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17章 我已怜香(2)

半星 丁墨 2134 2020-08-21 11:50:00

  陆惟真机械地伸手接住,人却还在懵。她刚才看到了什么?瞬间移动?还是独属于捉妖师的古怪功法?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是了,她突然想起,最初的那个晚上,她被壁虎男攻击时,陈弦松也是这样,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门口。那时候她有没有听到门或者窗户响,或者脚步声?……没有。什么都没有。当时客厅的大门分明是关着的。事后警察来时,也说门锁没有遭到任何破坏。但当时,她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所以他是真的可以穿墙而过,瞬间移动!

  陈弦松看向眼前的女孩。

  她还坐在沙发上,双臂撑着身体,衣裙被压得皱巴巴,头发乱糟糟,脸色又白又红,眼神茫然。是吓坏了吗?

  陈弦松心中又涌起一阵懊恼和怒火。

  他问:“有没有事?刚才外面有两个服务员,我避了一下,来晚了,抱歉。”

  陆惟真摇摇头:“没事,多亏了你。你刚才是怎么……”

  陈弦松朝她伸出手,陆惟真一愣。他一身黑衣,站在灯下,眉宇磊落,只是眼睛里还有几分未褪的怒火。陆惟真突然觉得,谁要惹他发火,一定是很可怕的事。

  她下意识把手交给他,他一把将她拉起,还握着她的胳膊没放。陆惟真的感觉有点怪,但是没挣脱。

  她继续刚才没问完的话题:“你刚才是不是瞬间……”陈弦松看她一眼,陆惟真突然就闭了嘴。

  他不会给她答案。

  陆惟真一阵沮丧,只好看向朱鹤林:“他应该不是吧?”

  陈弦松眼眸中像是有暗光一闪,握着她手臂的手也是一紧。

  陆惟真突然反应过来,不妙!我去,被保护几天就忘了,他其实什么秘密都防着她呢!这是有新情况了!

  她想把手臂从他手里抽出来,抽不动!而他一个错身,就到了她背后,手臂一压,陆惟真就被他牢牢勒在怀里。

  陆惟真:!!!!!!

  真的是勒,绝对、完全没有半点抱的感觉。她好不舒服,四肢乱弹,有点喘不过气,他以为勒的是只鸡仔吗?这死脑筋的男人,他脑子里是不是就没有怜香惜玉四个字!

  “你给我松开!”陆惟真怒吼。

  他没吭声,装死。

  陆惟真无法,又想起之前那回,忙喊:“不许再打晕我!”

  不管他要对朱鹤林做什么,验证也好,拷打也好,什么玄乎其玄的技能也好。她和他配合这么久,到了揭晓悬念的时刻,他又要把她丢开!

  工具人也是人!工具人也会有小情绪!

  呜呜呜,亏她还以为他这么好心温柔,主动伸手扶她,原来早就算计好了是要弄她!

  “我什么时候打过你?”陈弦松说,然后大手往上一抬,就重重捂住了陆惟真的眼睛。

  陆惟真再次:!!!!!

  这样就想拦住她?没门!陆惟真使出吃奶的劲儿,想要把他的手掌从脸上拉下来。可她这时才真正体会到,普通女人和捉妖师男子之间的力量差距,他只用一个手肘就死死压住了她两个手臂,怎么也挣脱不了,她甚至够不到他的手掌。陆惟真的眼前黑糊糊的,只有他的手掌,温热,有劲,硬硬的指腹还擦得她的脸微痛。一点稀疏的光线,从他的指缝漏进来。背后,是他的胸膛,像堵硬梆梆的墙。

  就在这时,眼前那一点漏进来的光线,陡然大盛,白亮无比。陆惟真一下子呆住,也不挣扎了。她能感觉到陈弦松单手从腰包里掏出了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又装回去,那白光瞬间消失。他松开了手掌,将她放开,说:“好了。”

  陆惟真呆呆地,看着地上的朱鹤林,看起来一点变化也没有,还是那昏迷的死样。又转头看陈弦松,也是老样子,神色平静,手里什么也没有,腰包大小也没变化。

  “他不是。”陈弦松说。

  陆惟真:“你怎么知道?”

  “我验证过了。”

  她就知道。

  陆惟真瞄了一眼他的腰包,不肯给她看的,就是刚才从腰包里掏出来的,用来验证朱鹤林的宝贝吧?

  难不成他还有照妖镜?

  “我先撤。”陈弦松对她点了一下头。

  你你你,点个鬼头!

  “等一下!”陆惟真拦住他的去路,咬牙,“你刚才……刚才……”

  可说出来有用吗?陆惟真很清楚,他只是因为上次意外失手,被迫让她知情、参与。一旦涉及任何隐秘,他不想开口,谁也别想撬出一个字。

  所以她现在控诉,有什么用呢?他有他的立场。

  她脸色发红,白皙柔软的手拦住他去路,眼里像在喷火,话却半天说不出口。陈弦松就这么看着她,突然间,笑了,把她的手拨开,走了出去。

  陆惟真:“……”

  笑什么笑。

  太讨厌了。

  突然又气不起来了。

  “喂,他怎么办?”陆惟真追问。

  “你该怎么做怎么做,当我没来过。”陈弦松答。

  陆惟真想了想,抬脚,在朱鹤林脸上身上,狠狠踢了几脚,这才解气。然后她拉开休息室的门,门外空荡荡,陈弦松早已不见踪影。

  该怎么做怎么做,一切如常吗?

  如果陈弦松没出现,朱鹤林想要对她动手动脚,被她挣脱,而他醉倒在休息室里。她会怎么做?

  她不会回包间了,她要回家,立刻,马上。

  陆惟真转身走向大门。

  临近午夜,正是夜总会生意最好的时候,门口也停了几辆出租车。陆惟真招手,一辆出租车驶过来,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胖大姐,大声说:“你好。”

  陆惟真:“你好。”报了地址。

  大姐的车开得又平又稳,驶上大路。陆惟真靠在座椅里,闭上眼,仿佛又重新看到陈弦松瞬间移动而来的画面,即使回想,依然惊心动魄。还有他踹朱鹤林时,凶狠的样子;还有他最后那个笑,他不是大好人吗?不是降妖除魔的正道英雄吗?怎么可以笑得那么坏坏的!

  ……

  捉妖师浑身上下,都是秘密。

  等他抓到壁虎男,一切是否就结束?他会带着全部秘密离开,不留半点给她。

  等陆惟真回过神,望着窗外的景色,感觉有点陌生,似乎不是她常走的回家的路。

  “师傅,你走的哪条路啊?”她问。

  “哦,我绕的近路,这不是给你省钱嘛。”司机大姐爽朗地说,“放心,我是老司机,路熟得很。”

  “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