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14章 心狠手辣(2)

半星 丁墨 2069 2020-08-20 11:50:00

  高森根本没想过这个,一脸不以为然。陆惟真却深深迟疑了:“是哦……”

  于是三人又琢磨别的行当。只不过,陆惟真只有三个月工作经验,对别的职业知道也不多。许嘉来能想到的,不是钢管舞,就是夜店驻场、夜店保安、卖酒女郎;高森冥思苦想出来的,则是快递员、码头卸货工、司机、打手……

  陈弦松听着三人越说越不像话,眉头轻轻皱起。

  在他看来,柔弱、内向还聪颖的陆惟真,还就适合坐在办公室里,舒舒服服,斯斯文文,白白净净。不必日晒雨淋,不必尝遍艰辛。那才是她这样的女孩,该过的日子。他也听出来了,陆惟真这两个好朋友,一个莽撞没脑子,一个老实没脑子。

  他们的学历和社会地位也远不如陆惟真。她却坐在街头,穿着拖鞋和他们喝啤酒,一起胡天胡地胡说八道。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的性子,果然天真纯善。

  最后,三人各喝了七八瓶啤酒,许嘉来拖着高森走了。陆惟真有点晕,拎着打包的一份辣椒牛肉炒米面和一瓶啤酒,往家里晃——他们以为她还要加宵夜。

  走到一段树荫深深清静无人的小路时,陆惟真喊了句:“泠泠七弦上,泠泠七弦上……出来。”

  很快,身后多了道高大的影子。陆惟真望着地上的影子,咧嘴笑,她酒意上头,没转身,把手里塑料袋往后一丢。

  他一把接住,手稳得像神仙。

  “给你带的,难为你看着我们吃喝那么久。”陆惟真说。

  陈弦松:“……谢谢。”

  “不客气。”陆惟真摇头晃脑地说,“我也是……熟悉一下,将来万一去送外卖,服务要到位啊。”

  开始说胡话了。陈弦松看着她晃悠悠的身体,看了看前后无人,走上前,低声问:“用不用我扶你回去?”

  陆惟真拼命摇头,转头看见是他,一下子瞪大眼睛:“你快躲起来!怎么出来了!我是诱饵啊!你怎么可以靠这么近!”说完把他往后推。

  陈弦松哪里会被她推动?任她使劲推了几下,跟挠痒似的,看着她大惊失色的模样,他终于忍不住低声笑了。

  陆惟真一呆。

  星空之下,树荫连荫。高大挺拔的男子,低头看着她,眉鬓如裁、鼻梁高挺,黑衣黑裤,剑藏腰间,那赫然是一张宛如古代侠士的脸,却偏偏同她站在21世纪的湘城街头。他的唇畔泛起淡淡的笑,与之前任何一个奚落的、冷酷的、自嘲的笑容都不同。此时的他,温暖、散漫而不设防。

  天地苍苍,星河变幻。陆惟真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忘不了,捉妖师站在树下对她笑的这一幕了。

  于是陆惟真严肃地对他说:“你长这么帅,身材更好,人品也好,牙齿还白,怎么就是个捉妖师呢?”

  陈弦松脸上的笑慢慢收了。

  “回家去!不要再在路上晃!”他说完很快就走不见了。

  陆惟真晃晃脑袋,嗨,气性还挺大。

  接下来的几天,陆惟真的日子照常过。上班、下班、偶尔和许嘉来高森出来搓一顿,回家睡觉。起初一两天,陈弦松还会出来接受她的投喂,后来就给她发短信说不要再叫他,他估计着那妖怪该行动了。

  于是陆惟真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陈弦松了。倘若不是知道他在暗处跟随,这个人就像蒸发了一样。

  提到向月恒,陆惟真也有自己的思考。

  尽管警方拿到了一堆证明,说明那天警局的向月恒,不是壁虎男。但是,对于一个从17楼掉下去都没死、会飞的妖怪来说,陆惟真觉得监控啊、不在场证明什么的,都不是什么事儿。

  而且警方认定了陆惟真胡说八道,所以也没有去调取餐厅监控。

  只是,陆惟真后来去联系当时的介绍人,一个邻居大姐,那个大姐却矢口否认、信誓旦旦根本不认识什么向月恒,也没有给她介绍过。

  这就耐人寻味了。

  陆惟真也想起次日一早,她从警局出来后,把向月恒的言行举止,都描述给陈弦松时,陈弦松若有所思,说了句“他心里有数了”。陆惟真推测,这说明她的描述,给了他新线索。而她的描述,无外乎是警局的向月恒,和壁虎男看起来是两个人。

  再加上陈弦松的行动计划,也说明了这一点。如果他认定向月恒就是真凶,那就应该去跟踪向月恒,岂不是更加简单直接?但是他没有,他似乎没有管警局那个向月恒,而是24小时跟着陆惟真这个诱饵。

  这就说明,陈弦松认定了,真凶不是警局那个向月恒。

  陆惟真相信专业人士判断。

  那个傲娇而残忍的壁虎男,会攀岩走壁、会飞,会勾搭女人、会演戏,还会原地转体180度。

  莫非,还会变形?

  如果他可以变成向月恒,是不是也可以变成介绍人大姐?

  一人分饰两角什么的,陆惟真觉得他应该挺乐在其中的。

  ……

  这几天,朱鹤林倒是没给陆惟真再找麻烦。一是陆惟真尽量避着他;二是总公司那里好像给部门经理们下了新任务,朱鹤林忙得焦头烂额,倒是没空搭理她了。陆惟真听到风言风语,说有领导对朱鹤林的工作不太满意,他挨了几顿批,所以最近几天上班,都是一副黑着脸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火气太大,偶尔陆惟真撞见他,他的脸色都显得不阴不阳,看她的目光也深黝黝的,看得陆惟真心里又毛又堵。

  有一次,陆惟真去他办公室里送文件让他签,他正在打电话,抬头看到是她,目光就深了两分。陆惟真转身刚想走,他捂着手机说:“等一下。”陆惟真只好站着等。

  他走过来坐下,一边讲电话,一边拿起文件,扫了一眼,是常规签字。他指了指她手里的笔,陆惟真递给他,谁知他居然可以一心几用,一下子就抓住她的手指,按着不动,嘴里还在讲电话。陆惟真这一下没防备,中招了,抽了几下,才抽出来,脸色也不好看。他却跟没事儿人似的,看她一眼,脸色淡淡的,拿起笔签了字,丢还给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