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世重生之我带全家去打怪

三十五章 各地异象

末世重生之我带全家去打怪 祈声慢漫 2522 2020-05-14 00:00:00

  华夏国Y自治区内,几个登山的驴友在白雪皑皑的山顶连滚带爬的往下跑着,他们顾不上身上掉落的装备,甚至连保命用的氧气瓶掉了都没人去捡。

  一个身着红色羽绒服的矮个子男人跑在了最后面,边跑边对前面的几个驴友大喊:“陈哥,老江他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咬起人呢”

  前面的陈哥跑的气喘吁吁,扭头回道:“谁TM的知道他发什么神经,快跑吧,再不跑丁三的下场就是我们的下场!”

  “卧槽了,好不容易劳资爬,爬了上来,还打算拍照留念呢,还没两分钟的就TM的成这样了”中间的大胡子男人说道。

  他们几个是在贴吧里组织好一起来登M峰的山顶的,原本一行有五人,现在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了。

  同行的老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个厕所回来就变成了像得了狂犬病的人一样,见人就咬,丁三一个不防备就被他咬到了手,还没几分钟竟然也变成了和老江一样的症状。

  幸好因为因为山上冷,他们都穿了厚厚的衣服,大胡子最外面的冲锋衣只堪堪被抓破了一层,并没有破皮。

  三人看势不妙就也顾不上装备和昂贵的相机了,撒腿就跑。

  跑着跑着,山路已经变得崎岖,他们上来的时候都还需小心谨慎的拿着登山杖支撑着自己,更别提下去的时候了,再怎么着急,三人也只能慢慢往下摸索着下山。

  可是这时身后的老江和丁三已经追了过来,站在崎岖陡坡上的大胡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拿着随身携带的登山杖对准最前面的老江的腿打去,老江被绊倒,又因为山路的原因直接滚下了下去。

  随后陈哥也如法炮制,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绊倒了丁三,让他滚了下去。

  三人劫后余生的同时又有些后怕,他们这样,算不算是杀人了?

  “TM的,就算是算我杀人也不能被他们咬到劳资,太恶心了”大胡子愤愤不平的说。

  “如果下山后别人追问起我们,我们就说他们是不小心跌落山崖的,不就没人知道了吗?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陈哥刚刚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其他二人愿不愿意配合。

  “成,我听陈哥的,就先这么说,反正每年这山上发生的事故没有上百起也有几十起”矮个子比较赞成陈哥的说法,随后两人向大胡子看去。

  “都看我干嘛,咱仨先保证能平平安安的下去再说,我跟你们讲啊,人家山下的警察可不是傻子,不是你们一句话就能糊弄过去的,到时候别细节暴露了连累到了劳资,劳资还不如直接自首呢”他大胡子行的端做的正,刚刚那件事就算被仔细追查起来也是他的正当防卫,何必跟着那两个二傻子去说瞎话。

  “哼,行吧,那我们就先平平安安的下去再说吧”陈哥和矮个子对视了一眼,对大胡子说道,大胡子忙着检查他的折叠登山杖,并未看见陈哥眼里的晦暗。

  ……

  与此同时,在地球极南和极北的寒地上,也出现了被当地人认为是狂犬病毒的传染病。

  最先是躺在漂浮的冰块上的北极熊,它已经被饿死了,任由冰块在冰水上漂浮着,但是过了片刻,它竟然又重新站了起来,只是眼珠呈灰白色,与一身白色的毛色相近,一般人很难察觉到这只熊的异常。

  ……

  苏锦和陆浩二人,将聂清带到了外公外婆家,他们打算让聂清暂住在这里,因为外公外婆家是独门独院,楼上和楼下都有空房,而且他们后面也是都打算搬过来一起住的。

  他们到的时候,家里已经在准备晚饭了,虽说只是一顿普通的晚饭,但是基本上一家人都在帮忙。

  聂清进门就看到了这幅和谐的画面,苏锦的外公林运国忙活着炒菜,儿媳妇黄芸香在帮忙切菜,林成在客厅小板凳上剥大蒜,林修远,呃,在偷吃的同时美名其曰的说在帮忙尝味道。

  小姨和姨夫一起坐在沙发上摘青菜,毛琪琪坐在地上的儿童垫子上玩飞行棋,她把之前扔掉的陆浩买的水晶彩绘飞行棋又从垃圾堆里又捡了回来,当时在陆浩澄清了误会之后,她就在垃圾桶边蹲了半天。

  怎么办呢,妈妈说过小孩子不能捡垃圾桶里的东西出来,毛琪琪抱着双膝为难的想。

  林天珍见从来不翻垃圾桶的毛琪琪蹲在垃圾桶旁边许久不出声,就问她怎么回事。

  毛琪琪指着垃圾桶里的飞行棋跟她说:“妈妈,我觉得它还能抢救一下”

  林天珍:……

  最后还是哭笑不得的毛志航帮她捡了回来,又仔细洗了洗还给了她。

  毛琪琪对这套水晶飞行棋简直是爱不释手,小女孩总是会喜欢一些闪亮晶晶的东西,当时她扔掉的时候还难过了半天。

  苏向哲也在厨房的水龙头旁边洗菜,而外婆李秀英和林天慧,则坐在沙发上边嗑瓜子边和旁边摘菜的两人看着电视。

  聂清不知道什么叫天伦之乐,但是他觉得此刻这些人就是在共享天伦之乐。

  一家人看到了进来的苏锦和陆浩,还有呆愣在后面的一位大叔,随即都热情的跟聂清打招呼,连嗑瓜子的外婆和苏母也站了起来。

  苏母林天慧直接忽略掉了苏锦和陆浩,热情的招待着聂清,让他坐在沙发正中央的同时,又抓了一把瓜子放在了他面前。

  而此刻受宠若惊的聂清手里捧着一把瓜子,不停的在说着:“多谢多谢”

  苏锦撇了撇嘴,虽然她事先跟家人打过招呼说他们要带客人回来,这客人还是陆浩的师傅,但是也不用这么忽略她吧。

  没错,被忽略的也只有她一个人,陆浩一进门就被毛琪琪拉走了,坐在垫子上跟她一起玩着飞行棋。

  哼,亏她刚刚在车上还把这家人夸了一顿。

  这时小姨林天珍终于看见了站在一旁气鼓鼓的苏锦,乐的把她拽了过来递给了她一把还没来得急摘的青菜。

  苏锦:……

  她并不想摘青菜的啊!

  厨房里的林运国,苏向哲还有黄芸香跟聂清打完招呼,就又进去忙活炒菜去了,锅可是得随时看着,烧糊了就没菜吃了。

  “聂叔叔,你就是我姐夫的师傅啊?”林修远凑过来,端着一杯水放在了聂清面前。

  “老,我正是”聂清被一家人的热情感染到差点又说了老夫二字。

  虽然不知道这位聂叔叔会什么,但是林修远也礼貌的没有去问,他看得出来,苏锦和姐夫是很尊敬这位的,那就证明这是自己人,对待自己人,他林修远一向是很有礼貌哒。

  “哎呀,什么师傅不师傅的,既然来了,以后都是一家人”林天慧乐呵呵的说道,她可听闺女说了,这聂师傅啊,可是一位高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高人,但是在来之前一家人都做足的猜想,只是没想到,高人竟然看起来如此年轻。

  “是啊是啊,聂师傅,你就安心在我们家住下,不要太过于见外”

  李秀英不知该怎么称呼聂清,苏锦说过,聂清的年纪比他们都大,只是并没有说是多大岁数,但是一见到如此年轻的聂清,她又拿不准该怎么称呼了,所以干脆就叫聂师傅吧。

  “来之前听这丫头说你们一家人如何的好,竟然真是如此,聂某有幸结识,此生无憾了”

  聂清说的是实话,这一家人待他,没有一丝虚情假意,他觉得自己那颗硬邦邦的木头心,此刻都鲜活的跳动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