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第42章 这都怪叶染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君安安 2026 2020-05-09 08:08:00

  方老爷子拉着她的手说:“这样吗,对了,我之前听说你在诗语成人礼上钢琴弹的不错,据说是有十级的水平了,染染,你钢琴过十级了吗?”

  叶诗语在旁边听到这里,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好死不死的提起来这事干什么?

  明明知道是她的成人礼,可方家一个人也没有来不说,而且还当着她的面提起来这些,这是要打她的脸么?

  到底不是亲生的。

  她再乖巧听话懂事有才华,也终究还是不如有血缘关系的。

  叶染摇头,“我没有考过级,就只是练练,也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

  她确实是没有考过级别,只是前世后来觉得什么东西都要学学,不然真的到了关键的时候不懂那可就太丢人了。

  她不想丢人,所以就都学了一点。

  叶诗语在一旁听到这里,好奇地问:“那姐姐的老师没有带姐姐去参加考试吗?”

  叶染说,“我没有老师,自己练的。”

  叶诗语:“…………”

  满嘴谎话,还自己学的,自己学的能学到会弹钢琴最难弹的十大曲子之一?

  她正准备说什么,只见方老爷子道:“天啊,竟然是自己学的,果然是我的外孙女,厉害,厉害,真的太厉害了。”

  叶诗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方老爷子,这话他也信?

  他脑子呢?

  叶诗语不敢说什么,刚好李雪微送了水果点心过来,听到叶染的话,她拧了拧眉头,又听到方老爷子竟然还信了,有些无奈地道:“爸,也就您相信她这些话,这钢琴越到最后越难,没有老师指导怎么可能会?”

  说完,李雪微淡淡的看了一眼叶染,“我说叶染,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要说,不要仗着你外公疼你就骗你外公。”

  叶诗语也是在一旁道:“对呀,尤其是那钢琴最难弹的十大曲子之一,要是没有老师指导,很难学会的。”

  叶染淡声地道:“我没有骗外公。”

  至于她们信与不信,她不在意。

  李雪微一听,眉头拧的更深,“没有骗你外公你说是你自己学的?我看你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这……”

  方老爷子拧了拧眉头,“染染自己学的怎么了,当初非承她奶奶自己也学会了钢琴,怎么染染自己就学不会钢琴了?”

  李雪微下意识的解释,“爸,那哪能一样,妈当年可是出了名的才女,艺术类的一点就通,这又岂是叶染这个乡下丫头能比的?”

  方老爷子说:“怎么不能比的,染染是她的亲外孙妇女,有她的血脉,遗传了她的艺术细胞这很正常,有什么不可能的?”

  李雪微一怔,这么说的竟然是有几分道理,她竟然是无力反驳。

  叶诗语脸色更是难看,可惜方老爷子压根没有发现,只是笑着看着叶染,说:“染染,别搭理你舅妈,走走走,我带你看看你外婆年轻时候的照片去,我跟你说,你跟你外婆长得可像了,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叶染心底格外的温暖,乖巧的点了点头,“好。”

  就这样,叶染跟着方老爷子进去了方家别墅,叶诗语还站在那张大桌子面前,手中还握着笔笔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直接就是消失不见。

  她握着笔的手有些颤抖,她在这里讨了他半天的欢心,叶染一来,他就带着叶染走了,让她一个人像傻子一样的站在这里?

  叶诗语想到这里,眼眸里面划过一抹怨对之色,就连握着毛笔的手都握不住了,“啪”的一声,落到了桌上。

  李雪微也正怔着看着方老爷子和叶染的背影,听到这声响扭过头来看着叶诗语,想到叶诗语中午就过来讨老爷子开心,没有想到都不如叶染过来让他开心。

  再看着叶诗语那样子,她有几分心疼,上前了一步道:“好了,诗语,别不高兴了,这不叶染刚回来,你外公之前没有见到她所以这才多心疼心疼她,等时间久了,你外公就知道谁才是最乖巧听话懂事的,谁才是我们方家的外孙女。”

  叶诗语脸上勉强挂着笑容,“我知道,谢谢舅妈。”

  “乖。”

  李雪微笑了笑,拉着她的手说:“行了,也别练字了,我准备了下午茶,呆会你宋阿姨带着宋城过来喝下午茶,我们一起喝下午茶聊聊天,你也来陪我准备准备。”

  叶诗语一听宋城呆会会过来,脸上带着一丝的羞色,乖巧的点头,“好的,舅妈。”

  西郊别墅区这边住的可都是非富即贵的人,这边富贵不是叶家那种别墅区的富贵可以比较的,这里的别墅更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得起的,还必须要让所有的业主认可你真的达到了这样的标准才住在这边。

  至于叶家那边那种,基本上都是爆发户,没有豪门底蕴。

  这也是叶诗语喜欢来这边的原因,不单单是有宋城哥哥,还能见到很多她寻常想见又见不到的人。

  李雪微和叶诗语准备好了之后,宋夫人就带着叶染过来了,跟着宋夫人过来的还有韩夫人,也就是韩少栋的母亲。

  看着韩夫人,叶诗语微微咬了咬下唇,叶家好不容易攀上韩家,和韩家的关系日渐亲近,可上一次韩少栋在叶家出事后,瞬间降会冰点,为此韩夫人一直怪罪于叶家,没少给妈咪和爹地脸色瞧。

  可韩家家世非同一般,韩夫人母家更是如此,爹地和妈咪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就连她见到韩夫人也只能是陪着小心。

  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怪叶染。

  李雪微热情的邀请着大家一一入座,然后看着韩夫人,笑了笑说:“哎韩夫人今天怎么也有空过来?”

  宋夫人笑着说:“刚看到她在遛狗,就顺道喊着她一起过来了。”

  韩夫人则是道:“哟,怎么,方夫人这是不欢迎我来?”

  “哪能啊?”

  李雪微开心地笑了笑,说:“你能来我开心都来不及呢。”

  随后招呼着叶诗语说:“来,诗语,快过来打个招呼。”

  叶诗语上前了一步,乖巧地道:“宋阿姨好,韩阿姨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