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半星

第4章 他很满意(1)

半星 丁墨 2094 2020-08-16 11:50:00

  当你吃完一份又香又辣又酥的麻辣香锅后,再给你端来一份甜酸可口的甜品,是什么感受?

  答案:就是陆惟真此刻面对真-向月恒的感觉。

  竟是,环肥燕瘦,各有千秋。

  介绍人没有忽悠她。

  眼前的真-向月恒,看起来比上一个假的,小一两岁,也就二十四、五模样,清瘦,但也是个衣架子,相似的T恤穿他身上,就显得很清爽。肤白,眼睛又水又大,一看到陆惟真他就笑,有点害羞的样子,还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你好,我是陆惟真。”大概是因为吃过大餐再吃甜点,陆惟真的心情居然特别平静。

  “你好,我是向月恒,请坐,请坐。”向月恒说。

  两人第一个对视,陆惟真还没反应,向月恒先不好意思地笑了,侧开目光,眼睛里有光,但神态局促。陆惟真都有点想拍大腿了!心想:这才是相亲该有的反应嘛,哪像刚才那人……下意识往不远处瞄了一眼,就见那人半个后背侧对着他们的方向,牛排吃完了,在喝水,动作不紧不慢,背影沉稳得跟座山似的。

  接下来,相亲双方的对话就比较循规蹈矩、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向月恒问:“路上堵不堵?”

  “不堵,你呢?”

  “还好。你是江城大学毕业的?”

  陆惟真:“是啊。”

  向月恒明显很满意:“我是湘城大学的,我有好几个同学在江大,我去武汉时,还去过江大玩。”

  “我也去过湘大,你们学校的食堂好好吃。”

  向月恒:“是吗?下次找机会一起去。”说完自己先不好意思地错开目光。

  他对她的第一印象明显不错——陆惟真心想。平心而论,向月恒的条件是非常适合她的,否则她也不会答应这次相亲。学历不错、相貌身材不错,工作收入据说也比她好。性格更是如介绍人所说,老实温厚。这分明就是陆惟真一直以来想要寻求的理想型男友。

  她应该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思及此处,陆惟真的视线不受控制地往远处一瞟。

  啊……

  假向月恒,把她之前点的那份还没动过的海鲜炒饭,拖到面前,不紧不慢吃了起来。

  “……陆小姐?陆小姐?”

  陆惟真这才回过神,迎向对面的真向月恒,无奈的目光:“是不是……我哪里表现得不好,所以你走神了?”他的语气有点委屈,但眼睛里还是有宽和的笑意。

  就这一句话,令陆惟真终于对他生出一丝真切的好感,她忙说:“对不起,我刚才突然想起工作的事,抱歉,我们接着聊。”

  于是两人又聊大学生涯,聊彼此家乡,聊可能有交集的朋友圈,聊对于职场的感受……你一言,我一语。你起话头,我必配合;你无话说,我拼命想新梗。一顿饭的功夫,很快过去了。两人谈不上一见如故干柴烈火,但算得上和谐融洽,基本无冷场。于是彼此都暗暗松了口气。

  结账时,陆惟真想要AA,向月恒哪里肯干,坚持买了单,笑着说:“要不……下回你来?”

  陆惟真低头抿嘴笑,说“好”。

  餐厅柔和的灯光下,她高高瘦瘦,线条纤细,神态温婉。虽然话不算多,偶尔还会发愣,却自有一种初出象牙塔的女孩子,所独有的知性青涩之美。向月恒看得心“怦怦”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她了。

  站在一旁,等向月恒结账时,陆惟真往餐厅里望了一眼,那个座位早空了,那人不知何时已离去。

  两人走出餐厅,面前是一片停车场,向月恒掏出车钥匙,近处的一辆普通黑色轿车响了一声,向月恒说:“我送你回家吧。”

  陆惟真:“不用,我坐公交回去就好。”

  向月恒:“别客气,反正我也没事。路上咱们还可以聊聊,多增进一下了解,好吗?”大男孩的脸在路灯下,微微泛红,那份腼腆和勇气像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让人不忍心拒绝。

  “那好,谢谢你了。”陆惟真大大方方地说。

  向月恒别过脸去,唇畔带笑,嗓音低低的:“我谢谢你才是。”

  陆惟真的心“怦”地一下,也有点脸红,转头不看他。

  湘城不大,没多久,就到了。

  陆惟真租住的是个普通居民楼,有些年头了,因为房租便宜。但是小区还算干净整洁。车停了,陆惟真下车,说:“今天谢谢了,下次一定让我请你。”

  向月恒望着她笑:“好,晚安,祝你做个好梦。”

  陆惟真转身上楼,快到楼梯转角时,回头。向月恒还站在原地,抄着双手,倚着车,居然有几分自在风流味道。夜色里只见他的眼映着清澈微光,面容温和如玉。陆惟真朝他挥挥手,上楼。

  直至进了家门,陆惟真忽然想起,他没有跟她约下次见面的时间,甚至连微信和电话都没有交换。她压根忘了这事,他是不是也忘了?不过没关系,介绍人有他们双方的联系方式,回头再说。

  夜色已完全覆盖这个湘江边上的精致城市。陆惟真家住17楼,不算宽敞的一居室,简单装修,她从大四找工作时就租了这里。快速洗了个战斗澡,陆惟真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去阳台晾衣服。

  从阳台倒是可以俯瞰大半个湘城的景色。晾好衣服,陆惟真趴在阳台上,发了一会儿呆。

  所以,这就是相亲的感觉吗?还不错,舒舒服服,平平稳稳,没有很激动的感觉。心动,暂时还谈不上。倒是向月恒,对她明显挺满意……陆惟真抓了抓头发,因为她感觉到了一丝对未来人生的茫然。

  但无论如何,她不能忘了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向月恒这样的,大概就是她能找到的,最适合自己的男人了。温厚、老实、单纯,将来就能任她摆弄,翻不出她的掌心。

  再处处看吧。

  陆惟真的视线投向远方,平静流动的湘江,江上还有几艘乌木船。在两岸灯光映照下,江面泛着暗粼粼的波光。陆惟真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双眼睛,漆黑、安静,光线隐没其中。还有他那反应极快的一拉一抱,硬邦邦的跟石头似的胸膛,和突起的一段喉结。

  那才是个看不透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