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第27章 叶染的演技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君安安 2011 2020-04-29 06:08:00

  司玄墨垂着头懒散地说:“我投了钱总要知道你拍的是啥玩意吧。”

  纪南风拍了拍胸口保证,“这个二哥你放心,我跟你保证,我拍的……“

  司玄墨看着台上角落站着的女孩神色淡淡的样子,他拧了拧眉头,没有一丝温度的打断了他的话提醒,“人进来了,你还不继续?”

  纪南风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叶染进来了,便从手中拿出来了一段剧本给旁边的工作人员,“让她演这一段。”

  “好。”

  叶染在台前角落等待的区域站着,听着两个人断断续续的聊天声倒也没在意,一直是等着,直到是看着工作人员拿过来剧本,她这才接过来就开始着手准备。

  她知道纪南风的习惯,但凡试他戏的演员都要求即兴表演,也就是说事先没有台本的,也就现场给你准备五分钟的时间准备。

  这是他入行就有的规矩。

  所以她并不意外。

  纪南风瞧着叶染接过来剧本并没有像其它那些试镜的学生一大堆的疑问,略有几分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叶染,这才发现在昏暗灯光下那一张脸极为精致,眉眼是难得的出挑,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遗世而独立。

  这出清冷的气质倒是让他挑了挑眉,说:“这姑娘倒是跟照片长得一样,还挺好的。”

  不像是其它的,多多少少有PS的成份。

  说完,纪南风停了片刻,发现司二哥并没有回他的话,他好奇地歪头看了过来想看看司二哥在干嘛,这才发现司二哥正盯着台上的叶染看着呢。

  这倒是让纪南风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叶染,他又看了看司玄墨,想到了刚刚突然之间出现的司二哥。

  也就是赵院长离开后司二哥就过来了。

  可在他的记昌中,司二哥可是从来不来这种地方的,更对娱乐圈没有半点的兴趣,连盛世都扔给了容景世那混帐东西了。

  这怎么突然之间过来电影学院找他还给他投资来的?

  而且,似乎,好像,他也没有找他要过钱吧?

  这么一想,纪南风心底有了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这司二哥,他不会,不会是冲着这叫叶染的姑娘的来的吧?

  纪南风想了一下觉得有些荒谬,司二哥是什么人?

  司氏财团的继承人。

  整个华夏顶级豪门的人都知道,在这华夏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惹这司二哥。

  当然,那些中流砥柱和末端的人,是压根不配知道司二哥的存在的。

  就这么一个人,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认识多年更不曾见到他身边出现过一个活的异性,他会冲着这个叫叶染的姑娘来的?

  他想多了,他肯定想多了。

  一定是司二哥看他被他那没良心的爹妈给断了经济来源太可怜了,所以好心给他投资的,毕竟他们从小就认识!

  纪南风这么安慰着自己,却忍不住的侧过头打量着叶染,那暖黄的灯光打在她那精致的眉眼上,散发着一股疏离冷淡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倒是和司二哥极像。

  纪南风想到这里,愣了一下,他怎么又想到了二哥?

  他觉得他真的是疯了。

  这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怎么会像?

  正想着,只见台上的叶染收起来手中的剧本朝工作人员说了几句,工作人员上前了一步道,“导演,她准备好了。”

  纪南风回过神来难得的正了正色说:“叶染,大一表演专业的学生,是吧?”

  叶染淡声点头:“是。”

  纪南风瞧她那淡然处之的样子,愣了愣说:“那开始吧。”

  真是奇了怪了。

  之前那些小姑娘一个个的试镜都紧张的样子,怎么这叶染如此淡定,仿佛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试镜?

  叶染则是扭过头来对工作人员微微示意点头,工作人员配合着,只见表演室内的灯光皆打了她的身上,周围其它的地方皆是一片昏暗,唯有她所站着的地方是舞台的中心。

  那一瞬间,叶染微闭上眼睛,融入了戏中。

  她演的这一段是女主角简一在得知自己得到了绝症后回家路上的一段戏,这是一段一个人的戏。

  众所周知,演这样的戏基本上都需要化病妆来配合,不然演员很难演出那种悲伤和崩溃的感觉,尤其是对这些新人演员来演这种独自一个人的情绪化的戏,是极难将情绪融入进去的。

  刚刚也有几个人试了这一场戏,但基本上都是忍着头疼看下去的。

  所以大家看到叶染的剧组时,也着实是有些担心。

  此时那舞台正中内的叶染睁开了眼眸,眸子恍惚而又迷离,就这么呆呆的往前走着,随着她的走动,灯光一直紧紧跟随。

  只见叶染走了两步似想到什么,低头那漆黑的眸子看着自己的双手,明明空无一物,却仿佛是有东西握着一样。

  她先是一愣,随后那眸子匍匐着一丝雾气,手指渐渐的收紧,又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笑摇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是假的,这肯定是假的。”

  “我好好的,我昨天还跑了十公里,我怎么可能生病?”

  “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

  原本纪南风正在想着叶染是不是与司玄墨认识,所以并没有认真的看着她的表演,直到是看着她低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双手时,那浑身悲伤又震惊又不敢相信的情绪一一暴发出来的时候,这让纪南风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忘记了自己的好奇,而是认真的盯着台上的叶染看着。

  很快,就被带入了其中,仿佛是她独自一个人行走在路边无意之中路过的一个人看到了她,感染到了她的痛苦和悲伤一样,让他情不自禁的带入了其中。

  而在一旁坐着的司玄墨看着叶染从看好剧本到进入了演戏的情绪自始自终都没有看他一眼后。

  那好看的眉心不禁的拧了拧,这女人没有看到他吗?

  司玄墨不禁的坐直了身子,那灯光也打在他的脸上,可以更加的清楚看得到他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