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大佬崩人设后浪飞了

第二十二章小叔叔貌美他还凶(22)

快穿大佬崩人设后浪飞了 吃货不解释 2030 2020-05-30 23:06:36

  当少女柔顺微热丝指尖滑落,叶戾关掉吹风机,种一就感。

  凑近闻闻,淡淡玫瑰香。

  浪漫味道。

  适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按照常剧情展,应该顺章生一。

  故女角解风情,兀自睡香甜。

  叶戾男角心却无力,一人唱戏。

  平白辜负夜景。

  或许,轰隆隆一巨响,一道银电划破长空。

  暖风变夹冷汽凉风。

  快雨。

  叶戾拧眉一,心情急转而。

  解风情臭老,变脸真合宜。

  臭脸合窗子,又拉窗帘,将窗外风雨雷电一并阻拦窗外。

  一,云迢睡,曾。

  觉冷?

  叶戾剑眉轻挑,踱步躺椅跟,弯腰打量。

  觉太舒服,又改姿势,单膝跪。距离刚刚,居高临姿势,将少女睡容尽收底。

  再靠近,就少女脸细小绒毛,卷翘浓密长睫毛。奶白色肌肤,散淡淡柔光。

  耳力极,甚至听见少女平稳清浅呼吸。

  外面风雷交加,屋内岁月静。

  仿佛隔世界,互干扰。

  “真良心。”叶戾揪揪鼻尖,却意识放轻力道,眉宇桀骜一如既往,却又几分温情。

  怀里拿小盒子,打,里面放一做工极耳钉,招摇碎钻或宝石,式做一相称荔枝。

  其一被谁咬一口,露莹白果肉。

  一被戴左耳,耳垂曾被咬一。

  戴耳钉,叶戾打量,甚满意。

  红色荔枝,玉白耳垂,相映彰,美胜收。

  叶戾捏捏肉肉耳垂。

  “……定情信物。且收,小凉夏。”

  半晌,才抱少女,纤细身体似重量,抱游刃余。

  轻轻放床,盖被子,掖被角。

  每一生疏异常,却十足温柔。

  少女半丝被惊扰征兆。

  窗外雷越大,呼呼风吹玻璃响,偶尔夹杂雨打叶子音。

  再走怕就落汤鸡。

  叶戾附身,少女眉心落轻羽。

  “小凉夏,晚安。”

  气太配合夜晚里,叶戾完一人独角戏,悄退场。

  久,大雨倾盆而至,浇面满。

  #

  云迢第二醒才道昨夜雨。

  醒挺晚,外雨淅淅沥沥。

  小雨,并恼人。

  拉窗帘打窗子,一阵混泥土气息、略显湿冷空气就被云迢吸入肺。

  大脑清醒一。

  才空昨晚。

  昨晚……叶戾厮又,话,就睡,就道。

  醒却床。

  难叶戾厮帮?

  心吗?

  云迢眯浴室洗漱,手刚拧水龙,接触微凉水,就猛一激灵。

  一双杏瞪圆溜溜,镜子串龙飞凤舞字。

  旁一支口红残尸死瞑目彰显存感。

  云迢第一念——幸见一幕苏凉夏,否则,大概直接气晕。

  苏凉夏收集限量版口红烧友,化妆柜里几百支口红,每一支!限量版!

  视若珍宝呐。

  而,一支限量口红就夭折。

  云迢啧一。

  才龙飞凤舞人一辙桀骜驯字。

  ——敢摘,就!

  大大感叹号,如血腥版威胁。

  云迢无语一瞬。

  忽蹙眉:“?”

  透镜子,才觉耳朵东西。

  红色,荔枝耳钉。

  怪。

  云迢拨弄,小东西顺。

  至行字,直接被略,并葬身纸巾。

  “切!”

  云迢纸巾扔垃圾桶,神睥睨:“敢威胁本尊,怕长够记性。”

  镜子里自己扬扬眉,眉飞色舞。

  等场闹剧结束,离位面之,再收一利息才行,让道,神祇威胁。

  其实,收利息,改收……

  神瞬间变邪气,道带颜色小饼干。

  唔,反面,自儿人设早就崩底朝,浪一,总觉吃大亏。

  ,就决定!

  云迢扬唇,神威尽显,让人生畏。

  #

  因气题,叶无人走。

  一连几,气阴沉沉,太子。

  雨停,断断续续五六。

  叶庭院又变冷冷清清。

  彻底雨晴,离婚礼,就剩一。

  因公美,耽搁几,叶急子,气一,就忙迭做最确认,生怕婚礼差错。

  而人一忙啊,就忽略一别。

  “大人,叶槿丞跑。”毛团报告。

  “跑?”云迢挑挑眉:“让人跑,叶真养一堆饭桶。”

  叶戾人,恐怕人插翅难逃。

  叶姓,差距忒大。

  即便如此,云迢如山,甚至兴致缺缺。

  “大人,追吗?新郎,婚礼就办。”毛团搞懂大人法。

  “追,丑拒。”云迢直接道:“反婚礼,无所谓。”

  更,计划行更顺利。

  就惜。

  身婚纱怪,却让合适人穿,嫁喜欢人,见证一段幸福。

  #

  第一千字。

  求票票呀。

  怎收藏,票票反而少呢?

  困惑。

  被咬一口荔枝一含,猜吧,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