报酬,帮咱们组织活动、统计结果。系统有时候会延迟啊、吞楼啊,数据处理其实非常困难。所以小可爱们如果对于活动有什么疑惑,温柔一点地和版主们沟通,不要急,肯定都能解释清楚的,她们确实不容易。来,给版主们热烈的掌声和敬意~   另外,明天周日,只更1章哈。我这个更新速度,编辑已经抓狂了,问,你上架还有存稿吗?   我:够呛。   编辑:呜呜呜呜呜……控制你自己!   我:……尽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