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第40章 活该,傻逼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君安安 2023 2020-05-08 00:08:00

  纪南风脸色有几分难看,“不是吧,她脑子有毛病吗?”

  容景与看了一眼纪南风,像是想到什么,“你的身份应该没有曝光吧?”

  纪南风摇头,“当然没有啊,我爹都断了我的信用卡了,我还怎么曝光?”

  容景与有几分好奇,“那奇怪了,这叶诗语炒你的电影干嘛?”

  站在一旁的李易说:“纪少爷定下的女主角叶染小姐与这叶诗语小姐是姐妹,两个人都是帝都叶家的女儿。”

  容景与眉头拧了拧,“什么叶家?”

  纪南风也没有听过,“对啊,哪个叶家?”

  李易耐心的解释,“也算是帝都的一个豪门。”

  容景与不屑地切了一声,说起话来毫不客气,“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敢自称豪门了,这什么叶家拿到容家纪家司家跟前,提鞋都不配。”

  李易认真的点头:“容少说的有道理。”

  容景与得意洋洋地说:“不过李易你这么一说啊我就明白了,这事一看就是这两姐妹不合,这叫叶诗语要么是知道你纪南风的身份,要么就是想要拉踩你刚说什么,对对对,就那个叫叶染的。”

  纪南风没理容景与,倒是想到司玄墨对那个叫叶染的姑娘的态度,扭过头来看着司玄墨狗腿地问,“司二哥,你看这件事情我要不要发一个声明澄清一下?”

  容景与有些不解:“这事你要发什么声明?别人两姐妹撕逼的事关你屁事?你问二哥干什么?”

  纪南风呵呵了一声,傻逼,你知道个屁。

  纪南风压根没有搭理容景与,继续一脸狗腿的看着司玄墨:“司二哥,你说呢?”

  司玄墨把手中的棉棒扔到了垃圾桶,说:“不用管。”

  说完,司玄墨看了一眼对面摊着正舒服的容景与,又看了一眼陆长安正在旁边将一瓶一瓶的药打开混合调配在一起。

  他说:“这药让容景与也试试。”

  陆长安抬头,“不是说你自己亲自试吗?”

  司玄墨说:“容景与来试也是一样的。”

  容景与愣了一下,随后噌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尔康手的拒绝,“我试什么,我不用试啊,我最近挺好的啊。”

  纪南风在一旁看着冷笑,傻逼。

  司二哥有兴趣的女人,还敢在旁边看热闹,活该!

  想着他那一张嘴说出来的话能把人活生生的气死,他双手环抱着在一旁看着热闹,“没事,试药而已。”

  容景与大怒,“纪南风,你大爷的,你怎么不试?”

  纪南风一本正经地说:“我最近也挺好的啊。”

  容景与叫道:“我也挺好的,凭什么让我试?”

  纪南风认认真真地说:“凭司二哥说的,还是你有意见?”

  容景与:“…………”

  他扭过头来看着司玄墨,“二哥,我……”

  司玄墨朝他看了过来,“我能试药,你不能?”

  容景与:“…………”

  陆长安举着针管:“那容少,来吧。”

  容景与瞪大了眼睛,扭过头就跑。

  他才不要!

  这针可最他妈的疼了,他是最怕疼的了!

  只是容景与还没有跑两步,只见李易挡在他的面前,冷酷无情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容少,跑什么呢?”

  容景与呆在了那里,想到李易一身武功,惨叫了起来:“妈妈,救我!”

  ……

  周末,帝都电影学院外。

  叶染从学校里面出来,直接就是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内坐着一个男人,正是奉方老爷子之命前来接叶染到方家住两天的方非承。

  叶染打了一个招呼,“表哥。”

  方非承看了她一眼,想到查起来她奶奶时顺手查到的她的资料,只见她上了车后并没有说话,戴上了耳机开始放着歌听,很是安静。

  方非承拧了拧眉头,想到了这几次见面时看着她的性子寡淡清冷,又想到了他妈那里听来的她。

  他妈说叶染这个人很倔,脾气很是古怪,一直恨方家害死了她妈妈,所以连带着很恨方家。

  还说她是一个乡下来的粗俗的丫头,没有品味,一点才华都没有,还不懂礼数,闹出来很多的笑话。

  他问了他妈妈是从哪里听来的,他妈妈说叶家或者是京城其它的名媛贵妇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听说的。

  可他调查的,分明是她弹得一手好钢琴,那一手钢琴懂的人说,最起码是达到了十级的水平。

  而且这几次见面,仿佛跟传说当中两个人似的。

  尤其是他看到的叶染,分明比他还小几岁,可有时候却有种感觉仿佛比他还要成熟懂的多一样。

  想来,传言并不可信。

  方非承想到他查到星辉娱乐的事情,看着她那纤瘦寡淡的样子,“听说你在与星辉娱乐解约?”

  叶染正在听一首古典乐,压根没有听到他说话。

  方非承伸手拿掉了她的耳机,叶染侧过头来,“什么事?”

  方非承瞧着那清清冷冷的眸子,“你与星辉娱乐解约的事情,我听说了。”

  叶染倒是一下子想起来这事,她问:“嗯,怎么了?”

  她还在让韩少栋帮她找有哪一家愿意接手她手中叶氏的股份,所以倒不着急。

  方非承轻咳了一声,“要不要方家出面帮你解决?”

  叶染刚想要说不用,突然想起来她妈留下给她的这些股份是当年方家给她妈的嫁妆,说到底,这也是方家的钱。

  叶染想了想,“可以。”

  方非承微松了一口气,“那行,我到时候亲自去一趟星辉娱乐,把你的解约合同拿出来。”

  星辉让她参加一个饭局的事情他也听说了,虽然与星辉高层没什么关系,但小小的一个经纪人也敢欺负她。

  这公司也确实不能待。

  “多谢。”

  说完,叶染又道:“我手中有我妈当年留给我叶氏10%的股份,如今也值个几千万,呆会待了你打印一份合同出来,我转给你。”

  方非承愣了一下,“不用,我帮你不是为了想要你手中的股份。”

  叶染说:“我知道,本来我也是要卖了的,卖给别人不如给你,反正这也是当年外公外婆给我妈的钱,本来也就是方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