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12章 我的保镖(3)

半星 丁墨 2277 2020-08-19 11:50:00

  见她嫣然一笑,朱鹤林心神一荡,这回低头真想亲了,没想到陆惟真跟泥鳅似的,一下子从他手臂和身体的空档,钻了出去。

  正撅起嘴的朱鹤林:“……”

  少女略显戏谑的声音传来:“经理,你说的,让我回家休息,我走了,你和周盈说啊,拜拜。还有,我现在不打算谈恋爱,和谁都不谈。”

  朱鹤林几时见过她如此调皮鲜活的样子,一呆之后,望着窈窕身影远去。虽然又没得手,他心里竟半点不生气,反而更加快活了。他心中暗想:回头再给她些甜头,譬如这个月绩效奖金评定高一些,下个月又减掉。磨她,熬她,折腾她,关怀她,她自然就懂得他这样成功男人的好处了。

  陆惟真深深感谢自己在最后关头的理智,还是5000块比较重要。当然此时她并不知道,自己即将拿到的是6300。

  陆惟真立马收拾桌面,没完成的工作,整整齐齐叠好,放在周盈桌上。正好这时,给她带饭的同事回来了,怕夜长梦多,陆惟真拎着饭,走出公司,想了想,又在楼下餐厅再买一份盒饭,去了地下停车场。

  只逛了两排车,陈弦松的车还没找到,他人先现身了。还是那身灰T恤迷彩裤,一个腰包,简简单单,利落挺拔。他站在两米外,嗓音低低的,透着太阳暴晒后的干涸:“什么事?”

  陆惟真:“想和你再聊聊。”

  陈弦松看她一眼,转身就走:“跟上。”陆惟真连忙跟着。没多一会儿,就到了他的车前,两人上车。

  陈弦松此时的感觉有些复杂。他从来不和受害人或者事件相关者,有第二次接触。更不会让对方和自己的生活,有任何交集。这么多年了,事了拂袖去,孑然一身,无人知晓。但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这个女人拎着两个散发着浓郁饭菜香味的饭盒,坐上了他的副驾,还抽出了筷子,并且顺手从中控台抽了张纸巾。

  陈弦松莫名有一丝焦躁,很克制地压下,问:“要聊什么?”

  陆惟真却没答,而是递了盒饭给他。

  陈弦松不接:“我吃过了。”

  陆惟真不信,刚刚还跟忍者似的,挂玻璃上呢,又要跟她寸步不离,哪来的时间吃饭。她问:“吃的什么?”

  陈弦松顿了一下,吃的压缩饼干。

  陆惟真:“不会是压缩饼干吧?”他这么个人,感觉和军用水壶压缩饼干什么的就很配。

  他没说话,陆惟真突然明白自己真猜中了。

  印象中的捉妖师,不应该都是白衣飘飘、超凡脱俗吗?这人却像块坚硬的石头,像沉默的苦行僧。

  她把饭放在他手里:“吃吧,刚才谢谢你。不吃也浪费了,吃完再说。”说完也不管他,打开自己的饭盒,慢慢吃了起来。

  陈弦松握了几秒钟饭盒:“谢了。”打开饭盒,拿起筷子。

  两人都没说话,陆惟真听着动静,只感觉他吃饭很快,好像在往嘴里扒。陆惟真才吃了一小半,他已整理好空饭盒,拿袋子装好,去后备箱取了两瓶水,递给她一瓶。

  “谢谢。”

  等她把饭吃完,收拾好,刚要下车去扔垃圾,他已接过去。

  望着他走向不远处垃圾桶的背影,陆惟真莫名想:还挺勤快能干的。

  他坐回来,两人都是一静。

  他说:“开出去再说。”

  “嗯。”毕竟是公司楼下停车场,人多眼杂。

  陈弦松把车停在一个公园边上,这里没什么车,大白天也没什么人,路的两旁树荫深深。他把车窗都打开,车子熄火。徐徐的风吹进来,陆惟真有片刻的恍然。而他静静等着,显得心志极稳。

  陆惟真说:“我想明白了,只能相信你、依靠你。所以我愿意配合你,抓住他。”

  陈弦松:“好,多谢。”

  陆惟真转头看他:“你确定能保护我吗?以我为饵,会保护我不被他抓走?”

  他的一只手按在方向盘上,骨节分明,宽大有力。而他侧脸眉眼沉稳,显得很有意志力。更别说灰色布料下,精瘦结实得没有一丝赘肉的肌肉线条,都在彰显这个男人身体里蕴藏的可怕力量。

  他答:“我拿性命担保,不会让你有事。”

  陆惟真:“……哦。”

  “还有什么问题?”他问。

  陆惟真的目光落在他的腰包上:“你那天,抽出了一把剑。那是什么剑,我能再看看吗?”

  “不能。”

  陆惟真还是盯着:“你腰包里还有什么?”

  他干脆不吭声了。

  陆惟真也默然。这个合作态度……完全是她单方面配合他好吗?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让她知道,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工具人。

  “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没有安全感?”她说。

  他很淡地笑了一下,很快,笑意消失在下颌线条里。然而他眉眼乌黑深邃,偶尔这么一笑,非常生动。

  “没必要。”他说。

  是她没必要知道,还是没必要缺乏安全感?然而他就是块钢板,多一句话都没有。

  “好吧,我换个问题,这是你第几次捉妖了?你业务熟不熟练,这我总得知道吧?”

  他眉眼平静:“很多次,熟练。”又皱了皱眉,似乎已经在嫌她话多了。

  陆惟真却默不作声。很多次,那就是有很多只妖了?看来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你的联系方式?”她又说,“你总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我也不能总是被动等你联系。万一遇到什么,可以及时通知你。”

  陈弦松又沉默了几秒钟,才报了串数字。陆惟真记下来后,心念一动,在微信一搜,还真搜到了。

  “松林木业”。

  怎么像是个用来做生意的号码?

  她把手机屏幕送到他面前:“这是你?”

  陈弦松面无表情,点了一下头。似乎已经有点在忍耐了。

  陆惟真:“通过一下啊。”

  他一愣,居然又笑了一下,有点自嘲的味道,一闪而逝,然后拿出手机,给通过了。

  陆惟真不知道他的笑是什么意思。

  她把自己电话号码发给他,而后顺手点进他的朋友圈,微愣。

  “新到黄花梨整套家具。(附图)”

  “黄花梨螳螂捕蝉手工雕刻摆件。(附图)”

  “小叶紫檀梳妆台。(附图)”

  “黑胡桃木大板4米X2米。(附图)”

  ……

  陆惟真瞪大眼:“这是……”

  陈弦松刚才那一点波动的情绪已消失不见,神色恢复沉静:“我的店。”

  “……你还有副业?”

  陈弦松答:“这才是我的工作。捉妖才是副业,一年最多一两回。”

  陆惟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这年头,捉妖师也这么接地气,居然还是个小老板。她好奇地问:“那你为什么会干捉妖这一行?”

  “祖训。”陈弦松说,“一个字都不要再问,安静待着!我送你回去。”

丁墨

女主工资是6300,今天更新也是6300。我真是太有灵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