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大佬崩人设后浪飞了

第三十一章小叔叔貌美他还凶(31)

快穿大佬崩人设后浪飞了 吃货不解释 2066 2020-06-04 22:55:46

  长这么大,那次还是他第一次吃那么大的亏。

  他发誓要把那人找回来,敲断他的四肢,打掉他满嘴的牙,然后锁在一个地方不让人救治,让他日日被撕心裂肺的痛折磨!

  最后,变成一个废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想法是好的。

  却一直没能实现,因为那个人像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监控也出了问题。

  后来,他们都默认是叶戾所为。

  叶戾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并不知道,叶夫人曾花了五千万雇凶去杀叶戾,最后失败了。

  结果,那个人根本不是叶戾,而是他们谁都想不到的人。

  ——苏凉夏。

  一个公认的软包子,手无缚鸡之力的存在,从认识起,叶槿丞就没见她体育及格过。

  这样一个人,居然套了他的麻袋?

  那样拳拳到肉的力道,没有点武术底子根本打不出来。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她从始至终都是装的,就是为了等待倾覆叶家这一天。

  贱人!

  叶槿丞咬紧牙关,手背青筋暴起。

  这个恶毒的女人,他真后悔没早早杀了她!

  早知道她的真面目,那天他就不会只给一个巴掌,他会一刀子捅进她的心脏,再把她碎尸万段!

  叶槿丞眼底的怨毒,让人不寒而栗。

  云迢眉头微挑,看的却是他头顶上方的虚空。

  好浓的怨气,如一团乌云将他包裹其中,黑气流窜,充斥着一股妖异之感。

  “啊,不太对劲啊。”

  她摸了摸下巴,杏眸微眯,却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这黑气,莫名有种熟悉感……

  是什么呢?

  “啊啊啊!”毛团已经控制不住尖叫了:“大人快离他远点,这种邪恶气息简直令球窒息!您是尊贵神圣的神祇,可不能被这种肮脏的东西给玷污了!”

  毛团反应过大。

  云迢脚步微顿,本来准备上前仔细观察一番的心顿时歇了,但疑惑已经在心底埋下种子。

  她真的……是神祇吗?

  意味深长的看了那浓郁黑气一眼,云迢终于在毛团令人头大的尖叫声中,远离了叶槿丞,在叶戾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你到底让我来看什么啊?”她好奇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叶戾轻笑一声,打了个响指:“来人,请家法。”

  家法?

  云迢微微瞪大了些眼。

  不出片刻,一个黑衣人就端着一个托盘走来,上面覆着一块锦绣缎子,看起来有些年头,却依旧华丽精致。

  缎子掀开,露出托盘中那物件的真貌。

  那是一截黑红色的软鞭,一看就结实的很,若是甩到人身上,怕是能直接抽的人皮开肉绽。

  而那颜色,倒不像是原来的,反像是血浸泡出来的。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血液干涸,就会变成这样沉重的乌红色。

  “如今家主之位空悬,家法无人执掌,我便以你长辈之名暂代一次。”叶戾拿起软鞭,轻轻甩动,便响起噼里啪啦的破空声。

  听的人头皮发麻。

  叶槿丞惊恐的瞪大双眼,僵硬着身躯,瞬间面无血色。

  云迢冷眼瞧着,竟惊奇的发现,他身上那黑气倏的矮了一大截,战战兢兢的,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连怨气也会害怕吗?

  叶戾侧首,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不像是要抽人,反像是打高尔夫一般悠然。

  “听说上次他打了你,因此挨了大哥一顿皮带,你却无缘得见。”他勾了勾唇角:“那这一次,让你亲眼看着。这才解气。”

  云迢贼愣。

  看着他修长挺直的背影,眼底有细微的光闪动。

  这一次,又是为了她?

  大概是为了那一巴掌出气。

  心跳不自觉的加速,云迢托着腮,只觉得叶戾这个祸水,一但一心对一个人好,还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作为神祇,她的自制力却不比常人好多少。

  叶戾,你怎么能这么好呢。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本尊舍不得离开。

  云迢忽然有了些作为神祇的小苦恼。

  #

  叶戾手持鞭子近前。

  叶槿丞看着那染血的鞭子,不住的往后退,但身上绑的太紧,注定是徒劳而已。

  他只能惊惧的看着那张他最讨厌的脸不断靠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那目空一切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不入眼的玩意儿。

  往常他那敏感的自尊定然会被刺到,咬牙切齿的跟叶戾针锋相对。

  但他现在完全顾及不了那么多,只有满脑子的恐惧。

  “小叔叔,小叔叔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我求你,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小叔叔!”

  叶戾置若罔闻,眼底闪过一抹讥诮。

  “槿丞,可还记得叶家家训那三字箴言?”

  叶槿丞不停地摇着头,那狼狈不堪的模样显然是没听进去。

  叶戾也没指望他回答,他神色漠然,自顾自的说:“礼、义、信。叶家以商起家,能在无数竞争者中存活至今,成就百年底蕴,这三字功不可没。”

  “而你,却把这三字全部违背。移情别恋是无礼,对未婚妻出手时无义,婚礼逃婚置婚约于不顾,是无信。”

  “无礼无义无信!是为不肖子孙!”

  叶戾声音陡然转厉,上勾的眼尾狠色尽显,反倒添了三分昳丽。

  “叶家祖训有言,一字十鞭,而你三字皆违,便是三十鞭,不肖子孙叶槿丞,你可接好了!”

  话音未落,鞭以扬起。

  “啪!”

  鞭子甩上肉体的声音响起,与之一同响起的还有叶槿丞那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叶槿丞生来就是骄矜贵公子,吃苦受痛从来不与他沾边。

  此生唯有三次,一次麻袋,一次皮带,一次就是现在。

  他没吃过太多苦。

  也就没人教过他怎么忍痛。

  这一鞭子落下来,仿佛皮肉都被拆开,魂魄都被抽出来一般,他根本忍不住,下意识的惨叫。

  痛的恨不得满地打滚。

  他以为之前的一顿皮带就很疼了。

  但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他还道自己能忍。

  挨了这一鞭,他才晓得,跟这比起来,那顿皮鞭简直就是挠痒痒过家家。

  这样的疼,才是极致的痛楚。

  #

  渣男叶槿丞挨虐了!

  第一位面主虐身,以后试试虐心。

  求票票呀求票票,感谢大家支持,么么哒^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