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大佬崩人设后浪飞了

第三十二章小叔叔貌美他还凶(32)

快穿大佬崩人设后浪飞了 吃货不解释 2019 2020-06-04 23:57:38

  疼的让人魂飞魄散。

  而紧跟着第二鞭已经落下,叶戾手腕轻轻松松翻转,看着并没怎么用力。

  但叶槿丞身上已经出现一条条血痕。

  惨叫声也从高昂,到渐渐微弱下去。

  整个人看着竟有些神志不清了。

  旁边的黑衣人们都看的有些心惊胆战。

  这才不到十鞭,人就成了这幅熊样。

  三十鞭完了,不会直接把人抽死吧?

  有这样想法的人不止他们,云迢皱着眉,忽然从沙发起身,上前抓住叶戾的手腕。

  “小……厉知,够了。”

  她叹口气:“你这样打下去,他真的会死。”

  叶戾听话的收手,只是眉目间的戾气惊心动魄,没有消散的意思:“你心疼了?”

  “……”云迢嘴角微抽。

  心疼这个狗玩意儿?别逗了,本尊可不想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她叹口气:“你别光脑补那些有的没的。我只是担心你把人抽死了,自己也得以命抵命。”

  “哦。”叶戾忽然眉目舒展开来,眼底带着浅浅笑意,美得惊心动魄,他低低道:“我懂了,你是在心疼我。”

  云迢:??

  啥玩意?

  有胆子再说一遍!

  眼看他张口真打算再说一遍,云迢一急,顺手就把从桌子上拿的桃塞进他的嘴,堵了他的口。

  叶戾:……

  他叼着桃,少见的茫然,怪可怜兮兮的。

  云迢轻咳一声,视线拐了个弯儿:“你刚才说了那么多话,我觉得你应该渴了,吃个桃补充补充水分。”

  假笑:-D

  叶戾修长的手指将桃捏在手里,咬了一口,蔚蓝的眸弯了弯:“很甜。”

  小凉夏给的,都甜。

  云迢莫名就从他眼底读出这么个意味,耳尖蓦然有些烫,怪不自在的。

  “行了,大礼也看过了,我就先走了,改天见。”

  云迢面上不动声色,还笑着跟叶戾道别。

  像一尾鱼滑不溜丢的躲开叶戾的手,脚底下抹了油一样,果断溜之大吉。

  再不溜一颗神心就得落在这儿了!

  叶戾:……

  他狠狠地咬了口桃,嚼的咔咔响,像是在把它当某人给嚼碎了。

  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跑那么快,我还能吃了你啊!

  叶戾三两天把桃吃干净,桃核本来都要丢出去了,又收回来,包在手帕里。

  听说桃核埋进土里会收获累累硕果。

  那么请问,他可以收获一只可爱又凶巴巴的小凉夏吗?

  至于家法,他自然是没什么心情进行下去了。

  随手把黑红长鞭丢给黑衣下属。

  “关起来,剩下的鞭子分期付。”

  说完便插着兜,潇洒又满面春风的离开了。

  瞧那去向,大概是去追未来主母了吧。

  黑衣手下们捏着鼻子,被迫吃了这一碗硬塞了一嘴的狗粮。

  拖死狗一样把叶槿丞拖了下去。

  他像是晕了过去,毫无知觉。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他垂着的头,一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漆黑的让人害怕。

  那里面没有一丝光,完完全全被怨毒仇恨杀意所占据。

  叶戾!

  苏凉夏!

  我要你们死!

  #

  云迢还是没能成功溜之大吉。

  被某人追上来硬是拐去了街上,逛街溜达,甚至还看了一场电影。

  回到家天已经彻底黑了。

  站在二楼窗前,俊美青年靠在流线优美的车上,冲她摆摆手,那双蔚蓝的眸在夜间亮的惊人。

  告了别,车子才发动,眨眼消失在夜幕中。

  云迢的唇角不知何时已经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她摸了摸耳上的荔枝耳钉,心情极好。

  更好的还在后头。

  毛团告诉她,在叶父叶母入狱,叶槿丞又身败名裂之时,苏凉夏那冲天怨气已经有消减的趋势。

  今日看到叶槿丞挨了一顿家法气息奄奄,那怨气直接消减了一半。

  毛团很是开心。

  云迢却注意到一个关键。

  苏凉夏的怨气,主要还是取决于叶槿丞,叶夫人叶传升这些人,不过是些填头。

  要让怨气彻底消失,叶槿丞还得更惨一些。

  至少,要比苏凉夏的结局要凄惨。

  唔,该怎么做呢?

  #

  在征询过云迢的意见后,叶戾终于还是出手了。

  他手段干脆利落又高超,不过几日,跌入谷底的叶家股票终于回升了一些。

  有他坐镇,叶家终于不再是没人领头的样子,他雷厉风行的整顿一番,清除了一些糟粕。

  叶家终于起死回生。

  不过依旧是元气大伤,从曾经的百年豪门,跌至不入流豪门一列。

  到此,叶戾便撒手不管了。

  保叶家存活,是他作为叶家人的责任。

  但更多的,他不会管,也管不着。

  之后的事就交给他们自己折腾吧。

  另外,叶家夫妻二人的最终审判结果也下来了。

  雇凶杀人,罪证确凿,十恶不赦,本该判处死刑,但到底是过去了太久,且不是亲手杀人。

  所以只判了无期徒刑,无减刑机会。

  光鲜亮丽、逍遥半生的叶家夫妻二人,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度过自己黑暗又落寞的半生。

  比起死刑,这前后的极致落差,才最是让人痛苦不堪。

  最折磨人的,不是手起刀落,而是生活变成一把钝刀,慢慢的磨。

  把你一点一点的,推入绝望,而你,没有半分抵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坠入深渊。

  杀人不如诛心。

  这诛心之痛,二位且慢慢消受着吧。

  #

  叶家虽倒,云迢却也没闲下来。

  每天在城市里乱窜,继续之前未完的探索。

  不过这次多了个小尾巴——叶戾先生。

  跟在云迢身边,赶也赶不走,动不动就美男计,云迢后来完全是舍不得赶了。

  于是只能默认了他跟着。

  她把他当小跟班。

  却不知道在旁人眼里,他们俊男美女,又如出一辙的矜贵桀骜,连身上那狠劲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用民间的话来说,就是很有夫妻相。

  这日天气很热,叶戾去路边店里给云迢买冰激凌,云迢站在路边树下,借树荫两分清爽。

  叶戾从门口出来,一手拿着冰激凌,一手接电话。

  电话里,是下属凝重的声音:“boss ,不好了,叶槿丞那小子跑了!”

  #

  真的要收尾啦,打滚卖萌求票票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